四敏言情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 第118章 你是风儿我是沙(16)

第118章 你是风儿我是沙(16)(1 / 1)

郎如风一看事态有变,握着弯刀从地上翻身而起,手起刀落,毫不留情地结果了那三个侍卫的性命。他接着刀锋一转,向着花锦棠手中的侍卫挥过来。

花锦棠手臂用力,捏晕了那个侍卫,扔向一旁,然后对着郎如风一摆手:“不必管他,他已不足为患。”

郎如风收刀入鞘,刚想说话,结果一口鲜血直接喷出。

花锦棠一惊,疾步走至近前,伸手搭住郎如风的脉搏,眉头微微皱起来:“你中毒了。”

“中毒?”郎如风的目光疑惑地看向自己肩头的断箭:“难道箭上有毒?”

花锦棠眼睛看向郎如风肩头的断箭,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然后摇摇头:“这个箭上没有毒。从你的脉相来看,你中毒已一日有余。”

“什么?中毒已经超过一日?”郎如风心中一骇,脑中突然浮起一幕。他忽而呵呵冷笑起来:“可汗啊可汗,原来您早存了要杀我的心。”

花锦棠闻言眸中也是一惊:“你是说,你的毒是可汗下的?”

“临行之时,可汗赐了我一杯酒。应该是那酒中有毒。”

“难道,可汗知道你和婉沙公主的事情?”

“这世界上喜欢嚼舌根的人太多。我和公主的事情也不是空穴来风。可汗知道也不意外。我只是没想到,可汗他会狠心对我下手。”郎如风心中悲伤莫名,不由又吐出一口鲜血。

花锦棠伸出手指点住郎如风身上的穴道:“你不可再激动,那样只会加速毒素蔓延全身。”

“风,你怎么样了?”婉沙公主已经下马,向着郎如风急步跑来,脸上的神色既担心又惊恐。

“不要让公主知道,我不想让她担心。”郎如风低声嘱咐着花锦棠,然后微笑着拉住婉沙公主的手:“没事,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一点轻伤吗?那你怎么吐血了?”婉沙公主红着眼睛问道。

“真的没事,你不必担心。”郎如风淡淡地一笑。

苏莫也走到两人的身旁,看着郎如风嘴角挂着的血丝,眼眸中也露出吃惊的神色。

她用眼神询问着花锦棠,花锦棠对着她微微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多问。

“你既然受了伤,就在这休息一下吧。”婉沙公主扶着郎如风就要坐下。

“不,这里危险,还会有追兵赶到,我们要继续上马前行。”郎如风拉着婉沙公主就要向着马匹的方向走去。

“我送你们离开。我去牵马。”花锦棠快步向着马匹的方向走去。

苏莫跟在婉沙公主的身旁,看着她担忧的神色,刚想开口安慰几句。此时,郎如风一阵剧烈地咳嗽,又吐出了一口血。

“风,你到底怎么了?”婉沙公主顿时又双眸含泪。

“没事,别哭。”郎如风伸手擦拭着婉沙公主眼角的泪水。

“你伤得好像很严重。”苏莫也关心地问道:“你真的没事吗?”

“嗖——”一股劲风袭至,苏莫的身子被人一撞,倒在地上。

“沙。”郎如风一声惊叫,将胸膛中箭的婉沙公主搂入怀中。

苏莫怔住,婉沙公主撞倒她,为她挡了一箭。

“可恶,我应该早就结果了你的性命。”郎如风红目圆睁,手中的弯刀已掷出,将偷袭射箭的那个侍卫一刀穿心。

花锦棠也急忙赶到,看到那个刚才被自己捏晕的侍卫苏醒后出手偷袭,竟然射中了婉沙公主,心中也不免懊悔不已。

郎如风抱着婉沙公主,泣不成声,他看着汩汩的鲜血从伤口处不断流出,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华,他捶打着自己的头,口中不停地喃喃低语:“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带着你逃走,都是我的错,真主啊,你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人吧,不要把沙带走,她应该好好活着。”

苏莫跪在地上也早已哭成了泪人,其实她知道婉沙公主会死,可心里一直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有奇迹出现,可以不让她死去,然而她还是死了,还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个罪魁祸首的怂恿者而死了。

“你怎么这么傻,你救我干嘛?我又不怕死。”苏莫口中起初是喃喃低语,片刻,便变成了嚎啕大哭。

花锦棠走到她的身旁,蹲下来,抚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你不要……”

“什么注定的?”苏莫仰着满是泪水的脸反驳道:“明明是我人为的,是我怂恿她私奔,如果她不私奔,她现在还好好活着,如果她不救我,她就不会死。”

花锦棠眼眸心疼地看着她,不语,只是抚拍着她的背。

苏莫一把拉住他的手:“花锦棠,我们再重新来过一次好吗?我不要再怂恿她私奔,我不要她再为我而死。”

花锦棠摇摇头:“依依说过,从同一个时空维度穿越过来,只能来一次,离开了就不能再来过,而且有些事情是注定要发生的,就算你换个时空维度再穿越来一次,也一样会发生。”

苏莫“哇”的大哭起来:“我不想她死,不想她死,我宁愿死的是我,也不想她死。”

花锦棠凝眉看着她,不知该怎么劝慰。

这时,两人手腕上的晶石手镯发出淡淡的紫色光晕,两人的目光都看向郎如风怀中的婉沙公主。

只见婉沙公主的眉心隐隐透出了紫色光晕,一枚紫色光球即将从眉心升腾而出。

花锦棠急忙站起身,伸手从衣兜中掏出了龙龛,犹豫着却是没有打开。他转身看着苏莫:“你真想救她?”

“我想,就算是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我也愿意。可是……”苏莫说着嘴角一瘪,又哭了起来。

“我曾看到过,依依将龙魂拍入到已死之人的体内,让他死而复生。我姑且试一次。”花锦棠说着将龙龛重新放回衣兜,快步走到婉沙公主的身旁,一只手拍在郎如风的后脑,让他昏厥过去,另一只手拍在婉沙公主的眉心。

只见那个紫色的光球瞬间又消失在婉沙公主的眉心中。

苏莫立即走近身旁,看着婉沙公主那张失去生机的脸渐渐恢复了血色,胸膛上的伤口也慢慢愈合。

她伸手碰上那支插在胸膛上的弓箭,它像是幻影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新小说: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神豪从学霸开始 诸天九十九重 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吞噬星空之道尊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赛博修真2077 打工人异界崛起 快穿之每天都在被迫谈恋爱 全球降临:百倍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