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 1)

【吐槽君,我要投稿,求匿名。】

【我跟老公结婚四年了,我南方人,他北方人,他大我六岁。当初是家里介绍结的婚,跟他结婚前我连恋爱都没谈过,他却有一个差点结了婚的前未婚妻。】

【我家经济条件不错,他年纪又大了,所以他对结婚的事很着急。在两家人的催促下,我们很快结了婚。】

【结婚以后,我才发现,他准备的婚房,小得可怜,还没有我娘家房子一半大。】

【他在家从来不做家务,一毛钱都没有给过我,更别提其他了。】

【他平时对我一点儿也不温柔,能不碰我就不碰我。我们婚后一直分房睡,这些我都忍了。】

【今年我过生日,他在外地,竟然只给我寄了一块心形石头当作生日礼物,我连他的人影都没看见。】

【我想离婚,我家里人却说我无理取闹,严禁我提“离婚”两个字。吐槽君,我真的是在无理取闹吗?】

炎热无风的夏夜,一条匿名微博投稿一石激起千层浪。

驻扎在渣男集中营的吃瓜网友们,纷纷拿起手中的武器——键盘,噼里啪啦地投入到审判渣男的战斗中。

【你跟他结婚图什么?图他年纪大?图他又抠又穷又懒?】

【这种渣男都有老婆系列.jpg】

【他不会是gay吧?我身边就有同妻被骗婚,跟你的处境一模一样。】

【心形石头不要丢,集齐七颗召唤神龙。】

【有些女方家长从来不为女儿的幸福考虑,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你自己长点心吧。】

【估计他前任就是发现了他的渣男本质才不结婚的,不然没道理在结婚前毁掉婚约。】

【不离婚留着过年么?看描述应该没有孩子,趁没孩子赶紧离婚。】

……

微博上热热闹闹,这条匿名投稿的始作俑者陈洛如此时正身处大西洋彼岸的英国伦敦。

dixon酒吧素来以口味独树一帜的鸡尾酒闻名,陈洛如手持高脚杯,透明清冽的酒液随着闪烁暧昧的灯光晃动,她的舌尖留有一丝苦艾丁香的芬芳。

睫毛卷翘浓密的黑睫下,是一双明亮如星的眼眸。细细的眼线勾勒出一丝风情,微翘的红唇在酒杯上留下可爱的唇印。

柔顺的黑发刚及锁骨,发尾刮擦着一条精致的钻石项链。

黑色吊带贴合纤合度的曲线,瓷白的胳膊藕段似的,支着小巧的下巴。

她穿一条黑色机车皮裙,双腿交叠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皮裙边缘微微上拉,堪堪遮住大腿根。笔直白皙的细腿,让在场男士频频回眸。

陈洛如的手指划过手机,嘴角轻蔑一笑,将目光投到舞台中央的乐队演出上。

这支乐队名叫theraspberries,不太出名,可她很喜欢。

今天是英国女王的生日,也是英联邦国家的法定公共假日。

事实上,英国现任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生日是四月,官方庆典却安排在气候宜人的六月,方便民众举行户外活动。

今天是陈洛如公历二十二岁的生日。

从小到大,她在家过生日都是按农历来。她的英国朋友却记着她的公历生日,还调侃她今年居然和女王同天生日。

说是朋友给她过生日,可陈洛如不会让他们破费。

今晚她自掏腰包在酒吧包场举办派对,还邀请了她喜欢的乐队。

本该是一个纵情的夜晚,陈洛如却提不起什么兴致。

今天中午她刚跟父母吵了一架。

她刚一毕业,就被爹妈要求回国相夫教子。还说什么,她现阶段最大的任务就是快点给她丈夫生个孩子。

陈洛如觉得,她爹妈在做梦,还是在做宝可梦。

她笃定主意不回国,气得她爹妈在家族微信群破口大骂,说生她不如生块叉烧。

别看陈洛如年纪轻轻,可她已经结婚四年了。

但这段婚姻来得荒唐可笑,也绝非她所愿。

陈洛如有个大她六岁的姐姐,名叫陈漾。

陈漾出生那会儿,陈家的家族企业岭盛置业刚刚起步。搞房地产嘛,陈广龙两口子天天在外奔波,没太多功夫教导陈漾。

一没人教导,陈漾的性子就野了。坏习惯样样都学会,唯有功课学不会。

陈漾五岁的时候被带去检测智商,结果低到令她父母怀疑他们生了块叉烧——事后证明那是陈漾为了逃避被押去学习故意使的小花招。

眼见着大号练废了,两口子琢磨着搞个小号重新练,于是就有了陈洛如。

他俩原本想要个儿子,没想到又是个女儿。

虽略感失望,但陈家已有家底,所以两口子在陈洛如的教育问题上慎重又慎重。

陈洛如出生于广东,拿香港护照,走名媛培养路线。

她七岁被父母送到香港的国际学校读书,十六岁就读于声名远扬的英国九大公学之一威斯敏斯特公学,之后顺利升入剑桥,学习建筑设计。

怎么看陈洛如走的都是一条跟陈漾截然不同的康庄大道。

可谁知,她最终还是成了她姐的接盘侠。

五年前,陈广龙想北上开疆拓土,却被京圈拒之门外。

俗话说,易富难贵。陈家这样的家底,在京圈一票人士看来就是个暴发户,人家不带他玩儿。

陈广龙东钻营西投机,终于有人愿意给他搭条线,搭的还是京圈顶级人家——京弘的孟家。

京弘想和岭盛联手,在全国范围内铺开私立医院的建设,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恰好孟家长房长孙孟见琛与陈漾同年出生,可谓天作之合。

陈广龙和傅丽芳一琢磨,就把陈漾包装成了名媛。

彼时孟见琛和陈漾都在美国,两人见了面。

婚约很快订了下来,进展快得超乎陈家夫妇的想象。

婚礼前夕,陈漾查出身孕。陈家夫妇喜上眉梢,这还没结婚,长孙媳的位置已经坐稳了。

直到陈漾说出“孩子不是他的”之前,陈家夫妇还沉浸在喜悦中。

陈漾一句话,晴天下霹雳,喜事变祸事。

陈家夫妇:“那是谁的?”

陈漾闲闲道:“我哪知道是谁的?”

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跟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十个手指头用完了,也没点到孟见琛的名。

眼见着婚期将至,想到一旦曝出这种丑闻可能招致的后果,陈家夫妇几乎昏厥。

两家合作事宜正在稳步推进,要是把婚约取消了,陈广龙恐怕这辈子也别再踏入京圈。

要是不取消婚约,陈漾给孟见琛戴绿帽的事关系下一代血脉,孟家不可能让步。

两难之间,不知哪个亲戚提了个馊主意,陈漾不是还有个在英国读书的妹妹陈洛如么?

于是陈广龙去试探孟见琛,问他介不介意多一个老婆,哦不,换一个老婆。

更漂亮,更可爱,更聪明,更伶俐,只是年纪有点小。姐妹俩都姓陈,娶谁都一样。

孟见琛是个明白人,陈广龙很快得到他的应允。

陈洛如被一家老小忽悠着上了贼船,陈广龙美其名曰陈洛如此举是为家族事业添砖加瓦,将来定会光宗耀祖。

于是乎,刚成年的陈洛如跟这个仅有几面之缘的“前准姐夫”孟见琛在香港登记结婚了。

每每想起这件事,陈洛如恨不能穿越回去,打醒脑袋里进水的自己。

她分明是被家族牺牲的棋子罢了,谁管她婚后跟孟见琛究竟合不合得来。什么名媛培养路线,本质上只是比她姐姐更高级的联姻工具。

好在陈洛如这四年一直在英国读书,回国机会不算多,她最讨厌去北京了。

孟见琛倒也识相,两人交流极少,完完全全的丧偶式婚姻。嗯,合格的丈夫就该像死了一样。

如果不是她爸妈今天非要逼她回国,她还真把离婚这事儿给忘到脑后了。

谁知刚她提出“离婚”二字,她爸妈就像是踩了雷的猫一样炸毛了。

陈洛如觉得,要吹响离婚的号角,得先打好舆论战,不能正面硬来,她就采用迂回战术。

向吐槽君匿名投稿就是她的第一步计划——必须让人知道她老公有多渣,她有多惨!

“christina,”有人叫陈洛如的英文名,她回头一瞧,是她的朋友daniel,“生日快乐。”

daniel是个金发蓝眼的英国小伙,长得挺帅气,他鼻侧有星星点点的小雀斑。

他举着酒杯轻轻碰她的杯子,陈洛如象征性地抿了一小口酒。

“wow,项链真漂亮。”daniel目光落在陈洛如锁骨的粉钻项链上。

这条项链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熠熠生辉,无论是成色还是切工,都堪称完美。

而且,这颗钻石吊坠,是罕见的心形。

“我听在伦敦拍卖行工作的叔叔说,上周有位中国神秘买家拍走了一颗天价心形粉钻,难道是你戴的这颗?”daniel打趣道。

朋友们都知道陈洛如的父母是中国的富商,区区一颗粉钻,自然不在话下。

陈洛如瞥了一眼这条项链,内心五味杂陈。

等等,伦敦拍卖行?孟见琛来英国了?

陈洛如刚要从凳子上跳起来,可转念一想,孟见琛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过来呢?肯定是他手下的人。

想到这里,她顿时心安,屁股又往凳子上挪了挪。

深夜十一点,陈洛如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有些乏了。她鲜少熬夜,打算先撤。

这群朋友倒是夜猫子,越到夜里越兴奋。她嘱咐朋友们随便玩,一切消费记她账上就行。

拨开嬉闹的人群走出酒吧,藏蓝的天空下飘着绵绵的雨丝。

伦敦向来多雨,她今天出门前特地看了天气预报,可夜间还是毫无预兆地下起了雨。

daniel撑过一把黑伞,陈洛如往路中央走去,刚刚喝了一点儿鸡尾酒,她面色微醺。

她晕乎乎地踩着高跟鞋,一个不留神,细细的鞋跟卡入地缝。

她脚踝一歪,daniel连忙伸手架住她的胳膊:“小心。”

“哦,谢谢。”二人正说话间,路对面亮起了两束刺眼的车灯,照亮如针如芒的细雨。

陈洛如下意识伸手遮挡突如其来的灯光,她从指缝间的罅隙往那边瞧去。

纯黑的劳斯莱斯幻影隐入黑暗,一位身材颀长的亚洲男性身着定制黑色西装立于车前,面容沉静。

他手执一柄长伞,左手无名指上套着一枚低调的婚戒,手腕处的袖扣考究工致。

雨丝凝成雨珠,顺着伞檐滑落,碎落在地。

他唇线紧抿,下颌线条也随之收紧,眸光更是暗得深不可测。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打湿苍灰的地砖,坑洼处形成小小的水涡。

陈洛如看了眼衣不蔽体的自己和身旁的英国帅小伙,最后一丝醉意也被这细雨冲刷得干干净净。

孟见琛缓缓开口,用标准的美式口音问道:“玩够了吗?孟太太。”

最后那句“mrs.mong”,他咬得很重。生怕她的外国朋友听不懂一样。

最新小说: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之长虹惊世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