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1 / 1)

提到买包,高骞又有话说了:“孟总,昨天海关盘查了太太的行李,交了一千一百五十三万人民币的关税。”

所以陈洛如的行李今天早上才送到家,海关昨天可是忙活了一天。

旅客带一两个包包自用,海关一般都睁只眼闭只眼。

陈洛如带回几百只包包和各类昂贵物品,不申报关税实在说不过去,否则会有走私奢侈品的嫌疑。

好在她有个财大气粗的老公替她打点一切,不然海关得把她扣下来关进小黑屋了。

孟见琛闻言无奈一笑,倒也没说什么。

高骞只觉得这个笑容里包含着无尽的宠溺——补交一千多万的关税是什么概念?这些东西的原价起码是这个数字的好几倍。

买包的钱也好交税的钱也好,都是孟见琛给她出的。

孟总得多疼爱她才能纵容她这样挥霍无度的行为啊。

哎,高骞只恨自己不是陈洛如,这女人上辈子是拯救银河系了吧。

投胎技术哪家强,陈家洛如最在行。

高骞跟着孟见琛进了总裁办公室,这里窗明几净,窗前的万年青郁郁葱葱,叶子纤尘不染。

孟见琛突然问:“京弘生物最近什么情况?”

京弘生物是京弘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是孟见琛回国后一手创立的。

孟见琛当初以京弘控股作担保,用近百亿的价格操刀收购了国资委名下的荣阳药业,董事会内部对这起“蛇吞象”的收购案褒贬不一。

荣阳药业近些年来效益节节下滑,只徒有老字号制药厂的名头。

为国接盘固然伟大,可京弘是以盈利为目标的企业,不是慈善机构。

孟见琛在董事会上慷慨陈词,说京弘生物以研发first-in-class型药物及疫苗为目标,他本人在美国就读于生物医药专业,在这方面算是半个行家。

此次收购完成,京弘生物可以接手荣阳药业旗下的研发管线和设备厂房,国家也会相对应地给予一定扶持,这比京弘生物白手起家从头做起要好很多。

这些话在董事会听来完完全全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梦想谁都有,可想要实现这个梦想太难。

国内目前所谓的“创新药”基本上都是me-too或者me-better型药物,做first-in-class首创药的难度不亚于上青天。

简言之,就是以市面上现有的药物作为先导物进行研究,找到不受专利保护的相似化学结构,避开“专利”药物的产权保护,药效和同类突破性专利药物相当。

只能说是一种更为“狡猾”更为“流氓”的高级仿制药。

国际头部医药公司,每年在研发上的支出是一笔天文数字。

几十亿美元几十亿美元地砸钱,才能研发出几款为数不多的首创药。

未来京弘生物能否做出有价值的创新药是一个未知数——即使成功后的利润庞大得惊人。

这种项目投入大、风险高、周期长,可能钱烧光了连个水花都见不着。

所以董事会那帮人不看好京弘生物的前景,最后还是董事长孟祥东力排众议,拍板做下决议。

孟家在京弘持股比例超过百分之五十,真想做什么事没有做不成的。

虽然会被诟病为大股东侵害小股东权益,但真给股东们赚到钱了,他们反而会像得了健忘症一样忘了这茬。

高骞连忙在平板电脑上找出京弘生物的近期报告,说道:“目前cs21840、cs22674、cs22907三款药品已进入临床前研究,cs17132刚拿到临床批件,即将进入临床一期的研究。”

“嗯,时刻跟进。”孟见琛的眼神晦暗不明,站在巨大的玻璃幕墙前,俯瞰脚底的车水马龙。

陈洛如在衣帽间忙活了半天,总算把她的东西整理得差不多了——即使大部分时间都是佣人在帮她收拾,可她还是好累。

除了之前上学时在工作室做设计作业,她很少那么辛苦。

陈洛如坐在沙发上,一手捏着茶杯耳朵,一手用茶匙搅拌杯中的阿萨姆奶茶。

喝茶的讲究很多,茶匙应该在6点和12点的位置之间来回移动,不能转圈圈,更不能碰到杯沿,叮叮当当的声音是很失礼的。

“太太,您的琴放到哪里?”吴管家问道。

陈洛如掀起眼皮,一架金色的竖琴映入眼帘。

镀金的琴身上有精美的欧式古典雕花,长短不一的琴弦错落有致地排布在琴梁上。

这架双踏板竖琴从德国的琴行购入,价值十三万欧元,47弦的广阔音域足以演奏任何曲子。

陈洛如从十岁开始跟着香港的竖琴老师学习竖琴,香港富人阶级的孩子不再偏好钢琴、小提琴这样随处可见的乐器,他们需要更有格调的乐器来衬托身份。

一款入门级竖琴的价位大约在十万左右,这足以将普通家庭拒之门外。

竖琴的小众造成音乐老师的短缺,在小点儿的地方,一个城市都未必能找出一个合格的竖琴老师,想找人给竖琴调个音换个弦,更是难上加难。

陈洛如上一节两小时的竖琴课要花三千港币,每奏出一个琴音都是金钱哗啦啦流淌的声音。

“有琴房么?”陈洛如问。

“这个真没有,”吴管家说道,“您需要的话,我帮您改一间出来,不过可能要等几天。”

“那就找个空房间先放着吧。”

吴管家回头对佣人吩咐道:“把琴抬到负一层。”

陈洛如放下茶杯,问:“这里还有负一层么?”

“负一层是休闲娱乐区,一层是公共区,二层是生活区,楼顶还有一个空中花园,您有空可以请朋友来喝茶聊天。”

陈洛如想了想,说道:“带我去负一层看看。”

“好的,太太您这边请。”

乘电梯来到负一层,陈洛如不禁感慨,孟见琛也太会享受了。

小型酒吧、私家影院、室内泳池、健身房都不算什么,竟然还有保龄球室和台球室。

“太太,您可以在这里做spa。”吴管家指了指一个女佣,“她叫小柔,专门学习过。”

平日里吴管家很少安排小柔做粗活,因为要养手,手指粗糙可做不来这个。

陈洛如:“那一会儿帮我做一个。”

反正关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好好享受一把。

琴放置好后,负一层的spa间只留了陈洛如和小柔两人。

陈洛如脱了衣服裹着浴巾趴到水床上。

小柔用手掌搓热精油,抹到她的后颈处,接着便开始轻柔地按压。

她的手法不错,既没有弄疼陈洛如,又帮她缓解了肩颈的压力。

陈洛如平日里没少保养,全身肌肤白嫩水润。她后腰有两个浅浅的腰窝,两条腿笔直均匀,该长肉的地方也不含糊。

“太太,这个力度可以吗?”

陈洛如点点头,惬意地眯上眼,问道:“你平时也帮他做么?”

这个“他”,除了孟见琛还有谁呢。

小柔回答道:“先生不爱做这个。”

陈洛如轻轻“哼”了一声,谁信呀,不爱做还特地搞个房间找个人来,背地里指不定享受过多少次呢。

整个spa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陈洛如舒服得睡着了。

她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人了。她去浴室冲洗一番,换上衣服出了房间。

路过某个房间时,陈洛如觉得这个房间很眼生,刚刚吴管家似乎没跟她介绍过。

她试着去开那扇房门,却发现打不开。

“太太,您睡醒了。”小柔突然出现。

“这房间里是什么呀?”陈洛如问。

“这个房间先生从来不让我们进,只有他的指纹才打得开。”小柔解释道,“所以我也不知道。”

陈洛如这才发现这扇门上了指纹锁。

不让人进?难道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陈洛如没什么兴致去发掘孟见琛的私人喜好,她慢悠悠地上了楼。

晚上十点,孟见琛到家的时候,陈洛如正躺在床上看书。

封面上写着“shakespeareson”——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孟见琛解开西服扣子,“说了不用等我。”

陈洛如没好气道:“谁等你了,睡不着不行啊。”

今天下午睡了那么久,这会儿她精神好得很。

孟见琛轻嗤,拎着一个纸袋走到床边,递到她面前。

陈洛如放下书,接过纸袋,打开盒子,里面躺了一只粉色的小手包,还配了三只可爱的小毛球挂坠。

这是fendi的限量款手包,她在伦敦没买到,也不知孟见琛是从哪里搞来的。

她强压住想要上翘的嘴角,故作矜持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送老婆礼物还需要理由吗?”孟见琛说道。

陈洛如抬起晶亮的眼睛瞧他:“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她在心底欢呼雀跃,想抱着这只包包转圈圈。

“你想不想见你家人?”孟见琛佯作无意地问。

陈洛如一听,立刻问道:“我可以回家了吗?”

孟见琛将外套挂上衣架,“你姐现在在北京,你不知道么?”

“我哪知道啊。”陈漾天天飘忽不定,自打生了儿子后,才安分不少。

“下周你姐会给京郊的游乐场剪彩,”孟见琛脱了西服外套,悄悄地观察陈洛如的反应,“那里有亚洲第三大的摩天轮,你想去玩么?”

“我要去。”提到玩,陈洛如哪里还想得了那么多,一口就答应了。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