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6(1 / 1)

陈洛如瓷白的脸蛋上浮现出一层赤红,漂亮的桃花眼里水光潋滟。

孟见琛乜斜着眼,想看看她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

陈洛如深吸一口气,总算控制住想把这个拖把怼到孟见琛脸上的冲动。

这剧本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怎么就变成了《一觉醒来我成了总裁女佣》?

众目睽睽之下,她不能承认她在装失忆,那她可就理亏了。

现在孟见琛趁着她神志不清醒让她去做家务,还不给她吃饭,恰恰坐实了他婚内虐待配偶的罪名,到时候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出离婚了。

自古成大事者,必不拘小节。

“愣着干嘛?”孟见琛说道,“还不快去。”

陈洛如掀开被子下床,拿着拖把走了。

“先生这……”吴管家望着陈洛如离开的背影,想不通这对夫妻又在搞什么把戏。

孟见琛的心思本来就很难猜,这下再加上一个孩子气的陈洛如,他这管家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啊。

“去看看。”孟见琛冷道。

“是。”吴管家赶忙安排几个佣人跟上去。

虽然孟见琛明面上不说,但是吴管家心里头明白,先生哪里真舍得让太太干活啊。

陈洛如的脾性是得治一治,这要是天天想一出是一出,那大家以后都别想安生了。

陈洛如拿着拖把来到走廊后,才想起来她不会干活。

这不是装的,她打小就是陈家的掌上明珠,连一双袜子都没洗过。

她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双手养得幼嫩白皙——这可是弹竖琴的手啊,哪里能做拖地这种粗活?

跟上来的女佣很识趣,她说道:“拖把给我,我演示一下。”

她从陈洛如手里接过拖把,又到洒扫间接了一桶水,将拖把浸透,拧干水后,这才开始拖地。

别墅的大部分区域铺设了红木地板,拖把拖过的地方,顿时光亮如新。

陈洛如蹲在一旁单手托腮看女佣干活。

她想起小时候读过的《theadventurestomsawyer(汤姆索亚历险记)》,tom曾经把姨妈交给他刷墙的活儿变成了和其他小朋友交换小玩意儿的本钱。

女佣拖完了一间屋子,拎着水桶要去下一间,陈洛如突然来了兴致:“好了,我学会了,给我吧。”

佣人做家务是分内的职责,陈洛如做家务纯粹是体验生活的乐趣。

她拿起拖把,像是第一次见识到广阔草原的小马驹一样,欢乐地奔腾起来。

女佣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她现在该做些什么呢?

要是让先生知道她真的放任太太干活,她可惨了。

不多久,吴管家前来查看,没想到陈洛如居然一边干活一边哼着小调。

他大呼不妙,难道太太真的失忆了?

陈洛如的热情只持续了三分钟,她拖完一间屋子后,发现别墅里还有几十间屋子。

她第一次觉得孟见琛准备的婚房一点儿都不小,简直大得浪费地球资源。

更过分的是,明明地上干干净净照得出人影,为什么还要让人拖呢?这不是无意义的人类劳动么!

一旁的女佣看出陈洛如乏了,立刻识相地将她的拖把拿走:“我来拖吧。”

陈洛如问道:“你每天都做这个吗?”

女佣回答道:“这是工作,应该的。”

陈洛如一边看女佣拖地一边思考着人生。

这时,有一个佣人过来找她:“先生让您去餐厅一趟。”

陈洛如心想这狗男人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她肚子饿了。

于是她乖乖地去了餐厅。

这个别墅光是给主人家准备的餐厅就有三间,一间是早餐房,一间是普通餐厅,还有一间大的晚宴厅。

至于佣人们的生活区,跟主人是严格分开的。孟家不苛待佣人,各方面生活条件还行,但跟主人家一比,那肯定差得远了。

孟见琛正人模狗样地坐在餐厅里用晚餐,他脱了西装外套,只穿一件白衬衫。

一条雪白的餐巾被他垫在脖子下,他两手执刀叉,优雅地切着牛排。

“地拖完了?”孟见琛叉了一小块牛排,蘸了一点黑椒酱,送入口中。

陈洛如的目光落上餐桌——很好,他一个人享用着烛光晚餐,并没有准备她的份。

她吸吸鼻翼,瓮声瓮气道:“还没。”

佣人把一个餐盘塞到陈洛如手中,示意她去服侍孟见琛用餐。

餐盘上有一瓶红酒和一个酒杯。

陈洛如:“……”

好嘛,这都使唤上她了!

这是什么精致的狗男人,一个人吃晚餐还要喝上一杯八二年的拉菲。

陈洛如忍气吞声地端着盘子走到餐桌旁,她把酒杯放到孟见琛手边,然后倒酒——红酒入杯三分之一即可。

陈洛如午后便没吃过东西,刚刚她又干了点儿家务,这会儿肚子早就咕噜咕噜了。

肚子叫是很失礼的行为,可她现在的身份是个小女佣,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礼仪,这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饿了?”孟见琛小酌一口酒,抬头看她,眼神里透露出关切的光芒。

陈洛如噘着嘴儿,不肯回答他。

“想吃点儿么?”孟见琛一边切牛排一边问她。

陈洛如瞧见他盘中那块上好的新西兰雪花牛排——小火煎至七成熟,焦香四溢。银质刀具一划,嫩肉被挤压出鲜美的汁水,令人口舌生津。

她实在难挡美食的诱惑,轻轻地“嗯”了一声。

孟见琛叉了一小块肉,淡淡道:“你想得美。”

怎么会有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

今早她这么说他一句,到今晚他还记着!

陈洛如捏着瓶子的手指用力到泛白。

真的好想把这瓶拉菲从他头上浇下去啊。

不行,她必须要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些都是孟见琛虐待她的铁证,她回头可得好好记在小本本上。

孟见琛慢条斯理地吃完晚餐,回屋之前还不忘叮嘱陈洛如:“记得把地拖完。”

狗东西!这特么是人干出的事么?

陈洛如望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更加笃定了要离婚的决心。

吴管家哪里敢让陈洛如真去拖地,他只让陈洛如把餐盘收一下。

陈洛如刚把餐盘收到水槽里,一个佣人又来找她:“先生让煮一碗阳春面送到主卧去。”

陈洛如:“……”

这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刚吃完牛排就要吃面,也不怕撑死他!

厨房里有个大厨正在锅边灶台等她,看样子是要指导她做面条了。

家中一共聘请了四位厨师,分别负责中式、西式和甜品,还有一位是为陈洛如请的粤菜师傅。

“阳春面做法很简单,”大厨说道,“面条和调料我都已经备好,只要将面条下锅捞出撒上葱花即可。”

大厨将燃气灶打开,锅中沸水很快开始冒气冒泡,他说道:“就是现在,把面条放进去。”

陈洛如将那一小团手擀鸡蛋面丢入沸水锅。

三分钟后,大厨关火。

他将面和汤一起倒入准备好调料的碗中,陈洛如细细地撒上一捧葱花。

大厨说道:“这样就可以了,去吧。”

说罢,他就离开了厨房。

陈洛如望着那碗面,心底硬是咽不下这口气。

凭什么他好吃好喝的,她在这儿干活挨饿?

流理台上摆了好多瓶瓶罐罐,陈洛如拿了一罐盐,撒了好几撮上去。

雪白晶莹的盐花很快融化,她特地用筷子拌了拌。

让你吃,j不死你!

陈洛如端着餐盘,脚步轻盈地来到二层主卧。门是虚掩着的,她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孟见琛换上了雾霾蓝的绸缎家居服,正坐在沙发处看着手机。

陈洛如把餐盘放到了矮几上,说道:“面好了。”

她好不容易藏住话语里的窃喜之意。

孟见琛并未抬头看她,他的长指在手机上不停地滑动,顺口说道:“这是你的晚饭,你就在这儿吃吧。”

陈洛如:“……”

最新小说: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之长虹惊世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