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2(1 / 1)

陈洛如不愿给孟见琛生孩子,一是因为她年纪小,玩心重,不想早早生个孩子绑住自己。

二是因为她心底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

孟见琛凝神看了她几秒,这才说道:“没事,不急。”

可他紧接着又忍不住问了一句:“胶囊有效期还有多久?”

“十八岁到现在……”陈洛如说道,“还有一年。”

陈洛如的本意真不是为了防孟见琛。

前些年,英国部分中学为了防止学生早孕,集体组织女学生植入避孕胶囊或者打避孕针。当初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还上了新闻。

陈洛如倒觉得这是件好事,于是她主动去医院植入了一组避孕胶囊,准备迎接成年后的精彩人生。

这事儿发生在他们结婚以前,那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被家里人安排嫁给孟见琛。

孟见琛要是有什么想法,那纯属他自作多情。

孟见琛将陈洛如抱到洗手台上,说道:“那一年后再考虑孩子的事。”

他的手撑着镜面,垂首吻上她的唇。

两人刚刷过牙,口腔里是薄荷和海盐的清凉气息。

昨晚他们也接了吻,那吻里掺着太多的欲。

现在的这个吻,更像是他在向她表一片赤诚之心。

吃早饭的时候,孟见琛给陈洛如剥了一颗茶叶蛋。

吴管家感慨,这么祥和的早晨,好久没见了。

以昨晚先生把太太扛回来的架势来看,他本认为今早必然少不了一场狂风暴雨,可谁知这二人竟意外地和谐美妙。

还是先生有法子治太太啊。

孟见琛出门上班前,对陈洛如说道:“过段日子,爷爷的八十生辰就到了。你看看有什么可以买来孝敬他老人家的。”

“让我挑礼物?”陈洛如问。

孟见琛点点头:“这事儿交给你了,卡你随便刷。”

有了这句话,陈洛如立刻一口应下。

不就是花钱么,她敢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短短没多久,陈洛如就忘记了要闹离婚的事。

可见对她来说,闹离婚就跟过家家一样,成了某种特殊的“夫妻情趣”。

范建一早战战兢兢地来公司上班,刚一入座,市场部主管就来找他了,“范建,去趟总裁办公室。”

这句话就跟催命符一样,让范建魂飞魄散。

他的辞职信还没写好,孟见琛就主动找上他了。

范建磨磨蹭蹭好半天,才颤颤巍巍地按下了第五十八层楼的电梯。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面对疾风吧,小建建。

范建蹑手蹑脚地来到总裁办公室外,办公室隔音效果不错,他隔着门观测了好半天,也没听出里面有什么动静。

他犹犹豫豫一阵子,伸手敲了下门。

半分钟后,门开了。

不是孟见琛,是他身边的总秘高骞。

“进去吧,孟总等你呢。”高骞出了办公室,冲着门缝指了指。

范建吞了口唾沫,这才进去。

像他这样的京弘底层员工,平日里连孟见琛的面都极难得见,更别提来总裁办公室这样高大上的地方了。

虽然他跟孟见琛没什么接触,但是这并不妨碍他说总裁的八卦。

就他这张巧舌如簧的嘴,讲起八卦来,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可惜,纵他有雄辩群儒的本事,遇到孟见琛这样的硬茬,也只能熄火。

孟见琛正倚在办公椅上,他双手交叠着置于腹前,两只大拇指拨弄着胸前的领带。

紫檀木制的办公桌上有一个大尺寸的苹果一体机,他正在看显示屏。

“坐。”孟见琛指了指茶几旁的沙发。

“不敢,不敢。”范建连忙摆手。

孟见琛冷冷睇他一眼,脸上写着“让你坐你就坐”。

范建没辙,只好小心翼翼在沙发上坐下——即使占最小的地方,他依旧如坐针毡。

孟见琛斜睨着范建,开口道:“知道我叫你来是什么事?”

范建装傻:“不知道。”

孟见琛以鼻息发出一个“嗯?”,范建立马怂了:“知道,知道。”

孟见琛清了清嗓,问道:“她跟你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范建哪里敢瞎说,要是孟见琛听到陈洛如跟他讲的那些坏话,指不定两口子真要离婚,那他可就成千古罪人了。

短短一个周末,他从说书小能手变成了复读机。

孟见琛:“说实话。”

范建心想,还不如直接把他辞了来得痛快点,这跟猫抓住耗子以后非要玩一玩再吃有什么区别呢?

“陈小姐,哦不,孟太太。”范建颇识时务地改口道,“她说她只是跟您闹着玩。”

“闹着玩?”孟见琛哪里信他的馊话,陈洛如分明是处心积虑。

仗着他纵容她,天天鬼点子一个接一个。

她不光恃靓行凶,还恃宠行凶。

他们度过了一个跌宕起伏的周末,昨夜的**一刻并不能消弭孟见琛的担忧。

虽说孙悟空始终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可要是天天在家翻筋斗云那如来佛也得头痛。

孟见琛不说,不代表他无动于衷。

陈洛如是被宠坏的小孩,今天乖得像猫,明天就能野得像马。

虽说昨夜他们的关系有了重大进展,但陈洛如内心对他依旧成见颇深。

今早她的防备显而易见——怕她怀上他的孩子,竟然四年前就做了万全的准备。

然而孟见琛不甚了解小他六岁的太太,他也曾偷偷去看她的微博,每天除了“哈哈哈”还是“哈哈哈”,俨然一个小傻瓜,他什么都看不透。

所以今早他把范建叫来,看看能不能窥得她心间一二事。

“你们是怎么联系上的?”孟见琛开始盘问。

“就……网上认识的。”范建迟疑道。

孟见琛眉头紧蹙,敢情陈洛如还敢背着他在网上搞交友?

“认识多久了?”

“就一周。”

好嘛,认识一周的网友就敢约出来吃饭,谁给她的胆子?

范建看孟见琛的脸色越来越差,连忙解释道:“实话跟您说了吧,我是她雇来的临时演员。”

“嫌工资低?”孟见琛冷嘲,“副业还挺广泛。”

范建的手掌搓着膝盖,半句话不敢答。

周末出去搞搞兼职虽然不犯法,但是兼职兼到顶头boss这里还是很尴尬的——尤其是帮忙拆散人家夫妻的兼职,就更尴尬了。

孟见琛随手拿来一叠a4纸,上面有范建的详细员工资料。

范建的等级是去年招来的应届硕士生,入职刚一年,之前在行政部的薪资水平是12k,现在在市场部,涨到了15k,干得好还有提成和奖金。

孟见琛拿过钢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备注,说道:“把你俩的聊天记录发过来,工资给你涨三倍。”

没有人不喜欢人民币,更没有人能禁得住总裁的威逼利诱——范建很没骨气地就把陈洛如给出卖了。

无视掉内心的些许不安,范建容光焕发地回到市场部。

三倍工资,那他岂不是很快就能从小康奔向**了么?

他悠闲地坐在位置上哼着小曲,想着这买卖不亏啊。

其他员工见范建这般得意,纷纷好奇。

刚刚大家还聚在一块讨论孟见琛让范建去总裁办公室肯定没好事,估计是记恨着范建在食堂说八卦的事——总之,被顶头boss请喝茶,是没有好事的。

谁知范建喜滋滋地回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了彩票。

“范建,孟总没为难你啊?”

“没有没有,孟总好得很。”范建摆摆手,以后他就是孟总最忠实的走狗。

“哟,到底找你什么事啊?说给大家伙听听。”

“小事小事,你们不懂。”范建可没那个胆透露聊天内容。

正当这时,市场部主管又来了,“范建,你在呢,正好找你有事。”

范建问:“什么事啊?”

主管说得很着急:“你回去收拾行李,人事部调你去非洲索马里开拓市场,下周就走。”

范建:“……”

范建:“咱们公司在索马里还有分部吗?”

主管:“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才让你去开拓啊。”

市场部瞬间哄堂大笑。

去索马里开拓市场,有命去,不知道有没有命回。

范建一口老血喷出来。

果然,得罪总裁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陈洛如对这件事毫无察觉,她一心都扑在了挑礼物这件事上。

她给陈筱发来一张手表的照片。

【陈洛如:你看这个怎么样?[图片]】

【陈筱:你让我数数几个零先。】

【陈洛如:四千多万,会不会太便宜?】

【陈筱:你一刀杀了我吧!!!】

【陈洛如:你怎么了?】

【陈筱:深刻意识到了我国目前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和越来越严重的基尼系数。】

【陈洛如:总觉得不太不合适。】

【陈筱:确实不合适,老年人对手表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你还不如送个玉观音之类的。】

【陈洛如:爷爷不信佛,我听说上回过生日,有人送了齐白石的真迹。】

【陈筱:那得多少钱?说出来让我开开眼。】

【陈洛如:我哪知道?那东西有价无市,拿着钱也买不着。】

陈洛如发现,孟见琛这是在给她出难题。

虽说钱随便花,可爷爷缺钱吗?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吧。

用钱买来的礼物,反倒显得俗气了。

【陈筱:八十大寿,送点有诚意的礼物就好,我觉得他爷爷不会计较小辈花钱多还是少。】

陈筱这话提醒了陈洛如,孟见琛的爷爷孟沛群是什么人,多贵重的东西老爷子没见识过?

几千万的手表,旁人或许会当个宝贝,到了他那里,估计连个眼皮子都挑不起。

陈洛如躺在摇摇椅上,手里捧一杯百香果果汁,她的牙齿轻轻咬着吸管。

她想起孟见琛给她准备的那间工作室——做点小手工应该可以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