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5(1 / 1)

这个牌子的包包价位在小几千到万元之间浮动,像陈洛如这样的菜鸟,理应背最便宜的款。

这正好还能装出试图拔高自己身价的新人心理——省吃俭用买个大牌入门款包,是许多年轻职场女孩的通性。

花小几千块剁手了一只陈洛如看不中的包,陈筱宣布此行的目的已基本达成。

“下午再去买几双好走路的鞋,”陈筱跟陈洛如乘电梯往楼上走,“现在我们去吃午饭。”

楼上餐厅琳琅满目,陈洛如说想去吃江浙菜,陈筱去一家餐厅门口拿了号等排队。

“没有位置么?”陈洛如从甜品店买了两支冰激凌,递给陈筱一个。

“今天人多,要排队叫号。”陈筱扬了扬手里的号码和菜单,说道,“我们可以趁这时间先看看一会儿要点什么菜。”

在吃上陈洛如还真没那么挑,她最开始去英国的时候,被英式黑暗料理折磨得够呛。后来陈家给她配了个厨子,专门在英国为她做饭。

她对食物的要求是,干净卫生和美味可口。

陈洛如看着菜单的价格,陷入了犹豫。

她问道:“这个菜这么便宜,会不会不好吃啊?”

陈筱:“……”

好歹也是人均一百的京城火爆餐厅,竟然得到这么句评价,店长听了估计要活活气死。

事实上,真香定律很快在陈洛如身上得到了应验。

她吃着二三十块钱的小炒菜,津津有味。

陈筱感慨,这恐怕是陈洛如难得比较接地气的地方了。

吃完饭买完鞋,陈洛如正好从头到脚焕然一新,这下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了。

可那她的张脸还是一眼就能被注意到——今天逛街的时候,一直有人不停地偷偷打量陈洛如,男人女人都有。

这样其实挺不好,因为有些男人会看她长得漂亮打扮又不贵而觉得她很好泡到手,所以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麻烦。

陈筱拉她去眼镜店配一副老气横秋的黑色圆框平光镜。

陈洛如戴上眼镜后,波光流转的眼睛被镜片遮挡,相貌总算没有那么引人注目了。

“接下来,去剪头发。”陈筱说道,“你准备好了吗?”

“给我剪个狗啃刘海好了,”陈洛如拿出手机里存的图,“就这样。”

两人还没来到美发店,就被沿街做广告的tony老师拦了下来。

“这位小姐,我觉得您的发型跟您不太搭。”tony老师热情地推销道,“今天咱们店的艺术总监在,他帮您量身定制发型,一定包您满意。”

陈洛如问:“你们的艺术总监,手艺是不是特别好?”

tony老师自信挺胸,说道:“那当然,我们艺术总监拿过奖,还给明星做过发型。今天您来,那就是明星级待遇。”

陈洛如思忖片刻,说道:“手艺太好,我不去。我得找个手艺差的。”

tony老师:“……”

剪头剪得好也是过错了?

但tony老师极擅长察言观色,什么样刁钻的顾客他没见过呢?这点小挫折难不倒他。

“手艺差的我们也有啊,我们店里前天刚来个学徒,剪的头就跟被狗啃过一样!”

听到“狗啃”二字,陈洛如眼睛一亮,“好,我就要他给我剪!”

这位学徒名叫kevin,头发染得五颜六色酷似红绿灯。

kevin对陈洛如的赏识感激涕零,这可是他的第一单生意,他务必要给这位美丽的小姐姐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拿着大剪刀“咔嚓咔嚓”舞动两下,问道:“你打算剪成什么样?”

陈洛如答道:“发挥你的真实水平就好。”

陈筱忧心忡忡地看着坐在镜子前的陈洛如,叮嘱道:“那个……咱们稍微修剪一下就好,她要去上班,不能太花里胡哨。”

kevin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他知道了。

三十分钟后,地上落满了一堆头发,陈洛如惊讶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怎么样?”kevin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我照着最近很流行的一个韩国短发女演员给你剪的。”

不对啊,这个发型怎么……有点跟想象中不一样呢?

虽然陈洛如的头发剪短了,刘海也是狗啃的,可她脸型的优越性却体现得更突出了。

就连陈筱也很意外,这个kevin莫不是理发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可她很快就意识到,手艺什么的不重要,这是脸的问题!

像陈洛如这样的人,狗啃刘海套麻袋都漂亮。

陈筱捂着胸口,强迫自己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陈筱想到,她以前追过一个素人改造节目,节目组找来许多样貌普通的素人,将她们改造成令人耳目一新的模样。

陈洛如这样的逆向改造,恐怕闻所未闻。

陈洛如把平光眼镜戴上,对着镜子拨弄了一下刘海:“这下是不是认不出我来了?”

陈筱笃定地点头说道:“放心,你老公今晚一定会有换老婆一般的新鲜感和刺激感。”

陈洛如满怀期待地回到家,一众佣人看她的眼神变了好几变。

罢了,反正太太天天折腾个没完没了,也不知道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先生看见会是什么反应。

然而,陈洛如没等到孟见琛回家,却等来了他的电话。

“今晚有应酬,我晚点回家。”孟见琛嘱咐道,“你早点睡。”

陈洛如问:“你几点回来?”

孟见琛道:“可能要到十一二点。”

今晚跟证监会的人吃饭,这事儿怠慢不得。除了晚餐,还有饭后娱乐活动,方便谈事情。

陈洛如的期待扑了个空,她兴味阑珊道:“那你早点回来,有惊喜。”

孟见琛问:“什么惊喜?”

陈洛如卖了个关子:“秘密。”

孟见琛没有追问,他道:“知道了。”

不知陈洛如又想了什么鬼点子,竟然跟他玩起了小情趣。

陈洛如去浴室卸妆和护肤。

她的护肤品太多,盥洗室自带的橱柜搁不下,吴管家替她多加了一个架子,专门存放她的瓶瓶罐罐。

想要漂亮,天生丽质是一方面,后天养护是另一方面。

陈洛如睡前的护肤工序相当繁杂,一整套做完得花上二三十分钟。万一要敷面膜,那就要更久了。

卸妆以后,陈洛如重新架上那副平光眼镜。说实在,这么一搞,她确实平凡黯淡了不少。

充分可见,人是衣服马是鞍。

陈洛如半靠在床头,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这才九点半。

孟见琛还没回来,陈洛如百无聊赖,她翻开一本《飘》的英文原版书,打开音乐软件,连接室内的蓝牙音箱,点开bobdylan的音乐合集。

前些年,诺贝尔文学奖被颁发给了一位作曲家,惊呆世人,也让村上春树陪跑再度登上各大报道头条。这位作曲家,正是bobdylan。

陈洛如平日里常常有些孩子气的举动,她拥有着一颗浪漫主义的心,这可能跟她爱读的书爱听的音乐有关。

舒缓的音乐配上一本动人的爱情小说,陈洛如很快就有了倦意。

今天逛街消耗了不少体力,她熬不住了。

上下眼皮间的缝隙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弯弯的一条线——她睡着了。

孟见琛夜里十二点,披星戴月回到家。

今晚的应酬,愣是他也招架不住。

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曾用“酒神精神”来概括人类社会历史中的两种基本的冲动之一。

不知是谁在饭局上附庸风雅地提了一嘴儿,“酒神精神”变成了“拼酒精神”。

酒桌上白的啤的一起来,饭后还开了几瓶红酒。

几种酒精一勾兑,后劲大得吓死人。

孟见琛被送上车时,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了。

他的脑袋昏昏沉沉,半梦半醒,意识飘远到天涯海角。

到家后,孟见琛飘飘忽忽地上楼,推开了卧室的门。

室内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孟见琛的视线有些模糊,隐约瞧见有个人靠在床上。

除了陈洛如,还能有谁呢?

今晚酒喝多,他没有精力做任何事,能安全回来就不错了。

孟见琛没多想,随手解开衣服,上床睡觉。

陈洛如被孟见琛的动静吵醒,睁开眼睛瞧了瞧身旁酩酊大醉的男人。

他身上酒气很浓,陈洛如不禁猜测这到底是喝了多少啊?

陈洛如嫌弃地皱起眉头,往床边上靠了靠。

身旁的男人伸出长臂,将她捞入怀中。睡梦里,孟见琛在她耳边呢喃轻语,“婠婠……”

陈洛如哪里受得了这样,这酒气熏得她都快醉了。

她气呼呼地掐了下孟见琛的腰,孟见琛悠悠然睁开眼,垂眸望向怀里的小女人。

这一望,不得了。

他混沌的大脑登时警铃大作。

这女人是谁?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往他床上送女人?

孟见琛立刻像触电一般松开了陈洛如的腰,眉头紧皱。

陈洛如又往床边挪了挪,她才不要要被醉鬼抱着睡觉。

孟见琛隐约想起陈洛如说什么今晚有惊喜,这就是她给他准备的惊喜?

趁他喝醉酒,处心积虑送个女人上他的床,然后她来捉奸,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想到这里,孟见琛怒火攻心。

陈洛如正准备睡觉,屁股上突然结结实实挨了一脚,她整个人“噗通”一声掉到了床下。

陈洛如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她、她她竟然被孟见琛踢下了床?

陈洛如抱着被子在地上坐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屁股。

她怒目圆睁,刚要控诉孟见琛对她实施家暴,孟见琛却问:“谁让你过来的?”

语气冷得像是渗入了冰碴。

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喝多了神志不清了吧?

陈洛如叉着腰,还未来得及发作,孟见琛低吼道:“滚!”

酒壮怂人胆,孟见琛居然让她滚?

呵,狗男人,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下暴露他的真实面目。

陈洛如反唇相讥:“我才不滚,要滚你滚。”

孟见琛的眼神隐匿在黑暗中,陈洛如看不真切。

下一秒,孟见琛下床,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陈洛如的手腕处传来一阵痛意,她被孟见琛给拖到了卧室外的走廊上。

“嘭——”地一声,卧室门被关了起来,陈洛如一脸呆滞。孟见琛居然把她赶出了卧室?

她拼命地捶了两下门,叫道:“你开门呐!你什么意思?”

然而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

好你个孟见琛,你无情休怪我无义。

今天把她赶出卧室,明天就能把她赶出孟家。到今天为止,陈洛如总算是看明白了这狗男人。

她暴跳如雷地打开隔壁侧卧的门滚到床上,她打算明天就跟孟见琛提离婚,这倒霉日子真是过到头了!

这时候,陈洛如的手机响了。

她一看来电显示,怒冲冲地挂掉。

狗东西,还有脸打电话过来?

半分钟后,电话又进来了。

陈洛如烦不胜烦,点开通话。

“你人呢?”孟见琛问。

“你还有脸问?”陈洛如道。

“别胡闹,回来睡觉。”孟见琛的语气硬邦邦的。

“谁胡闹了?”陈洛如委屈极了。

“今晚的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你给我回来。”孟见琛揉了揉太阳穴,勉强保持冷静。

陈洛如的脾气可大了,“你说没发生过就没发生过?”

孟见琛道:“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

陈洛如尖叫:“孟见琛,你给我等着!”

把她踢下床不说,还把她关在了卧室门外。

这也就罢了,现在他居然冠冕堂皇地说今晚的事可以当做没发生过?谁给他的脸?

孟见琛沉默了十秒,用冷入骨髓的声音说道:“你给我回来。”

兴许是第一次听孟见琛用这么阴鸷的嗓音讲话,陈洛如有一点点发怵。

可她不怕,她要去看看孟见琛到底耍什么酒疯。

陈洛如下了床,重新走到主卧门口,敲了下门。

门打开之后,陈洛如看见孟见琛一张煞气腾腾的面孔。

孟见琛拧眉,“你怎么还不滚?”

陈洛如:“?!”

狗东西!原来把她叫过来就是为了当面再说一句让她滚?

“孟见琛,我要跟你离婚!”陈洛如声嘶力竭地吼道。

这么一吼,唤醒了孟见琛的意识。

除了陈洛如,谁会跟他说这种话呢?

他早都听过八百遍了。

他眯了眯眼,总算看清了这个女人的长相。

鹅蛋脸,桃花眼,生气起来跟陈洛如简直一模一样。

就是这个头发,怎么跟狗啃过的一样?

孟见琛酒醒了,酒醒的同时头皮也麻了。

所以他刚刚是……把陈洛如当成乱七八糟的女人给赶出了卧室?

作者有话要说:孟总:这段婚姻还有挽回的余地吗?在线等,挺急的。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女帝赐死,开局三千玄甲骑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爆宠狂妻之神医五小姐司马幽月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