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1 / 1)

迪士尼乐园是儿童的天堂,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到处都是大人牵着孩子。

陈洛如拽着礼礼的小肉手,兴奋得像是扑进花丛里的蝴蝶。

她今天穿了一件宽松的藕粉色背带裤,长发编成两根麻花辫,活脱脱就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好巧不巧,礼礼今天穿的是蓝色背带裤,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就像亲子出游。

“礼礼,你看这个可爱不可爱?”陈洛如从纪念品商店拿了一个发箍,发箍上是两个圆形的小耳朵,“小姨给你买,好不好?”

礼礼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然后摇了摇头,“礼礼不要。”

“为什么?”陈洛如已经对着镜子给自己戴上了发箍。

“不喜欢。”礼礼人小鬼大,很有主见。那个发箍上有一个粉色的蝴蝶结,他是男孩,怎么能戴粉色蝴蝶结呢?

然而,陈洛如并没有听进礼礼的话,她已经让随从人员去柜台缴费了。

礼礼摇了摇头,他觉得,小姨根本不是带他来迪士尼乐园玩,而是她自己想来玩。可碍于她已经二十多岁了,才非要带上他的。

别人家的孩子是孩子,他在陈洛如手里,就像一个道具——快看,我也是带孩子来玩的,才不是我自己想来玩呢。

陈洛如买了一个冰激凌,用小勺挖了一口喂礼礼。

“好吃吗?”陈洛如问。

这冰激凌甜滋滋凉丝丝的,礼礼舔了舔嘴唇,点点头,意思是还想吃。

陈洛如又挖了一勺自己吃了,她一边吃还一边说:“你吃一口就行了,小孩子不能多吃甜的,会长蛀牙。”

礼礼委屈地看向陈洛如,坏小姨,竟然只给他吃一口!

呜呜呜,妈妈,礼礼想回家。

礼礼现在不满四周岁,身高不够,好多游乐设施都不能玩。

陈洛如带他坐了老少咸宜的碰碰车和旋转木马之后,就让保姆带礼礼去坐环游迪士尼乐园的蒸汽小火车,因为她要去坐小熊矿车和太空飞船了!

孟见琛没强迫陈洛如早早生孩子真是明智之举,依照她这性子,哪里能老老实实在家带孩子,光顾着自己玩了。

傍晚时分,陈洛如总算心满意足地结束了一天的迪士尼之旅。

她坐在车上,一张一张给照片p着图,礼礼已经在保姆怀里睡着了。

陈洛如本想将照片传到朋友圈去,突然发现手机上instagram这个app已经好久没用了。

她在海外的时候多用这个社交软件,可回北京之后因为有墙,她之前的vpn又失效了,她懒得捣鼓,也就没大登录过了。

可现在她在香港,登录instagram很方便。

于是她点开了app,好长时间没上线,留言和私信倒是不少。

她大略看了几眼,以前po的照片下新增了一些留言,私信里有几个朋友找过她,可是隔的时间有点久,她也不想回复了。

陈洛如将这组迪士尼的照片传了上去,一分钟后,有人给她点了赞,并附带一个留言。

【brutushuo:urhk?(你在香港?)】

留言的人,是香港金融大亨霍家豪的三子,名叫霍崇禹。

他是陈洛如曾经在香港读书的同学,两人同岁。

只不过后来陈洛如去了英国读书,他被家人送往了美国,有几年没见了。

好歹也算是老同学,陈洛如给他回复了一个“:)”的表情,没想到霍崇禹直接发了私信过来。

【brutushuo:好久没见,出来喝个茶?】

【christinachan:我不太方便。】

【brutushuo:没空吗?】

【christinachan:不是,我带着孩子呢。】

对方仿佛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三分钟后,霍崇禹才发了另一条信息来。

【brutushuo:恭喜你当妈妈了。】

【christinachan:……】

【christinachan:我姐的孩子。】

话题似乎又峰回路转了,霍崇禹显然很高兴。

【brutushuo:那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到我家来,我家有保姆帮你带孩子。】

【christinachan:这不合适吧?】

【brutushuo:我有东西要给你,你忘了吗?】

陈洛如想了一会儿,突然记起,好像真有这么一件事儿。

她前些年,疯狂地迷恋某位嗓音独特的美国乡村民谣女歌手,那段时间陈洛如每天晚上都得听着她的歌才睡得着。

霍崇禹在美国参加一个名流晚宴,他在instagram上po出他与该女歌手的合影,正巧被陈洛如刷到了这张合影。

当时她激动地留言道:“可以帮我要一张签名专辑吗?to签那种!”

霍崇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只不过他说等他回香港亲自交给她。

结果等陈洛如这股子狂热劲儿过去之后,就将这事抛到脑后了。

而且,她后来回香港的时间不多,也没有特地联系过霍崇禹,这事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没了下文。

现在霍崇禹提起这件事,陈洛如才想起自己还欠人家一个人情呢,确实得登门表示感谢。

陈广龙好多年前给陈洛如在香港置了一套千尺公寓,这些年都空着,不大方便住人,于是陈洛如带礼礼入住毗邻维多利亚港湾的四季酒店。

香港这块地方寸土寸金,酒店房间相较内地普遍小了些,但装潢都很精致。

四季酒店的名气很大,有个外号叫“望北楼”。

这里是各地大佬的避风湾,不少大陆被调查的人都曾秘密入住于此,有夸张的传言称“四季酒店隐藏了中国一半的秘密”。

这些人来了四季酒店,只能在此等待消息,风波过后再北上返回内地,故而得名“望北楼”。

隔岸的大厦灯火辉煌,维港的海水风情万种。

扬着紫荆花旗帜的轮渡划开平静的水面,在一片夜色中驶向未知的远方。

陈洛如坐在宽敞的大浴缸里,一边泡澡一边欣赏维港的夜景。

作为一个香港籍大陆人,陈洛如对这片土地有着别样的情感。

她希望香港还是她记忆中的那颗东方之珠。

美丽的紫荆花啊,愿你永不蒙尘,愿你永不凋零。

搁在浴缸旁边的手机响了,陈洛如游过去,按了免提。

“喂,是我。”孟见琛道。

“我知道是你。”陈洛如掬起一捧洁白的泡沫,抹在膝盖处。

浴缸里加了几滴玫瑰精油,现在整缸水都透着玫瑰的甜香。

“今天玩得开心吗?”孟见琛问。

“开心,”陈洛如翘起两条腿架在浴缸边缘,“我今天带礼礼去迪士尼乐园玩了。”

“你去香港没买东西?”孟见琛又问。

“还没来得及买,明天去!”陈洛如如是说道,她怎么可能给孟见琛省钱,做梦吧。

孟见琛那边似乎抿着笑,低沉的嗓音传来:“晚上住哪呢?”

“在四季酒店。”陈洛如说道。

“你挺会享受。”他这话不知是在夸还是在损她。

陈洛如不满地噘嘴,“你就打电话来跟我说这些?”

孟见琛:“那说什么?”

陈洛如:“你还欠我六千九百一十三句‘我爱你’没说呢。”

孟见琛:“……”

孟见琛:“没事我挂了啊,玩完了记得早点回家。”

陈洛如“嘁”了一声,对他逃避的态度不甚满意。

孟见琛压低了嗓音,低音炮一样的男声滚过她的耳际,“回家关起门来悄悄跟你说。”

陈洛如这才翘了翘花瓣似的唇,挂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三点,陈洛如带着礼礼来到霍家在香港浅水湾的半山别墅。

浅水湾冬暖夏凉,水清沙细,风光优美,豪宅别墅星罗棋布地遍布于海湾的坡地上,能住这里的都是大富大贵的人家。

陈洛如今天穿得很正式,她戴一顶白色礼帽,配浅色修身裙,愈发衬出她纤秾合度的身段。

她戴着一双白手套,帽纱遮住了她的上半边脸,红唇格外瞩目。

霍家的管家将她迎入门内,礼礼第一次来霍宅,一双眼睛好奇地左看右看。

他紧紧抓住陈洛如的手,来之前小姨叮嘱过,去别人家做客要乖乖的,不能胡闹。

霍崇禹走过来,冲陈洛如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christina。”

霍崇禹梳着三七分的头发,面上却仍显青涩,说话做事或许比不上孟见琛的成熟稳重,却透着一股诚挚的热情。

“这是你外甥啊,真是个小靓仔。”霍崇禹夸赞道。

“叔叔好。”礼礼懂礼貌地问好。

佣人在阳台处备好下午茶,霍崇禹带陈洛如去吃茶,同时吩咐佣人将礼礼带到一边玩玩具。

礼礼并不害怕,他看到一箱子霍崇禹收集来的宝贝变形金刚,早已两眼放光了。

陈洛如摘了手套,用刀切了一小块芝士菠萝包送入口中。

“昨天真是吓了我一跳。”霍崇禹说道。

佣人替二人倒上柠檬红茶,陈洛如问:“怎么了?”

“我差点以为你都结婚生孩子了,哈哈哈。”霍崇禹摸摸鼻尖,大笑两声以缓解尴尬,“后来一想,你这么年轻漂亮,哪有早早结婚的道理?”

陈洛如叉着菠萝包的手一滞,一时不知如何说起。

她不光结婚了,而且已经结婚四年了。

可她老同学这么说,让她生出一种羞耻来。

哎,被家里早早押出去结婚,果然是要被同龄人笑话的。

“你现在在哪儿?好像很少见你回香港。”霍崇禹道,“还在广东?”

陈洛如顿了顿,说道:“我现在住在北京。”

“北京?你家里有人在北京吗?”霍崇禹佯作无意问。

陈洛如摇摇头,仔细一想,又点点头:“我嫁到北京了。”

作者有话要说:霍崇禹:少男心,破碎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慢吞吞小姐、甜味的可可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107787920瓶;我、明媚、白敬亭4245瓶;星空坠入深海、neptun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