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1(1 / 1)

慈善拍卖继续进行,凡是陈洛如感兴趣的东西,她都兴冲冲地想插一脚。

孟见琛有点儿后悔带她来参加今日的慈善晚宴,看来普通的买买买已经挑不动陈洛如的神经了,她似乎爱上了拍卖这种新玩法。

拍卖会进行了两小时,即将进入尾声。

目前为止拍价最高的竞品是某商业大佬捐出的一幅后现代派美术大师的作品,这幅画被某传媒公司以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收入囊中。

如此高昂的成交价让大家不禁猜测这恐怕就是今年慈善晚宴的标王了。

正当现场气氛热烈之时,陈洛如捐出的那条蓝宝石项链终于亮相。

大屏幕上出现了这条项链的照片,主持人像带货博主一般激情洋溢地对这条项链做了介绍,然后宣布起拍价是三十万。

现场来宾面面相觑,纷纷交头接耳地讨论着这条项链的主人是谁。

大部分明星会在网上提前曝光自己今年的竞品,给品牌做宣传的同时,也给自己增加更多关注度。

可是陈洛如不搞这套,所以别人不知道这是她的项链很正常。

她的这条项链选用了上好的克什米尔蓝宝石,请高奢品牌的工匠打造而成,绝非大路货。

这颗蓝宝石质地通透、色泽纯净、个头硕大,被打磨成完美的水滴形。宝石周身足足镶嵌了三层钻石,看上去分外雍容华贵。

这条项链是陈洛如结婚那年,父母补送给她的结婚礼物——说起来,陈洛如真是和宝石有缘。

但是这项链哪里都好,只是有些显老,所以陈洛如不大喜欢。

她没有详细地计算过这条项链的造价,只是随便报了个三十万的数字给慈善晚宴的工作人员。

不过,稍微懂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条项链的市场价绝不会低于七位数。

果然,纵然陈洛如没跟任何人打过招呼,现场的不少女宾也坐不住了。成色这么好的蓝宝石项链,起拍价才三十万,简直就是白菜价啊。

这条项链大受青睐,大家纷纷叫价,价格很快就被抬高到了两百万。

两百万往上,竞拍的人越发稀少,到最后还有两位激烈角逐。

一个是18号,某位传媒大亨的妻子。还有一个是26号,某位嫁入豪门的女星。

这是陈洛如的东西,她当然不会掺和。

可是看到有人在抢她的项链,她不禁隐隐地开始期待自己这条项链究竟能筹到多少善款。

“18号出价到了300万!”

“26号!你是要出380万吗?”

“480万!18号你确定吗?”

“这边26号喊了600万!”

这个18号和26号之间是有故事的。

早年娱乐报纸上有花边传闻说,26号女星曾经和18号共同追求过那位传媒大亨,可惜18号带球逼婚,26号竞争失败,最终只能退而求其次嫁给了另外一位富商。

可是这26号大概是命里旺夫,婚后她的丈夫事业扶摇直上,时至今日早已不亚于那位传媒大亨了。

这两人与其说是在争夺这条项链,倒不如说是攒着一口气想压过对方的风头。

毕竟曾经是情敌关系,谁也不愿意落了下风。

陈洛如没想到这条项链竟然能被叫价到600万,都说她能花钱,其实相比之下,她很勤俭持家的好吗?

“六百万一次!”

“六百万两次!”

“六百万——”主持人的锤子举了起来,眼见着26号即将把这条项链收入囊中狠狠出一口恶气,这时候突然又有人举牌了。

举牌的不是别人,正是孟见琛。

主持人一激动,即将落下的锤子重新举了起来,他面向孟见琛的方向,大声问道:“8号出价多少?”

孟见琛的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并配合着用左手手指比划了一个“六”。

陈洛如惊讶地转身看孟见琛,也不知他为何忽然叫价。

她不喜欢这条项链才拿出去拍卖的,现在有冤大头愿意花六百万买她的项链,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由于场内宾客众多、声音嘈杂,主持人听不见坐席处的声音,只好再次问道:“六百多少万?”

孟见琛这次加了一只手,一只手比划了“一”,另一只手比划了“六”。

主持人会意,说道:“8号出价601万!”

陈洛如:“……”

靠,这狗男人还不如安静如鸡,人家都一百万一百万的加,他加个一万也不嫌丢人。

孟见琛摇头,意思是主持人说错了。

主持人立刻意会,说道:“哦,我知道了,610万!”

孟见琛再次摇头,大家窃窃私语,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孟见琛身上。

现场的工作人员眼疾手快地送来了一支话筒,孟见琛接过话筒,沉稳的声线响起:“一千六百万。”

此言一出,全场山呼海啸一般地发出惊叹。

连陈洛如都想对他说一句:“你疯了?”

主持人愣了三秒,激动道:“一千六百万?确定?”

孟见琛没再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一千六百万一次!”

“一千六百万两次!”

“一千六百万三次!”主持人一锤定音,“恭喜8号,成交!”

现场一片沸腾,这条项链喊到六百万的时候已经无人敢应,孟见琛真想要,随便加个一两百万就好,可他直接加价一千万,堪称今晚最大手笔。

看这架势,大家都懂了。这条项链应该是孟太太的,所以孟见琛才会直接加价一千万。

至于为什么加一千万,因为那副画正好拍出了一千五百万。

一千六百万,当之无愧的今晚标王。

孟见琛上台之后,主持人喜气洋洋地采访他:“孟先生,请问这条项链您打算送给谁?”

孟见琛看着台下的陈洛如,眼角有一抹极淡的笑意,他缓缓说道:“送给我太太。”

现场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陈洛如红了脸。

哎,男人疯狂起来根本没女人什么事了。当着全国观众的面秀恩爱,也不怕被单身狗的怨念活活咒死。

孟见琛回到座位后,陈洛如娇嗔道:“你就会讨好人!”

孟见琛笑,“讨好到你了吗?”

陈洛如纵然再傲娇,在这种攻势下也抵挡不住啊。

她害羞地点点头,可还是要为自己找点场子回来,她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那条项链。”

“我知道,”孟见琛说道,“我不会让别的女人戴你的项链。”

陈洛如眸光一动,怔怔地看他。

他逆着舞台灯光,周身仿佛在发光。

陈洛如隐隐约约回想起,当初她阴阳怪气地挖苦孟见琛,说那条粉钻项链等他们离婚后他可以拿去讨好别的女人。

孟见琛却告诉她,那颗粉钻上刻了她的英文名,是独一无二的。

陈洛如敛下睫毛,一颗少女心怦怦直跳。

她内心有一个声音在说:“陈洛如,用金钱衡量的爱情很廉价,你知道吗?”

可另一个声音却在反驳:“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真的,她已经被孟见琛宠坏了。

这辈子不会有别的男人对她更好了。

呜呜呜,这狗男人太过分了!这样她根本没法离开他了啊!

这一定是他的阴丨毛诡计!可她偏偏还中了计!

直到拍卖会结束,陈洛如的脑子还晕晕乎乎,沉浸在粉色的泡泡里。

此次慈善晚宴共筹得善款1.3亿元,孟氏夫妇共出资近三千万,还拿下了今年的标王,一时风光无两。

拍卖会后,大家四处走动,进行社交活动。

孟见琛和陈洛如不用走动,就有源源不断的人上前来溜须拍马。

陈洛如全程挽着孟见琛的胳膊,笑靥如花。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陈洛如的余光瞥见不远处的角落里似乎有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不是霍崇禹他大哥霍崇尧吗?

他也来了?怎么没见他走红毯也没见他参加拍卖呢?

霍崇尧身边围了三两个陈洛如叫不出名字的女人,几人相谈甚欢。

不对啊,霍崇禹还在医院趴着,他这个当大哥的却出现在这种场合。

啊,霍崇禹也太惨了吧!陈洛如心想。

这时候有人恭维道:“孟总和孟太太真是有爱心,这次晚会如此成功,你们功不可没啊!”

孟见琛礼貌性地点头,与那人碰杯,刚要饮酒,却见陈洛如在愣神。

孟见琛微微动了下胳膊,陈洛如的注意力回到这里,她连忙将酒杯举起来,笑着说道:“哪里哪里。”

孟见琛顺着陈洛如方才发呆的方向看去,那里空荡荡的一片,已经没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声地告诉我,孟总够不够宠?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