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30(1 / 1)

室内异常的安静,两人隔着一张不宽不窄的桌子,针锋相对。

霍崇尧松了松打在脖底的领带,好整以暇道:“你用着急回复我,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考虑。”

反正已经错过了那么多年,也不至于急这一时半刻。

陈漾心想,霍崇尧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呢?

他握着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现在却又不明确表态。

如果她趁着这个时间去找其他股东沟通交涉,她未必要受制于人。

“好。”陈漾一口应下。

股东大会迫在眉睫,现在多出一点时间,就是多出一丝希望。

陈漾离开之后,霍崇尧将杯中的茶倒了,又添了一杯新茶。他在这里坐了很久才离开。

事实上,与其说这件事困扰着陈漾,倒不如说令三叔更绝望。

原本他游说其他股东与他站在同一阵营,就是公然在于陈广龙夫妇叫板了。

原以为他们可以顺利拿下其他三方机构握有的股权,可谁知半道里杀出来另一个抢食的,硬生生把那些股权给夺走了。

而想要拿下岭盛的控制权,霍崇尧手里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尤为关键。

他的立场,决定了岭盛将来会是谁执掌。

可不巧的是,三叔意外得知原来这霍崇尧就是礼礼那个野孩子的亲爹。

这下倒好,三叔这几日是吃不好也睡不好——毕竟爹都是向着儿子的,这霍崇尧又怎么会站在他们这里呢?

过去的一年里,岭盛大大小小的改革无数,陈广龙夫妇和陈漾在这件事上铁面无私,根本不讲家庭情谊。

原本在公司里混日子的陈家亲信,大多都被架空了权利,有的甚至明里暗里被调出了岭盛。

现在三叔既然已经与陈漾一家撕破了脸,如果他抢不到公司的控制权,那么等待他的肯定是被清洗出局。

可三叔等了好久,这霍崇尧似乎也没有要站在陈漾那边的意思。

他更像是一个理性的三方机构,只持股,不参与公司纷争。

然而,以目前的情形来看,霍崇尧保持中立,那本质上就是在帮陈漾了。

陈漾这几日又去见了几个小股东,谈了又谈,对方表示会支持陈广龙夫妇对岭盛的控制。

这些年,他们看着岭盛一步步做大,陈广龙夫妇功不可没。

然而,这些小股东加起来也就只占了岭盛百分之十的股份而已。

陈漾听说有个别小股东私底下还偷偷接触过三叔,他们究竟说了什么,陈漾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些人的承诺,都得打上一个问号。

商场之上,别人对你说十分,你要是信了三分,都说明你天真可欺。

陈漾在商场里浸淫这么久,这种事情见多了。

前一天对你点头哈腰把你当座上宾,后一天转手就把手里的项目给了你的对家。

霍崇尧这人在交易市场向来游刃有余,真真假假的诈术不知用得多好。

所以陈漾对霍崇尧说的那些话采取谨慎态度无可厚非。

陈漾如果轻易听信他的话,那可能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股东大会越来越近,重组董事会的建议也被提上日程。

陈漾在驱车前往公司的路上,拿了一张股东名单,每一个股东名字后面还有对方的持股比例。

她用一支笔在这份名单上勾勾画画。

打勾的,是我方阵营。

打叉的,是对方阵营。

画圈的,立场不确定。

画圈的那一部分,合起来占了岭盛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她可以争取的有这么多,她可能失去的也有这么多。

其中最大的那个不确定因子,就是霍崇尧。

也许该再和他谈一谈?这个想法从陈漾脑海中划过。

可是,谈来谈去,无非都是围绕着孩子。

她讨厌将私人恩怨带到公事中来,更不喜欢被这些事束缚住手脚。

正思索着,陈漾的电话响了。

是陈洛如。

“阿姐,我让我老公帮忙收购了一个小股东手里的股份。”

“谁的股份?”

“田康。”

陈漾立刻找到田康的名字,后面写的是0.8%。

她将田康的标记改成勾,可加上这么点儿零星的股份,她依然不能保证胜券在握。

这世上,最难看清的就是人心。

扪心自问,你在这世界上能全心全意信任的人有几个呢?

除了至亲,谁又愿意对你毫无保留的好呢?

“现在我们有多少?”陈洛如问。

“百分之四十一。”

“安全了吗?”

“难说。”

只要股份达不到百分之五十一,那么一切都有变数。

更别提那些骑墙头的中间派模棱两可的态度了。

“行了,你不用太操心这件事。”陈漾对陈洛如说道,“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好好养胎。”

“可是……”

“别可是了,听我的话,没事的。”

陈漾不敢让陈洛如太担心,出了这件事,孟见琛还破天荒地让秘书跟她联系了。

大概意思是孟见琛会竭尽全力帮陈家渡过这次难关,他希望陈家能尽量让陈洛如的情绪稳定下来。

她现在怀着孕,总是操心这些事对她身体多多少少有些不好。

股东大会当日,各大股东悉数出席。

陈漾坐在会场里,一直在看入口的方向,却并未看到霍崇尧的身影。

最终,她还是按捺不住,给霍崇尧发了个消息:“你今天不来?”

【霍崇尧:怎么?想我了?】

【陈漾:不来最好。】

只要霍崇尧不出来搅局,那么这场控制权之争毫无疑问胜负已定。

事实上,霍崇尧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还是派了个代表来参会——拿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可能对公司一切袖手旁观,起码他得知道以后下一阶段公司的各项计划。

【霍崇尧:考虑清楚了吗?】

陈漾没有回他。

【霍崇尧:陈漾,你真的很倔。】

【霍崇尧:不过,我喜欢这样的。】

陈广龙夫妇这段时间也没少和陈漾谈这件事。

他们听说霍崇尧的诉求竟然是想和陈漾试着相处一下,立刻就催陈漾答应。

可陈漾觉得,这件事关乎礼礼,她必须要谨慎再谨慎,观望再观望。

其实她本可以轻轻松松答应霍崇尧,可她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所以她宁可不断地去找小股东沟通,也不愿随随便便做出可能会令她后悔的承诺。

霍崇尧的中立立场让整场股东大会没有太多悬念。

散股股东基本上都会缺席股东大会,而某些望风而动的小股东,也纷纷弃权或者投票支持。

陈广龙夫妇握了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虽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但已经是压倒性的胜利了。

一场颠覆性的革命失败以后,革命发起者毫无疑问是没有活路的。

这些股东要么将手里的股票抛出,要么将股份转移,尽早离开岭盛这个是非之地是最好的结果。

否则真要被清算的话,那会闹得很难看。

陈漾趁此机会大举回购公司股票,陈广龙夫妇打下的江山经此一时更是固若金汤,不可撼动。

整件事尘埃落定以后,陈漾主动将霍崇尧约了出来。

有些事情,事后才会感觉到后怕。

多数股东都是墙头草,哪个股东强势他们就听谁的。

如果不是霍崇尧有着敏锐的嗅觉,及时拦截下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么这件事恐怕会非常棘手。

不论霍崇尧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私心,这件事上,他的的确确帮了陈漾很大的忙,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约我出来,是因为你终于想清楚了?”霍崇尧问。

“我父母托我向你说一声谢谢。”陈漾道。

只不过,这句话像是公事公办,没有什么私人感情。

“那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霍崇尧,公事归公事,私事归私事。我——”

陈漾跟他说清楚,这件事让她对他产生了一定的改观,但这不是爱情。

如果两个人想在一起,这样是不行的。

她现在能做的,是放下对他的偏见。

至于两人能不能像他期待的那样发展,一切都是未知数。

然而,她的话被霍崇尧打断了。

“在你做出你的决定之前,先看看这个。”霍崇尧取出一份文件,推到陈漾面前。

那份文件上赫然写着《股权转赠协议》。

陈漾翻了几页,不可置信。

“你要把你手头的股份转给礼礼?”

“算是这些年给他的补偿。”

霍崇尧问:“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感受我的诚意,这样够吗?”

陈漾将这份协议合上,说道:“最开始说要花一个亿买儿子的人也是你。”

霍崇尧:“……”

这件事上,是他的错。

陈漾对他那么抗拒,不是没有道理的。

谁会愿意把儿子交给这样一个爸爸手里呢?

买卖货物一样,没有感情。

陈漾:“这份协议你拿回去,我暂时还不想欠你这么大的人情。”

霍崇尧:“这不是人情,他是我儿子。”

陈漾:“……”

突如其来的大方,令她怀疑霍崇尧的动机。

霍崇尧:“你不用像防外人一样防着我,我是他爸爸,我给他的,就是他的。”

陈漾:“你这是——”

脑袋突然被驴踢了吗?

对于霍崇尧这样的人而言,做出这样的决定很难。

谁不知道他爱钱如命呢?

可是,礼礼是他儿子。

他现在积攒的这些财富,到头来还不是得留给儿子么。

只要这么想,那就一点儿都不心疼了。

……

霍崇尧在香港有很多事情,可每周他都会抽出时间去广东陪陪儿子,顺带着看看陈漾。

礼礼每次见了这个爸爸,都开心得不行。

陈漾有时候看着这父子二人的相处,会觉得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在一起了,或许这也不算是一个坏的选择。

后来陈洛如问过陈漾这件事,为什么她愿意接受霍崇尧的请求。

陈漾答:“他当爸爸还不算差劲。”

至于他们后来有没有在一起,这恐怕需要交给时间去回答。

因为之前太过潦草,所以这一次,要百倍的认真。

最新小说: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