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玩脱了(1 / 1)

开阔的高级私人训练室,三个人汇集,伊凡看着桌上数瓶酒,豁出去道:“喝就喝!”

说完,立刻举起一瓶酒,十分好爽地对着瓶口咕咚起来。

“……”

谢清安无意看到那酒瓶上的表示,倒吸一口冷气,这种酒她曾经在光脑上看到过,一瓶就要两万联邦币。

一瓶酒很快见底,伊凡抹抹嘴,又去拿第二瓶。

谢清安的心狠狠的颤了一下,就这么眨眼的工夫,两万联邦币没有了。再看看桌上还有七八瓶,这差不多就是二十万联邦币!

想她每天辛辛苦苦料理食材,一个月也才几万联邦币,还不够这几瓶酒钱。

眼看着两瓶烈酒下肚,伊凡的目光也不似之前的清明,谢清安感慨,不愧是好酒,就连伊凡这种体能a级的,也能这么快就放倒。

“还喝么?”

洛兰在一旁看着,有些担忧,两瓶酒怕是不够吧,要不要再给他来一瓶?

“不用,这会儿刚刚好,如果喝的烂醉如泥,那还有什么效果?”

她轻咳一声道:“伊凡,你还好么?”

朦胧双眼眨了眨,伊凡脑子里还有一丝清醒,只是舌头却有点儿不受控制了,呆呆道:“老,老大……”

谢清安又道:“还能起来么?”

伊凡听了这话,下意识地就要站起来,只是起身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坐了回去,然后很有些委屈的道:“我站不起来……”

谢清安有些好笑,这家伙喝醉了还挺可爱,这是在撒娇吧?

不过,这倒是麻烦了,早知道就应该让他在驾驶舱里喝,这会儿怎么把人给弄进去?

“我来吧!”

洛兰说完,起身,竟然懒腰将伊凡给抱了起来,竟然还是公主抱。

“……”

谢清安看着这一幕,心里不厚道的生出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新版的美人和野兽?咳,打住打住,这么想实在是对不起洛兰。

至于洛兰能把伊凡抱起来,她倒也不惊讶,毕竟洛兰修的可是机甲维修系,有些机甲元件可是重的很,伊凡不过是一百多斤,抱起来还是很轻松的。

然后,她就眼睁睁看着洛兰抱着伊凡美人,跳到了机甲中。呼,第一步总算是顺利完成。

接下来,洛兰把机舱内部影像导出,两人注视着光屏,随时留意着伊凡的动静。

伊凡被送到驾驶舱,起初还迷茫了一会儿,打了个呵欠,就想睡去。下一刻,他意识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而且隐隐约约记得之前三人说的“实验”,也就安安分分在驾驶座上呆着不动了。

砰!

驾驶舱的舱门自动和上,原本还有的一丝光线,彻底消失。

然而,这一声响就像是一个启动键一样,开启了他心中的恐惧。而且,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变长,这种恐惧也越来越深。

再坚持一分钟!

坚持!

我一定可以的……

这样在心里一直给自己打气,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前所未有的,他这次撑了有十五分钟。

不管是洛兰还是谢清安,都觉得很欣慰,这种病急乱投医的法子,竟然还真奏效了。

只要能再撑十五分钟,半个小时,对伊凡来说就足够了。

只要能撑半个小时,考核就有希望,毕竟一场考试也不过是四十分钟。如果快的话,他完全可以在三十分钟以内结束。

第二十分钟——

咚的一声响,驾驶舱里,伊凡突然栽在了操作台上。

“我,我不怕!我不怕!”

伊凡双目呆滞,极力想要压制心中的恐惧,他努力回想着来到联邦学院之后的日子,竟然是他有记忆以来最开心的时光,每一天的训练,都让他觉得离梦想更近一步。

如果从来没有得到过,痛苦还不会那么深,可得到后再失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

血,血腥味传入鼻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全面坍塌,脑海里全都是大哥浑身鲜血的样子……

“伊凡,把舱门打开!”

“快打开!”

谢清安看到光屏投射的影像,立刻过去拍着舱门喊道。

伊凡兀自沉浸在无边的黑暗和血海中,听到声音,喃喃道:“打,打开……?”

对了,是打开舱门,可舱门打不开啊,大哥还昏迷着呢……

“伊凡,打开舱门!”

谢清安不气馁的继续拍着舱门,之前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把舱门打开的模式调整成了声控模式。

只是简单的四个字,说出来舱门就会打开。

他有些迷茫,是谁在说话?声音很熟悉,他下意识跟着道:“打开舱门……”

然而,舱门并没有打开,冰冷的机械提示音响起:“检测到机主精神情绪处于极度不稳定状态,命令无法执行。”

这个,本来是对机甲主人的保护机制。

舱门未能打开,然而这好像是在伊凡的意料之中,从前不也是这样?无论他怎么喊,舱门也无法打开。

这一次,还是一样啊。

折腾了一次又一次,总是失败,思绪飘飘忽忽的,他觉得实在太累,真想好好睡一觉啊!

就这么睡过去,睡着了就不再有恐惧,也不会感到孤独,就这么一直睡下去吧!

“怎么办?清安,再这样下去,伊凡的精神会完全崩溃。”

洛兰急的冷汗都出来了,她不敢说出口的是,伊凡现在看着就像是完全失去了求生意识,或许沉睡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但怕就怕,他再也不愿意醒过来。

谢清安看着光屏,那家伙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放松,越来越平和,这是真想逃避一睡不醒啊!

驾驶舱里,伊凡渐渐沉入梦乡,却突然打了个哆嗦,好像是猝不及防进入了冰天雪地之中。

温度不断降低,就连血液都要冻结一样,他皱皱眉,这么冷还怎么睡下去?被子呢?

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摸被子,却摸了个空。

想要不管被子继续睡,牙齿却开始不听话的打抖,无奈之下,只得睁开眼睛找被子。

等真的睁开眼睛,他才发现自己是在驾驶舱里,而身上的寒冷却越发严重起来。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