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表白?(1 / 1)

苏家兄妹走后,客厅就陷入了低气压之中,梅兰妮再也忍不住,泪珠儿滚落下来。

“都是为了我……”

埃文一脸的歉疚,哪怕当初在小行星带决定自我冰封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没有现在痛苦。

爱德华为了他,毁了半张脸,还被一个女人这样羞辱!

“埃文,这都是我自己的决定。”爱德华难得露出笑容,虽然看着有些可怕,“如果换做是你,难道就会放任我在外面不管么?

他相信,如果立场对调,埃文必然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所以,不论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他都不会后悔。

“……”

埃文一愣,从前沉默寡言的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服人了?但不可否认,这话确实起到了效果。如果爱德华有危险,他自然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救人。

“能退婚,很好。”

爱德华是真这么觉得,相比和苏瑶瑶订婚,他宁愿毁容。

“你这孩子……”

梅兰妮本来十分伤心,听出儿子语气中的庆幸,实在是哭笑不得。不过,就算儿子不愿意和一个女人计较,她却不能就这样罢休。只是,这话就不用对儿子说了。

“你能这么想,很好。”

莱尔将军拍拍小儿子肩膀,放心的同时又深感欣慰。不愧是他莱尔的儿子,绝不会被任何挫折打倒。

“只是,外界一直在关注两家婚约,这突然取消——”

埃文叹了口气,哪怕弟弟不在意,恐怕接下来也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放心吧,你知道我从来不在乎这些。”

爱德华摇摇头,不怎么在意的道。之前被推到公众面前,被大家当作偶像,他也并不感觉高兴。

现在大哥回来了,身为卡伦家族的长子,大众的目光自然而然就会转移到他的身上。

“这些年,辛苦你了。”

埃文感慨地道,弟弟的性子他很清楚,自己出事之后,爱德华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加理解父亲和大哥的不容易。”

爱德华认真道,从前他只知道训练,从来没有站在大哥的角度考虑问题,直到自己接手了家族事务,才渐渐明白……

兄弟两个紧紧抱在一起,十年分离,一朝相聚,彼此的心却比从前更加靠近。

梅兰妮看着这兄弟俩,眼圈儿又红了,这么多年,一家人终于又能团聚,就算要她现在闭眼,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

夜晚,回到住处,副官已经在等候,偷眼打量爱德华的表情,却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礼物呢?”

爱德华将大衣脱下来,随手交给家务机器人,这才看向副官道。

直到这时候,郁闷的心情才有所好转。哪怕他表现的再不介意,被人当面羞辱,他又怎么可能一点儿不受影响?

对于谢清安会送什么礼物,他心中难得的充满了期待。

“在桌上。”

副官指指桌上,那里正躺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他拿着盒子回来的时候,只觉得盒子特别轻,几乎没有什么分量。这么个轻飘飘的盒子,里面会是什么?

只希望,少将大人看了这礼物,心情能够好一点儿。

满怀着期待,爱德华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张卡片。

卡片用特殊金属制作,相当于一张画纸,只要控制精神力,将精神丝注入,就可以“作画”。

注入精神力的多少,还可以改变卡片的颜色。

卡片分为两面,正面画了一颗心,上面写着——随心。

而背面,却是一颗红色五角星,下面也有一行字——你是我的幸运星。

爱德华来来回回看着卡片,爱心和幸运星都看明白了,可上面的字,应该是字吧,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

没错,谢清安写的时候,用的并不是联邦语,而是汉语。

副官也凑了过来,看到那一颗大大的爱心,一脸暧昧地笑道:“难道,她这是在向您表白么?”

不然,为什么画一颗火热的爱心在上面?

爱德华无语,他这个副官别看外表严肃,偶尔也会少女心发作。谢清安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两个人充其量就是“网友”,她怎么可能和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人表白?

只是,这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最后,他只得向自己的智能光脑安娜求助——“安娜,帮我查一下,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娜将卡片上的文字逐一扫描,然后开始查阅资料,二十分钟之后,她给出了答案。

“唉,原来这颗心只是随心的意思……”

副官一听,十分的失望,为什么就不能是表白呢?

不过,听听这一句——“你是我的幸运星!”

怎么听都觉得,里面的意思不简单,有暧昧啊!说不定,这是谢清安含蓄的表白方式呢?因为太害羞,还特意用了古地球语。

单是这份心思,就让人十分感动……

“打住,不管你脑子里想什么,都让它们立刻消失。”

爱德华看着副官一脸荡漾的表情,有些头疼地道。鉴于副官大部分时候还是很靠谱的,他还是勉强忍一忍吧。

毕竟,要找到一个合用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你是我的幸运星。

爱德华看着卡片上这行古老而又神秘的文字出神,其实,谢清安也是他的幸运星,不然他的下场甚至比大哥还要惨。

被冰冻,或许还有获救的那一天。

可如果没有谢清安,他们一行人,现在已经死在小行星带。

这一刻,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立刻出现在谢清安面前,郑重地向她道谢。

心动不如行动,他立刻起身,同副官道:“我要回学院一趟。”

“……”

副官一脸迷茫,这么晚了,少将大人去联邦学院干什么?再说,大人现在已经不是学院的老师了。

等到爱德华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才一下子跳了起来——爱德华少将他,该不会是要去见谢清安吧?

他连忙追出去,却早已不见爱德华的踪影。

看看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半张面具,他叹了口气,总该把这个带上再去,万一再把人给吓着怎么办?

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在继婚约解除之后,如果再被另外一个女人嫌弃,不知道少将大人能不能受得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少将大人对待谢清安,和其他女子有些不一样,该不会——

最新小说: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八零好福妻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谍海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