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请叫我漩涡面麻(1 / 1)

漩涡面麻,已经不记得自己被封印于鸣人体内多长时间了。

封印空间自成一界而黯淡无光,太阳、月亮与星辰都照射不到的黑暗之境,无可参照之物。身为灵魂,他不知疲倦,无需修行,以一种超自然的状态,飘荡于黑暗之中。

按照常理来说,灵魂若无身体可以依附,终究有消散的一刻,可是他没有消散,也没有日渐孱弱,反而不断强大起来。

因为,他可以吸收九尾泄露出来的查克拉,像是汲取营养一样壮大自己,从原来黄澄澄的烟雾状态,现在竟已变成了橘黄色的浓稠液体,如初生的太阳。

在漫长的失去了时间挂念的囚禁岁月里,无聊的他还顺理成章的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漩涡面麻!

“喂,九尾,你怎么不说话了?”面麻像颗气球漂浮于水面,划动两只小手,任由身子来来去去地胡乱游荡,还不忘“调戏”一番九尾。

牢笼里的九尾,趴在地板上,只是抬眼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言语。对于这个纠缠不清的“小家伙”,在确认无法消灭之后,九尾便听之任之,完全采取了无视态度,不再搭理面麻了。

“不要这么冷漠么,我们好歹是邻居啊,等我出去了之后,你就只能孤身一狐的待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了。所以啊,要好好珍惜跟我在一起的日子喔……”面麻已经飘远了,声音从黑暗之中隐隐传来。

九尾终究还是忍不住嘲讽道:“哼,又在说蠢话了,这封印连老夫都破开不了,凭你这虚弱的灵魂体还想出去,真是可笑之极!”

“喔?我没跟你说过吗?”

面麻从九尾身前的水波里浮了上来,一边慢悠悠地游出牢笼,一边懒洋洋地说:“等到鸣人十二岁,从忍者学校毕业了,他自然会来到这里,夺取你的力量。到那个时候,也就是我出去的机会。”

九尾的吊角眼一下子睁圆了,惊讶道:“你怎么知道,鸣人十二岁的时候会进来,而又凭什么认为你能够出去?难道你已经掌握了某种方法吗?”

面麻摆动着小手,在水面上游出了个“8”字,懒散回答:“我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灵魂,不懂忍术,不修查克拉,能想出什么办法呢。但是啊,我知道鸣人总有一天会走进来,我应该可以跟着他一起走出去,我便怀着希望在等待啊。”

九尾心里有些相信他所说的话,却傲娇地嘲讽:“哼,那你就慢慢等下去吧,我期待看见你绝望时的表情……”

九尾的嘲讽停住了,两只眼睛张大瞪圆了看住了牢笼外的空间,那里出现了一处扭曲,转瞬后成了一个空间漩涡,卷起了漩涡面麻,将他吸了进去,消失不见了。

九尾一下子站了起来,恍恍如失魂,惊楞了数秒,才讷讷道:“他消失了,该不会真的出去了吧……”

这突如其来的空间涟漪,在面麻毫无反应之际就将他吞没了。他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似乎被龙卷风裹挟住了,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他,几乎要将他撕裂,极速的旋转又让他倍感晕眩,似乎要将他彻底甩得魂飞魄散。

这龙卷风般的袭击,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在面麻以为自己要被撕裂而完蛋的时候,所有的旋转与撕扯突然消失了,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原先的黑暗空间已彻底变了景象。

他看见的不是黑暗中的牢笼和巨兽,而是丛林中密密麻麻的人影。脚下的也不是阴冷的水,而是葱郁清香的草地。

等一下,脚下?

他终于发现最大的变化——他有了一副身体!

“我活过来了!”

他像捡到了宝贝一样,上下其手地抚摸自己的新身体,脸上逐渐露出猥琐笑容,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旁边的男孩戳了戳他的肩膀,十分好奇地问道:“喂喂,你在笑什么,我怎么没有发现好笑的地方?”

“你不懂……”面麻刚转过头要解释,却惊叫道:“鸣人,漩涡鸣人?不对,怎么会有这么多个鸣人?”

这是多重影分身!

一个极其不妙的念头从脑海里冒了出来,他越过层层人影,望向最当中被围住的三人——漩涡鸣人、水木、海野伊鲁卡!

这是火影忍者剧情开始的地方,鸣人受了水木的诱骗去盗取封印之书,伊鲁卡追至森林阻止了水木的阴谋,而鸣人也得知了自己身份的一部分真相。

“现在是鸣人施展多重影分身进行反击的时刻,难道说我也是影分身?”漩涡面麻再一次审视自己的“身体”,矮小的身子,额头上的护目镜,黄色的头发,这一切明显特征只能得出一个不幸的结果——面麻附身在鸣人的影分身之上!

“噢,no~”面麻抓着脸呐喊,整个扭曲成了一副世界名画。

他心灰意冷了,因为在刚刚他脑海里冒出一大段以鸣人为主角的记忆——他真的成了一具影分身,拥有了本体的所有记忆与能力!

“我们上,让这个混蛋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鸣人本体振臂高呼一声,众影分身齐声应和,一哄而上,声势浩大的攻向水木!

嘭、嘭、嘭……

影分身竟被逐一击破,水木并没有像原着中那样被吓得惊慌失措,反而戾气大发,将苦无挥舞得咻咻作响,一道道锐利光线划过就击破了数个影分身,鸣人分出来的那群影分身正在迅速变少。

水木竟将自己作为一名中忍的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本体被杀,或者昏迷过去,影分身就会跟着解除,我不知道是重新回去封印空间,还是直接原地解散化作虚无,不能坐以待毙啊!”漩涡面麻心中念头一定,咬了咬牙齿,硬着头皮混入影分身大军冲向水木。

只见水木身子一旋而起,右腿如鞭横扫出去,左手上的苦无也是倒削而出,便听见“嘭、嘭、嘭”一连串的爆破声,所有的影分身尽皆被消灭了。

水木咧嘴狞笑,嘲讽道:“吊车尾就是吊车尾,这种禁术在你的手上根本就是浪费。这也难怪了,像伊鲁卡这样的废物所认可的学生,充其量也是废物而已!”

“水木,你……”伊鲁卡生气喊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要再错下去,现在收手的话,我会帮你跟三代火影大人求情,我……”

伊鲁卡还想要劝解水木,却被水木粗暴地打断了,“废话少说,妨碍我的人,都得死!”他的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让人听了不由得心中发寒。

鸣人刚才一鼓作气势如虎,现如今却有些泄气了,又被面孔扭曲的水木所散发出来的冷冽恶意吓得后退了一步。

水木心中的怒火已经不可遏止了,眼看封印之书已经唾手可得,他的目标已经达成,那么就没有必要留着鸣人了——他已经无所顾忌了!

“去死吧,妖狐!”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