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七班成立(1 / 1)

“呦,九尾,我们又见面了!”

“鸣人”站在牢笼外,朝着里头的九尾妖狐打了一声招呼。

“你不是鸣人,你是……”九尾竖眸的狠戾眼神一转,看出来端倪,“你是面麻!”

面麻笑道:“喔嚯,不错嘛,竟然一眼就认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把我当做鸣人,然后吼着喊着让我将你放出去呢。”

九尾说:“哼,这幅模样就是你跑出去之后的结果?”

“这算是意外的收获吧。”面麻的目光在九尾身上一转,露出狡谐的笑容,“我们来谈一笔交易吧,九尾。”

九尾冷哼一声,不屑地说:“交易,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夫谈交易?”

面麻摩挲着下巴,平淡地说:“难道……你不想出去吗?”

九尾的眼睛都瞪大了,紧紧盯在面麻身上!

“来一场交易吧,我能够帮助你出去……”

第二天,早上八点,忍者学校。

鸣人站在教室门前,捂着嘴巴偷笑几声,又故作镇定,猛地拉开门,大摇大摆走了进去,还摇头晃脑,向同学们展示自己绑在额头上的忍者护额。

看吧,看吧,我鸣人大爷也毕业了!

鸣人心里乐得快要盛不下蜜糖般的喜悦,全身每一根汗毛都活泼得跳了起来。多少次的奋斗,多少次的挣扎,又换回了多少次的失望,多少次的嘲笑,就在今天终于得偿所愿成为忍者了!

鸣人忍不住要嘚瑟一番,便专门等待上课时间才“耀武扬威”式地走进教室。他的这一番搞怪行径,还真有不少人捧场。

脾气暴躁,生性冲动的犬冢牙第一个跳了出来,指着鸣人大声叫喊,表示质疑:“喂,鸣人,你怎么会有护额,该不会是偷来的吧,这个恶作剧可不好笑!”

鸣人听了也不气恼,反而站在讲台上,双手叉腰,高仰着头,骄傲得像个白天鹅,朗声说道:“本大爷漩涡鸣人,和你们一样,从今天开始就是忍者了!”

教室里安静了片刻之后,就爆发了浪潮一样的责骂声,“鸣人,你这个笨蛋”,“有没有搞错,吊车尾也能毕业”,“真的好蠢啊”,诸如此类的话此起彼伏。鸣人双手扣在护额上,哇哈哈地大声傻笑。

“砰!”伊鲁卡老师飞身冲进来,狠狠地敲了一下鸣人的脑袋,气恼脸红脖子粗,大声呵斥:“笨蛋鸣人,还不赶紧回到座位上去!”

鸣人摸着后脑勺,傻笑嘻嘻地走下去了。

班上的喧闹并没有停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吊车尾真的有护额了?”

“他的考试明明不及格啊,为什么可以毕业当忍者?”

“难道是火影大人大发慈悲?”

“就算毕业了又有什么用,像他这种废物,迟早会出事故的……”

“好了,都给我闭嘴!”等到班上的嬉闹停了,伊鲁卡才开始公布分班安排。

“第七组……春野樱……”小樱十分紧张,紧紧握住双手,做出了一副祈祷的样子。

“漩涡鸣人……”

“耶!”鸣人兴奋得叫了起来,小樱却是如丧考妣,整个人都成了灰白色。

“以及……宇智波佐助。”

“耶!”这一次轮到小樱欢呼了。

“什么?我才不要!”鸣人叫嚷起来,“伊鲁卡老师,为什么要把我和臭屁佐助放在一组……像我这么优秀的学生……”

鸣人跟佐助算是一对冤家了。

伊鲁卡脑门上都爆出青筋,生气地吼道:“佐助是班级的第一名,而你是全班倒数第一,这是为了平衡各个小组的实力,才特意如此分配,而且分班定了就不能更改,你给我安静地呆着吧!”

“第八班,日向雏田、犬冢牙、油女志乃。”

“第十班,山中井野、奈良鹿丸、秋道丁次。”

“好了,你们就在这里耐心等待吧,你们的指导老师很快就会过来跟你们碰面。那么,诸位从今天开始就正式成为忍者了,在此祝愿大家忍道隆昌!”伊鲁卡很干脆地挥了挥手,拉开门就离开了。

整个班级里面,除了被仇恨占据了心灵的佐助,一向懒散惯了的鹿丸,其他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担忧又期待的神情。

“第一班的人都跟我出来……”

“第二班……”

“第三班……”

一个个龙套老师领着了一波又一波龙套学生。

“噢,人只剩下这么几个了么,我来晚了,第十班的人跟我出来。”抽着烟的络腮胡子大叔阿斯玛,环视了一眼,然后就看向了鹿丸他们三人。

“居然是个抽烟的大叔,真是够了。”井野嘴里咕咕囔囔,缓缓起身,心情很郁闷的样子,没和佐助分一起就很沮丧了,现在指导老师又是一个爱抽烟的大叔,真是受够了!

鹿丸仍旧一脸散漫,漫不经心的走了过去,丁次则是又拆开了一包薯片,一边豪爽胡塞,一边紧跟在鹿丸身后走了出去。

“好慢啊……”鸣人的耐心极差,正在喋喋不休的抱怨个不停。

“第八班的人,都随我来。”这一次来的是个成熟美女夕日红,她将日向雏田,犬冢牙,油女志乃三人领走了。

鸣人更加烦恼了,探出了身子,伸着头不停地往外张望,可是不见任何人影。

很快,所有的毕业生都被指导忍者领走了,只剩下鸣人、佐助和小樱三人了,再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有指导老师进来。

“啊……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给这个迟到的老师一点教训!”鸣人憋着一肚子气跑到了讲台上拿起了粉笔擦,又露出了一脸坏笑——他准备搞事情了!

鸣人将门稍微打开一条缝隙,把粉笔擦放在了门顶上,只有有人推开门,粉笔擦就会掉落,砸在来人的头上了。

“鸣人,这种恶作剧太不礼貌了!”小樱嘴上虽是劝阻之言,但她的第二人格却感到大为痛快,在心里为鸣人叫好了。

“切,无聊。”佐助仍旧一副高傲孤冷的模样。

鸣人捂着嘴巴窃笑,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座位上,满心欢喜地等待指导老师的到来。

大约十分钟后,门被推开了,那个银色头发歪斜,脸戴口罩,护额挡住左眼,面容懒散的指导老师走了进来,粉笔擦就落在他的头上,粉尘飞散在头上。

鸣人捶桌捧腹大笑,小樱强忍着笑意推卸自己的责任,佐助皱着眉头有些鄙夷地看着指导老师。

这位惨遭恶作剧的指导老师,正是大名鼎鼎的拷贝忍者旗木卡卡西,与任何强者都能“五五开”的精英上忍,最接近影的男人!

卡卡西睁着一双死鱼眼,双手插着口袋,面无表情地走上讲台,巡视一周,沉默片刻,才说道:“你们给我的第一印象……蛮讨厌的……”

“呃……”鸣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可没想到这位懒散的指导老师会如此直言不讳,他还想反驳,卡卡西就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话:“跟上来。”然后,转身就走出去了。

卡卡西带着三人来到了教室楼顶。

卡卡西懒散地说:“那么……就让我们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自我介绍都要说些什么呢?嗯……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梦想,诸如此类的。”

第一个大喊大叫的,永远是鸣人,他叫道:“等一下,在我们介绍之前,老师你是不是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

“没错,就属老师最神秘了。”小樱附和道。

“我吗,我的名字叫旗木卡卡西,喜欢和讨厌的东西保密。说到梦想,好像也没有……至于兴趣嘛,蛮多的,但不想告诉你们……”卡卡西说了一大通,除了名字之外,却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下面该你们了。”

鸣人第一头举手,大咧咧说道:“我叫漩涡鸣人,喜欢的是泡面,最喜欢的是伊鲁卡老师请我吃的一乐拉面,讨厌的是等泡面的三分钟,兴趣是品尝和比较各种泡面。梦想是成为火影,并且超越所有的火影,让全村人都认同我!”

轮到了小樱,她羞涩道:“我叫春野樱,喜欢的是……应该说我喜欢的人是……好害羞哦。那个我的梦想该不该说呢,呀啊。”

她的眼睛都偷瞄了佐助好几次,扭扭捏捏了一阵,当说道讨厌的人却立刻来了精神,“我讨厌的是……鸣人!”声音洪亮。

鸣人耷拉着脸,一脸无语:“为什么讨厌我?”

卡卡西满头黑线,心里吐槽:“果然啊,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比起修炼,更在意恋爱啊。”

佐助双手交叉,拍出一脸冷酷的模样,异常严肃地说:“我的名字是宇智波佐助,讨厌?喜欢?这些都不重要。我有一个不仅仅是梦想的野心,重振宇智波一族,还有,一定要杀死那个男人!”

果然是复仇嘛……

“好了,自我介绍到此为止。现在我宣布第七组的第一个任务”,卡卡西出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又拉到了他这里,“这个任务将只有我们四个人执行。”

“老师,是什么任务啊?”鸣人兴奋地问道。

“野外生存演习。”

“野外生存演习?我们在学校时常做啊。”小樱道。

“这不是一般的演习,你们的对手是我。”卡卡西道。

“不一般……那是什么演习?”鸣人疑惑道。

“呵呵呵……”卡卡西发出一阵毛孔悚然的笑声,“如果告诉你们,我想你们一定会退出的吧”,营造出一种恐怖的气氛后,卡卡西双手环胸,继续阴沉地说道:“也许你们不知道,在27名毕业生里面,只有9个人会成为下忍,其他18个人将会被退回学校训练。这个演习是淘汰率高达66%以上的超难测验!”

鸣人闻言,大叫道:“搞什么!我好不容易才……那干吗还要进行毕业考试啊。”

“这个嘛,只是为了选拔有可能成为下忍的学生。”

小樱也坐不住了:“啊?这么说来,我们还没算正式下忍?”

卡卡西道:“总之,明天5点在演习场,我会判定你们能否合格,记得把忍者工具都带来。不要吃早餐,我保证你们会吐出来!”

“会吐的?有这么夸张吗?”鸣人与小樱表示受到了惊吓。

“好了,你们明天千万不要迟到!”说完砰的一声,卡卡西就消失了。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八零好福妻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