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炸不死你(1 / 1)

十几颗查克拉球体如流星划破空气,一闪而射入了树林之中。紧接着就像雷霆爆炸,强光炽烈发射,而凡是被强光照射的树木尽皆爆炸,形成了肉眼可见的光波与气波向四周极速膨胀,爆炸的范围一下子扩大了上百米。

下一瞬间就是巨大的爆炸声响和气流拂动了四周,扩散向极远之处。轰隆隆,光灿灿,烟滚滚,风狂卷,土飞扬,树爆裂!上百米范围内尽数被摧毁了,树木尽断,土地破碎,

爆炸足足咆哮了六十多秒,才逐渐平息了,在烟雾与余火之中,露出了一个二十多米阔,四米多深的大坑,周围一片疮痍的废墟也在烟尘激荡之中慢慢呈现了出来。

“我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可恶,可恶,我一定要杀了他……”深坑中心,被炸得七零八碎、头身四肢分离而不死的飞段,一颗头颅张着大嘴就一连串毒骂。

“闭嘴,白痴的家伙。”黑色触手从角都的嘴巴、双臂流淌了出来,黑乎乎的上百条触手在空中乱舞,恶心之极。他身上的黑底红云衣袍早已破碎都不见踪影了。

角都通过秘术“地怨虞”,利用查克拉操控体内释放的黑色触手挡住了爆炸,才存活了下来。但在一位无名小卒的身上吃瘪,这让他充满了愤怒。

而最让他气愤不过的是,那个无名小卒竟然在自己的攻击爆炸之中化作一缕轻烟,消散得干干净净——自己竟然被一具分身戏耍了!

他的怒火无处发泄,就像山口被堵住的火山,都快要爆炸了!

“可恶,该死的家伙,我……”角都恨得咬牙切齿,却怎么也骂不下去了,因为他始终没有弄清楚面麻的真实身份,他甚至怀疑自己看见的模样都不是本尊的外貌。

总而言之,作为跟忍界之神同一时代的老怪物,在今天遭遇了彻头彻尾的戏耍,像极了白痴。

“闭嘴!”

角都朝着聒噪不停的飞段怒吼一声,随后他身上的黑色触角伸了出去,化作千百条细线,缠上了飞段的破碎的肢体,将之拼接在一起,缝在了飞段的头颅,把飞段重新缝在一起了。

飞段原地复活,浑身上下缝满了黑色细线,他不改疯狂本色,狰狞着面孔大吼大叫,捡起大镰刀狂舞了好几分钟,才将心中的郁闷与怒火扫扫发泄了一些。

“绝对不能这么算了,我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飞段癫狂般吼叫,“那家伙跑去哪里了,角都你快点帮我将他找出来,我一定要杀了他。”

“闭嘴吧,蠢货!”角都收起身上的黑色触手,头也不回地朝着城镇走去。

“喂,角都!”飞段仍在叫嚣,而角都已经走远了。

“讨厌的家伙,真想把你献给邪神大人。”飞段极为不满地骂了一句,然后扛着大镰刀跟上了角都的脚步。

角都是想来个“守株待兔”——因为他是在城镇里遇见了面麻,所以他打算回城镇里等待面麻的再次出现——这自然是个愚蠢的办法,稍稍正常的人都知道狡兔三窟之理,谁还会返回老地方送死呢。

角都也明白这是个愚蠢的办法,但是他还有别的选择吗,面麻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啊!

“如果找不到解决的方法,那就回到问题出现的源头吧。”这正是角都生活了近百年累积下来的人生智慧。

在角都和飞段返回小镇的时候,刚才爆发的巨大爆炸声响早就惊动了隐藏在小镇里疗伤的桃地再不斩。

“在城外有忍者厮杀?”他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心也好像被拴了块石头似地直沉下去。

“那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忍术,才能爆发出激荡数公里的声势,战斗双方又该是什么样强力的忍者?”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头都不禁感到一阵冰凉。

他被称作“鬼人”,而不是“蠢人”,在策划暗杀水影失败而逃离村子,成为叛忍之后,他更是明白了自己与顶尖忍者之间的差距。如今在数公里之外的一场战斗的动静,竟能传达至此,这意味着什么他在清楚不过了。

因此,他觉得不安,甚至于对几天后的任务与“复仇”都产生了几丝动摇——要是一不小心陷入了不必要的麻烦之中,那可就是白白送死了。

“这爆炸声总觉得有些熟悉?”他刚嘟囔完这句话,在脑海里就冒出了鸣人的白痴模样,将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哼,我杀人鬼居然也会感到害怕,真是可笑!”

他狠狠地甩出一枚苦无,嘭的一声,苦无射入了对面的墙上,锋芒尽数刺入了墙内,只露出了苦无顶端的圆环。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娉娉袅袅的白挎着篮子走了进来,看见再不斩便笑道:“再不斩大人,你醒了。”

再不斩冷漠地说:“嗯,你去查的怎么样了?”

白恬静回道:“旗木卡卡西和他的三名弟子,并没有离开波之国,他们就住在达兹纳的家里。”

再不斩说:“哼,看来旗木卡卡西也不算笨吗,应该是猜的我并未死亡,所以留下来防备我的第二次袭击。这样也好,就让我们进行第二回合的交手,把之前的账好好算一算!”

白说道:“再不斩大人,已经想到了对付写轮眼的方法了?”

“写轮眼,不足为惧。”再不斩看着白,“倒是你,到时发生了战斗,我可不允许你手软!”

白点了点头,回道:“放心吧,为了再不斩大人,我会去做任何事情。”

“最好是这样。”再不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那个黄头发的小鬼,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白摇头,回说:“没有察觉出特别之处,只是有点蠢笨而已。”

再不斩皱眉:“这也正是我所疑惑的一点,一脸白痴样的小鬼,他的影分身又能施展出极其强力的忍术,充满了违和感,诡异得很。”

白说道:“我会多加注意他的了。”

“嗯,那就这样吧。”再不斩又想起了什么,“喔,对了,你刚才回来的时候,有发现小镇上多了什么奇怪的人吗?”

“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人。”

“是吗……”再不斩透过窗户,目光直直看向了刚才传来爆炸声的反响,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白没有打扰他,挎着篮子去整理药草了。

最新小说: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