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大桥上的战斗(1 / 1)

时间如海雾,迷迷糊糊之中就匆匆流走,消散无踪。

这一周时间,鸣人和佐助、小樱三人都在卡卡西的指导之下,跟面麻进行战斗训练,从早上切磋至晚上。卡卡西也趁机观察面麻,想要看个真切,弄清楚另外一个“鸣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是否值得信赖。

七天的战斗训练,也让佐助和小樱察觉到了面麻这一个影分身的独特——接近于上忍的强大实力,让他们三人都感到惊悚的庞大查克拉,无不表明一个事实——这个影分身有大古怪。

粗神经的鸣人也察觉出不对劲,不过由于形势紧迫,他根本没有时间跟面麻交流,也就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了。

这一周的训练,鸣人与佐助都十分拼命,除了吃饭睡觉整天就缠着面麻进行战斗,到了晚上鼻青脸肿了两人拌嘴便回达兹纳的家休息。死命的锻炼,自然有了较好的回报,两人对于查克拉在战斗中的运用与体术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与刚毕业之时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小樱,就完全没有这种拼劲,只是在一旁为佐助欢呼加油,仍旧是个沉溺于爱情游戏的小女生,可以说是毫无长进。

一周里发生了些故事,达兹纳的孙子伊那利跟鸣人吵了一架,却又独自一人为牺牲的父亲哭泣;善良的白侍候心狠的再不斩养好了病;飞段和角都在小镇里等得快发狂,眼睛都熬红了;卡多发现了自己的存款被人盗走了一半,发动了所有手下去调查事情,却一无所获,为此大发雷霆。

时间毫不留情地往前推进,少年忍者们来到了波之国任务中最紧张刺激的剧热血剧情。

大海茫茫,在即将竣工的宏伟大桥之上,第七班四人正护着达兹纳在修建最后那部分桥梁。

眼看海上迷雾愈来愈浓,逐渐弥漫到了桥上,“鸣人,佐助,小樱,提高警惕了,敌人出现时就摆好卍阵型保护达兹纳先生。”卡卡西及时提醒道。

卡卡西经过一周的修养,伤势已经痊愈,神色饱满,就连死鱼眼看起来都有了不少的神采。

数分钟之后,浓雾弥漫于大桥上,雾里似有人影在游动。

“来了!”

卡卡西拔出苦无,摆出防护架势,盯防四周,不敢有丝毫松懈。鸣人三小急忙摆出卍字阵,将达兹纳护在中间,三人警惕着四周的浓雾。

“该死的人,都聚在一起了。”

再不斩那沙哑低沉又充满杀气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整一片浓雾都在发出共鸣回响,让人无法准确捕捉声音的来源。

卡卡西暗忖:“雾隐之术嘛,想用这种老把戏来封锁写轮眼的视线吗。”

忽地,在鸣人他们的两侧,有人影从雾中迈了出来,还来不及看清是何人,就发现两把斩首大刀,一左一右抡削了过来,要将当中的几个人腰斩了!

杀机陡然降临,空气似乎被杀气冻结了,一片死寂之中只能听见大刀划破空气与浓雾的尖锐啸声!

卡卡西眸子一缩,正欲返身救助,却见鸣人和佐助二人俱是翻手射出了数枚了手里剑,后发先至,尽数射中了发动袭击的来人。

“干掉了?”鸣人有些喜悦,又有些不确定,便问道。

佐助冷静地回道:“没有,这只是水分身。”

果然,哗啦啦一响,偷袭的人化作一团清水破散开来了。

“这一周的训练让他们二人有了长足的进步,现在已经是合格的忍者了。我暂时不需要担心他们了,剩下的就看我了。”卡卡西看了,不由得心生宽慰。

倘若让面麻知道卡卡西此时的想法,少不了是要骂卡卡西臭不要脸的,因为那一周的训练,卡卡西只是杵着拐杖在一旁动动嘴皮子而已,根本就没有出过半点力气。

话又说回来,面麻去哪里了,回到封印空间了?

他并没有回封印空间,而是留在了达兹纳的房间,因为他记得今日会有浪人来杀达兹纳的家人,他便留了下来,以防万一。

他的小心,很快就得到了印证,果真有几个浪人闯入了达兹纳家中,绑架了达兹纳的女儿,在伊那里无助的哭嚎声之中,面麻化作英雄登场,一下子就干掉了所有的浪人。通过了这一连串的戏码,也唤醒了伊那里心中的勇气!

“这场戏,我总算是演完了,接下来就去会一会那个雌雄同体的白!”他身子一闪,向着大桥飞奔而去。

“卡卡西,我们又见面了。”再不斩的声音从前方浓雾中传来。

“你果然是诈死!”卡卡西推开了护额,露出了三勾玉写轮眼,紧紧地盯住前方。他打算从一开始便全力以赴,尽快解决敌人才能避免节外生枝。

“哼,就凭你那拙劣的把戏怎么可能杀掉我!”一个拎着大刀的高大身影从迷雾中走出来,这人正是桃地再不斩。他嘴角挂着阴森森的冷笑,身旁则跟着一个相比较瘦小的,带着雾隐暗杀部队面具的少年人。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可恶!”鸣人一见到少年人,指着他便大声呵斥。大有受骗上当之后心好痛的怨妇模样。

“欺骗了你们,真不好意思了。”带着面具的白,望着眼前这位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还在树林帮助自己采药的耿直金发少年,不由得轻轻一笑。

“卡卡西,这一次我绝对会砍了你!”再不斩的小眼睛中闪过一片寒冷,整个人瞬间迸发出强烈杀意与令人绝望的恐怖气场。

“少说大话了,手下败将。”卡卡西往前一迈,扛住了再不斩那几乎快要实质化的杀气。

即便如此,这恐怖的杀气也压制得鸣人和佐助二人只能咬牙坚持,不似上次那么狼狈不堪。小樱就被吓得面色苍白,手脚绵柔无力。

再不斩扛着大刀,睥睨下视,傲然一笑,冷嘲道:“看起来你们这几天做了不少特训变强了一点,但是呢,还不是和上次一样被杀气吓得不敢动弹?”

“呵呵,”小酷哥佐助可不允许被人如此轻松,他冷冷发笑,抬起头来直视桃地再不斩的眼睛,“白痴,我这是兴奋的发抖!”

鸣人自然不能让佐助把自己给比下去了,他倔强地昂起头,指着再不斩,气势汹汹地说:“听好了,你这个没有眉毛的家伙,我漩涡鸣人大爷一定会揍扁你!”

再不斩完全无视了鸣人和佐助,对身旁的白笑道:“这两个小鬼就交给你了,大概花五分钟时间解决掉他们吧。”

“那我就先干掉你!”佐助看着再不斩那一脸无视的表情,心头大怒,冲向再不斩。

白身形一闪,就拦住了佐助的去路:“不好意思呢,你的对手是我。”

“哼,那我就先打败你!再去挑战再不斩!”佐助望着白冷冷道。

“卡卡西,你就不拦着你那可爱的部下,别一不小心死了!”

“佐助可是很强的,你该担心担心你的部下才对。”

这边再不斩和卡卡西在隔空放嘴炮,另一边鸣人也不甘示弱跟着冲了上去,联手佐助和白缠斗在一起了。

眼看白竟然处于下风,再不斩皱起眉头,冷冷说道:“白,你再不认真起来,可就要输了!”

“是,再不斩大人。”白轻轻地往后跳了一步,望着鸣人和佐助,说道,“再不斩大人下命令了,接了你们死人可不要怨恨我。”

“哼,少说大话,谁……”佐助的狠话没说完,就被周围猛然升起的寒气冻结住了。

这股寒气是怎么回事?

佐助一脸震惊的望着从白身上涌出来的寒气。

只见白单手结印,随即这股寒气喷涌而出,席卷四周,一瞬间凝聚出一面面冰晶,将鸣人和佐助围困在内。

秘术·魔镜冰晶!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