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价值一个亿(1 / 1)

白出生在水之国,某个总是下雪的小村庄里。村里的人们都因战乱和水影的命令而仇恨血继限界。很不辛,白的母亲就拥有血继限界,她隐藏了这个秘密而一直过着安宁的生活,直到继承了母亲血继限界的白被发现了。

白的父亲发现了这个秘密,带领一队村民,先杀死白的母亲,正要对白下毒手时,惊恐中的白使用了血继限界,用冰锥杀死了在场的所有人。一夜之间变成孤儿的白,在水之国的大街小巷乞讨,最后遇上了再不斩。

再不斩收留了白,并教会了白所有的战斗技巧,白也从此以成为再不斩的工具为自己存在的价值。

“既然输给了你,我已经没有作为工具的价值了。鸣人,拜托你,杀了我吧。”鸣人看见白立在灰白色的迷雾之中,仿佛身体都在颤动;低微的声音里,含着无限的悲哀,使他冷得毛骨悚然,而一转眼间,全身热血又在怒火中沸腾了。

他冲着白怒吼:“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工具,什么武器,你就是为了这才存在的吗?难道除了杀戮,就没有别的东西让那个没眉毛的家伙认同你吗?”

白哀淡的说:“那天在森林里遇到你,我就觉得我们很像。你应该明白吧……”

鸣人愣了一下,随后明白了白未说出口的潜台词——我们活着都是为了得到被人的认同!

“抱歉,麻烦你了。”

“看来……只能这样了!”鸣人犹豫了良久,然后取出一把苦无向白冲了过去。如此悲哀的生命,就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这时候另一边的战斗,卡卡西通灵出八忍犬一下子就咬住了再不斩的四肢让他无法动弹,雾隐之术也随之破解,浓雾逐渐消散。

卡卡西施展出他的成名绝技——千鸟。

巨大的雷鸣声,吸引了白的注意,白一发现再不斩处于危险之中,便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他挡住了鸣人的苦无,淡淡说道:“抱歉了,鸣人。现在正是再不斩大人需要我的时候,我还不能死。”

这一瞬间,八忍犬中的老大帕克,却突然开口提醒道:“小心!有新敌人!”

手捏雷遁千鸟,正要发起致命一击的卡卡西,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心中疑惑不解:“新敌人,再不斩还有帮手,难道藏在了浓雾之中?”

果然,在即将消散的浓雾弥漫的前方,忽然有一个人影正在急速靠近,似乎是扑向再不斩!

卡卡西急忙提醒:“帕克,你们快散开!”八忍犬也嗅到了迫在眉睫的杀机,纷纷松开舍弃再不斩,朝着卡卡西狂奔过去。

“新敌人?难道是白?”再不斩会如此想,也并没有错,因为他真的看见了白朝着他飞奔而来。

可是下一瞬间,再不斩浑身汗毛竖起,他听见从身后传来了锋利兵器划破空气的声音。这种声音他太清楚,他挥舞大刀袭杀对手的时候就是这种声音!

“不好,躲不开了!”再不斩察觉得太晚了。

“冰遁·冰岩堂无!”

白清声一喝,就在再不斩的身后制造出了一片冰的墙壁。铿锵一声,冰墙阻隔住了来自不明敌人的攻击。

白也及时赶到了再不斩身边,紧张地问:“再不斩大人,你不要紧吧。”

“恩,死不了……”

再不斩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冰墙后头传来乖张的叫声:“区区一块烂冰就想挡住我,都去死吧。”

紧接着一连串砍冰块的声音,整面冰墙轰然破碎倒塌。

再不斩和白闪退一边,警惕着新冒出来的敌人。

卡卡西也退回到了小樱那边,将众人都护在身后。小樱一脸担忧的抱着已经处理好伤口并且悠悠醒来的佐助,鸣人看见佐助并没有死去就明白了白的善良,达兹纳则是万分紧张地看着突发出现的新敌人。

身穿黑底红云的长袍,砍着一把大镰刀,银色头发梳成大背头,神情嚣张狂妄,仿佛随时要砍死人或者被人砍死。

这家伙就是飞段,而他的好搭档角都这才慢慢的从最后雾气中走了出来,角都手里还提着一个人头。

“那是卡多,他杀了卡多!”达兹纳认出了那个人头,惊讶的叫出声了。

卡卡西问:“卡多?你是说那个人头是卡多?”

“嗯,没错,那就是卡多!”

“麻烦了,这两个家伙一看就知是狠角色。”卡卡西已经思索如何安全撤退了,这次的任务变数实在是太多了。

“喔……看来我们的好运气终于来了,竟然在这里碰上了雾隐的杀人鬼再不斩,还有大名鼎鼎的拷贝忍者卡卡西,这两个人的人头可是很值钱,再打上卡多的人头,至少也能换个一亿!”角都的绿豆眼睛都放出了绿光,直把卡卡西看得心里发毛。

“这可就太棒了,都是该死的人,将他们献给邪神,邪神一定会很高兴。”飞段狞笑几声,提着大镰刀就杀向再不斩和白。

稀里糊涂的战斗,正式开始了!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