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敏言情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 第五十三章 被‘包养’的花瓶(52)

第五十三章 被‘包养’的花瓶(52)(1 / 1)

两人依旧再打没有理会乔虞的叫停声。

直到季羡白下一拳眼看就要落在突然窜出来挡在陆靳恕面前的人。

季羡白瞳孔睁大,幸好收了回来没打到乔虞。

他看着乔虞,她就这么喜欢陆靳恕吗?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同意和自己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说和自己结婚的谎言。

陆靳恕也被乔虞突然挡住吓得不轻,略带训斥道:

“谁叫你挡我前面的,这一拳头打你小身板还不得散架了!”

乔虞倒是不甚在意:

“那正好送我去医院你俩也可以不用打了。”

“你!”

陆靳恕气结,半天说不出凶乔虞的话。

“靳恕你先回去吧,我有些话要同羡白说。”

放你在这,和把你推狼窝有什么区别?!

不过在乔虞带着不愉的眼神注视下,他真是拿这个克星一点法子都没有,每次都被拿捏的死死的。

叹了口气只好妥协:

“有什么事立马打我电话。”

乔虞叫自己回去,也没叫他回哪,他就在门口车里等着。

免得季羡白被气到失去理智,要是伤到乔虞,他才不管季羡白是他死掉的姐姐唯一的孩子。

等陆靳恕出去,季羡白才问道:

“为什么。”

他没有看乔虞的眼睛,因为他怕看女孩那双极具有欺骗性的眼睛,他会再一次心软。

“什么为什么,因为我喜欢靳恕啊。”

季羡白想到没想过,乔虞会这么直接的回答他,他双手握着乔虞的双肩,有些癫狂。

完全失去平时的自制力和翩翩公子的如玉般的气质:

“喜欢他,你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为什么还要答应和我结婚!”

为什么偏偏得在他们的新房里,哪怕不在他们的新房,季羡白想他都可能会被乔虞泪水而原谅。

不知道是太激动了还是心太痛了,季羡白眼眶红的下去,强忍着就是不让眼泪掉下。

乔虞的肩膀被抓的很痛,可是只是皱着眉头没有出声怪罪,还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又如同以往一般温柔的抚平季羡白紧锁的眉头。

哪怕乔虞还没解释还没道歉,仅是眼中的温柔和看不懂爱恨交织的情绪,季羡白就无法对她说一句重话。

他不明白女孩眼中的恨是来自哪,他从未做过对不起乔虞的事。

季羡白还是输了,眼泪也控制不住了,心里开始为乔虞找借口了:

“是不是陆靳恕那畜生逼你的,你别怕他...”

话还没说完,纤长柔弱无骨的手轻捂住他的嘴,乔虞的声音是那般的温柔却字字浸毒:

“不是哦,一切是都是我设计安排的,从一开始。”

乔虞眼中的无情冷漠让季羡白陌生极了,她不再掩饰,不再是那朵需要人呵护的菟丝花。

这样风情的乔虞美极了,她是能让所有男人愿意臣服裙下的妖精,不是他的林虞。

女孩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像是要断了气般不愿停下:

“你不觉得我们俩太合得来了,总是莫名的合拍,你的一切喜好我都知道吗?

从相见的那刻我就在骗你了哦,季羡白我根本不爱你,一直都是在骗你的。”

季羡白自然知道乔虞一直不爱他,他不在乎,可他无法不在乔虞对自己所有关心与在意都是假的。

“林虞你的心是什么做的,为什么怎么都捂不热?”

乔虞看季羡白眼中的伤没有一丝动摇,继续句句诛心:

“哦林絮絮是有点疯,不过确实是我一直一步步暗示她羡白喜欢她哦,没想到她的报复那么傻。”

季羡白不知道乔虞为什么要在现在提起那个疯女人,就算乔虞从中作梗,他都不会高看那个贪婪的疯女人一眼:

“你和陆靳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男人壁咚禁锢乔虞不让她逃走,双眼已经不知道是伤心多还是怒火多了,就想这么把乔虞烧着似的:

“羡白这么聪明猜猜看?”

到了现在,乔虞还是玩世不恭的样子,她就是这么的有恃无恐,真就拿定了自己不会伤她?

季羡白深呼了口气,不断告诫保持理智,到底他还是不忍心:

“他帮你挡硫酸那次,对吗?”

“错了哦~是在拍《步步为营》选角q...”

前字还没说出来,季羡白已经不想听到更多的话来毁去心中女孩的形象。

‘嘭——’的一声,乔虞看快要靠近的拳头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拳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乔虞耳边的墙上。

也不知道季羡白用了多少力气,鲜血淋漓:

“林虞你好的很,我输了..”

他放开了乔虞,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低下头,到了现在他都不想让乔虞看到眼中的阴郁阴森。

季羡白是真的很爱乔虞,哪怕知道眼前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是在骗自己。

他的声音沙哑低沉极了,却不想平时那般温柔变得有丝可怖:

“滚,趁我还有理智的时候。”

乔虞不理会404发出的警告,此时季羡白的好感已经掉到了15.

但乔虞知道一切都是暂时的,404一些道具确实比较贵,但是可以记忆共享。

也就是说她可以把林虞的记忆共享给季羡白。

而且就算没有这个记忆共享,乔虞也有把握冷静下来的季羡白,会发现自己的话破绽太多。

自己根本没有理由的去恨他,林虞什么都不缺,如果真是要季羡白爱上自己,那目的已经达到了。

那为何自己又要把真想告诉她,季羡白不傻,他能想到这些疑惑的。

乔虞出了门就看见不远处陆靳恕停的车,也没有装矜持直接走过去,陆靳恕果然先一步下车帮她开门了。

她倒是一点也不像刚经历过一场分手的,很自然的坐上了副驾。

陆靳恕倒是担心的打量了几下乔虞,他知道这个女人气死人不偿命的嘴,保不准那外甥真会气疯了。

“季羡白就这么放过你了?”

男人就算再爱一个女人,也不可能把绿帽子这事可以毫不在意。

“嗯,我算是恢复自由身了,怎么姘头陆叔叔要带我去哪玩啊?”

姘头?这个女人还真什么都敢说:

“想都别想。”

陆靳恕整张脸都绿,也不知道他说的想都别想是指带她去玩,还是指恢复自由身的事。

他们回去之后,陆靳恕立马着手准备了最好的公关团队商量如何公布乔虞分手的事。

毕竟他们昨天才刚官宣订婚,第二天乔虞就说分手了,对她的演绎生涯简直是跳崖式作死。

而且他也得防止季羡白会报复乔虞,毕竟当初季家的前任家主,也是季羡白的父亲。

他的下场就可以看得出,季羡白并非是面上看着那么好说话的人。

可他也低估了乔虞把季羡白迷得有多么深入骨髓,他要报复也只会报复陆靳恕。

当然陆靳恕也不怕。

那天之后季羡白疯狂的喝酒放纵自己,有个不怕死的女人手刚碰到他,手就被季羡白折断了。

就没人再敢了。

搞得一起来玩的人都觉得奇怪了,这俩人不是挺恩爱的吗,怎么订婚婚夫妇前后脚都来酒吧玩了。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