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敏言情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 第六十五章 跋扈的挡箭牌贵妃(6)

第六十五章 跋扈的挡箭牌贵妃(6)(1 / 1)

“住手!来人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拉下去关进祥阁。”

原来是有人见情势不对,去请主事的过来了,来的人正是摄政王的贴身侍卫辛骁。

“辛大人小人该死,大人饶命啊,大...”

祥阁听着名字好听,实则是一个会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监禁室,这名侍卫还想嚷嚷就给人打晕了。

辛骁抱拳弯腰,神色清冷并无诚意:

“下官管束无方,还望华嫔娘娘恕罪。”

素芳皱着眉头,对方根本毫无诚意!可他已惩罚了那个该死的家臣,她不好再说什么。

只好帮乔虞掀开帘子扶她下来:

“辛大人哪儿的话,既然是王爷的家臣,你也已经处理了,本宫自然也没有再降罪的理儿。”

女孩的话娇娇软软的,却透着一股无法抵抗的压迫感,尤其那双美目现以上位者的目光审视着辛骁。

辛骁只是皱了下眉头:

“谢娘娘大恩。”

辛骁瞥到了素芳手中的瓦罐汤,先发制人:

“娘娘的汤由下官递给王爷就好了,娘娘就不必进了,免得过了病气给您。”

这长点脑子的就是不同,明明同样不愿自己进去见他家王爷,一个是侮辱她一个倒是说的再为自己着想般。

乔虞抿唇轻笑,并没有被惹怒,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来意:

“皇上可是要本宫亲自来探病,若是在王爷府逛一遭便走,怕是皇上知道了要降罪本宫呢,还望辛大人体恤本宫~”

华允兰的声线比较特别,明明一句普通的话,乔虞用她的声音说出来竟生出了一分勾·引得味道。

果然下一秒辛骁的面色顺便变得难看,别提有多绿了。

若不是他良好的素养不允许他做出骂街这种事,估计此时早就破口大骂了:

“娘娘恕罪是下官思虑不周,请娘娘跟臣来。”

辛骁是御赐一等侍卫,也是有正经官职,正三品的大人。

论理来还比乔虞还高上一品,本不用向乔虞行礼,可后宫得宠的妃子与臣子本来就没有可比性。

也算一波三折,乔虞这才马上要见到这神秘的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乔虞在待客室等待,正喝着茶只见一名芝兰玉树般的男子。

晏瞿字玉号安王,因常年生病年二五也尚未娶妻。

晏瞿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裁剪合体,身姿清瘦挺拔,步履轻缓,如光风霁月,说不出的尊贵雅致,如诗似画。

乔虞放下手中的茶杯,她还以为人们传的凶神恶煞的前未婚夫有多么魁梧丑陋呢。

没想到倒是一个病美男子:

“安王爷好。”

乔虞只是一个嫔位,自然是要起身同摄政安王行礼的。

晏瞿面色温和,好像不似那个会因一句错话就将未婚妻送出去的狠心男子。

反而温文有礼,语气亲和:

“华嫔娘娘免礼,劳您舟车劳顿来探望本王了。”

上一句若是还算正常,下一句就像浸了毒蛇的毒液:

“本王不过是个病痨子,伤寒是隔三差五的事,下次便不必特地来一趟了。”

原剧情华允兰被门口侍卫羞辱,一气之下自然就不进去探望晏瞿了,本来她也不是自己要来的。

自然没有听到此时这番话,若是听了她也能为自己辩驳几句,哪怕晏瞿压根不会信。

“王爷这是哪的话,区区一个伤寒怎能如此自轻?只要好好用药、吃饭,病就会好起来的!”

女孩人眼睛因不满睁的圆溜溜的,眼中的怒气和关心都是真的。

这些情绪让晏瞿感觉陌生但更多的是不解,好像对自己的话华允兰竟不知情?

“那借娘娘吉言了,本王的身体自个清楚。”

晏瞿的不解也仅仅只有一秒,因为眼前的人是否有说过那些话与他都不重要。

主要是华允兰的事与自己无关,她是真情也罢装的也好。

只要她面上愿意继续装下去,自己作为长辈也不至于不给这几分薄面。

乔虞的话被堵死,含水的眸子好像更润了,是了,女孩被激哭了可却死死咬住下唇不肯落泪。

晏瞿自是看到了,他这是说了什么吗?跟自己哭作甚?

乔虞知道在零好感度的晏瞿面前哭是没有人可怜她的,只是她要让晏瞿明白,她华允兰心悦的本就是他这个未婚夫。

“安王既然无碍就快把汤喝了吧,本宫好回去跟皇上复命。”

素芳有眼力劲立马上前布汤,晏瞿也并没有拒绝,因为不知道这汤是不是他那多疑的侄子吩咐的其中之一。

晏瞿举起汤一饮而尽,明明本该是豪迈的动作,偏生他做就是这么温雅。

喝完汤晏瞿对上女孩的目光,眼底深处的情绪让晏瞿有些看不懂,有怨气他懂是因什么。

可那极力隐忍深沉的爱意让他看不明白,未等他明白,女孩的情绪又隐藏起来了。

“本宫也不叨扰王爷,还望王爷保重身体,难免皇上心系皇叔优思,让本宫代为看望了。”

乔虞说这话的时候比刚进门的时候还要疏远一些,语气也跟着清冷起来。

刚才的担忧与着急仿佛只是错觉。

晏瞿:“本王身体未愈就不送华嫔了,来人送..”

他的话刚说一半,女孩又转身,轻咬着下唇满眼的不甘心:

“那个提议真的是你同爹爹说的吗?”

晏瞿先是被问的一愣,但聪明如他很快就明白了乔虞指的是什么,只是勾起唇轻笑陌上人如玉:

“那都不重要了,您现在已是华嫔。”

“好,本宫明白了。”

得到默认般的答案,女孩并没有释然,只是眼泪再转身前却不争气的掉落了。

但乔虞像是预知到了眼泪会掉,立马用绢帕拭去了,快到让人以为刚才她没有哭。

只是那红红的眼眶无法骗人。

素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缄口不言默默跟在乔虞身边。

乔虞走后,晏瞿眉头一直紧皱着,显然乔虞刚才那么一出让他无法毫不在意就是了。

“辛骁。”

本房间还无辛骁的影子,咻的一下就出现在晏瞿的身后。

“臣在。”

“查一下华允兰的事。”

“喏。”

晏瞿对于这个未婚妻没有任何感情,以前她见到自己总是怯生生的躲着他,久而久而之晏瞿就更不在意了。

至于把她送进宫去,也不完全只是出于私心,毕竟骂他奸贼的人多了去了,他也没必要去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只是他对婚事实在不感兴趣罢了,得知华允兰这么说他,自个确实有一刻钟是怒的,可过后也还好。

晏瞿知道若是自个退婚了,那个糊涂的华国公一定会将女儿立马嫁出去,只要对方是对华国公有帮助,瘸瞎聋哑都不会挑的。

与其如此还不如将华允兰送进宫,虽然名声是不好听了些,他那侄子看在自个和太后的面上也不敢怠慢华允兰。

名声哪有活着且是体面的活着重要?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