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敏言情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 > 第六十九章 跋扈的挡箭牌贵妃(10)

第六十九章 跋扈的挡箭牌贵妃(10)(1 / 1)

“娘娘您来拉,您昨儿吩咐的食材奴儿几个准备好了。”

厨娘将乔虞要做的食材一一洗切好摆放在小碗里,只等乔虞来做就好了。

看到这些材料珠儿一眼便认出乔虞要做什么,撸起袖子:

“娘娘让奴婢来帮您吧。”

在乔虞面前珠儿还是叫她小姐,只有在外人面前才叫她娘娘,主仆俩都心照不宣。

“你身上还有伤就少活动了谨遵医嘱,这是本宫要给皇上做的。”

一想到皇上个小姐喝的‘补药’,珠儿就心里哪哪都不舒服,更不愿小姐给那狗皇帝亲自下厨。

只好不情愿推到一边,帮乔虞搭把手:“喏。”

忙活了一下,糕点做好了,乔虞朝素芳说:

“今日你不用跟我过去,本宫带珠儿认认路。”

带宫女认路的活那需要主子亲自来的,素芳想是娘娘别有用意,也没有傻愣愣的说由自己带珠儿认路就好:

“那今日就有劳珠儿姑娘了。”

珠儿只以为小姐更喜欢她伺候在侧,但也没有打算以此对兰昭殿的宫女耀武扬威。

谁能尽心尽力的伺候小姐,那都是自己人,她不能辜负小姐的赏识伤了宫里的自己人。

这个点晏符是在御书房的,喻元廷看到乔虞那是满脸堆笑,简单照惯例用银针验了那点心。

“有劳公公了。”

“这是老奴应做的。”

喻元廷接过餐盒便转身入了御书房,乔虞这次没有像昨天那样直接离开了,而是放慢了脚步。

“皇上华娘娘今日送来了豌豆黄,您尝尝?”

晏符看着喻元廷递上前的糕点,豌豆黄是京城有名的小吃,昨日的汤就是华允兰做的,今日会不会也是?

“宣华嫔进来。”

“唉,奴才这就去。”

刚才华娘娘没在门外侯着,可女儿家走的慢,他追过去还不是一小会儿的事。

果然喻元廷小跑出去的时候,乔虞才刚走到转角处:

“娘娘,皇上见了您的糕点,召您进去。”

乔虞没有像其他妃子那般喜出望外,腼腆的笑了笑跟上元公公的脚步。

“皇上吉祥。”

跟在乔虞身后的珠儿始终低着头,没有和某些想要飞上枝头的野鸡般,偷偷打量这位九五之尊。

晏符的视线更是一眼都没有落在珠儿身上,准确来说是连乔虞都没有瞥一眼。

“免礼,以后这些虚礼只有咱俩兰儿就不必做了,过来给朕磨墨。”

从昨儿开始晏符就很喜欢叫她兰儿,但乔虞还是始终自称嫔妾,也没有天真的以为这是晏符对自己的特殊。

就像晏符说不用行礼一样,她有用时这是晏符的宠爱,无用时宠无了就是乔虞的不识礼数了。

“喏。”

屋内静静一片,女孩乖巧的磨着墨,并没有觉得无趣,或是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倒是晏符手中的折子批完,分神看了一眼女孩。

华允兰是当真生的貌美秀丽,只是这么静静的没有动作,就如一幅上好的山水画般远山芙蓉:

“早听闻兰儿京城才女之命,不知道朕今儿有幸赏识一下才女的风骨?”

说着晏符便取来了纸,想要看看乔虞写的字,也是因为他批折子批的有些累了。

“那不过是些虚名罢了,嫔妾若是写的丑皇上可不许笑嫔妾。”

乔虞也落落大方的拿起笔开始写:春赏百花冬观雪,可要提笔写下字又停笔了:

“妾身的字太不入目了就不污皇上眼了。”

纸上的字何止是能入目,裱上框挂起来也不为过。

女孩的字体是东旭王朝大多女子会写的簪花小楷,但大多数女子写都会有些秀气,就是腕力不够不像行书草书的大气。

但乔虞的字将簪花小楷既写出了柔美飘逸又写出了笔走龙蛇的雄健洒脱。

晏符这个角度恰好能将女孩的脖颈完整的收入眼,上面还有些昨日荒唐留下的青紫之外,还有些微红。

红到了耳根:

“可朕觉得兰儿的字深的朕心,诗句要一句一句写完。”

晏符提起笔将完整的一句补上:醒亦念卿,梦亦念卿。

诗意已经不重要了,乔虞看这字是打心底佩服他,晏符不愧是皇帝。

苍劲有力矫若惊龙的书法把情诗的本意能写出主人海纳百川、气度恢宏:

“这世上能与皇上的字相比的估计只有祖父了!”

明明是奉承的话却被女孩说的如此真诚,让人听了心里很是舒服。

而乔虞口中的祖父,就是华家上任去世的国公,他的字在东旭王朝确实有一定的地位的,不少文人墨士都想收藏上一卷。

不过老华国公的字也是千金难求,乔虞这般夸他算是很高的赞许了。

“朕的字比你祖父还差上些许。”

晏符的话很轻柔,像是想起他同老华国公的几面之缘,儿时他被过继给薛太后。

还尚年幼,不懂收敛锋芒,是老国公同他说过当他能沉下心写出一幅真正自己满意的字后,他才算是有所成长。

见女孩很是喜欢他写的字,半天都不肯分给自己一个眼神。

晏符看着乔虞的目光多了一两分真诚:

“兰儿可想学?”

一听晏符肯教自己,两眼顿时放光,是打从心底的想学。

但也没往了她今日来的目的。

书桌前大手握着白嫩的小手一笔一画的在纸上写着,好一幅郎情妾意的画面。

珠儿识趣的退到门外不打扰二人,只是对皇帝的看法始终没有有所改变。

喻元廷见这丫头小小年纪就板着个脸,没有丝毫笑意,敲打道:

“你这丫头怪哉,别家主子得宠那奴才们脸上堆笑堆得快笑掉牙了,你可倒好,华娘娘是个心善的。”

最后一句很有深意,珠儿也听出来了,但没有生气,只是皮笑肉不笑:

“元公公多心了,奴婢只是天生笑的不好看,便不爱笑了,娘娘是奴婢的脊梁骨,我是断不会生出腌臜之心的。”

喻元廷也没去分辨她说的真假,冷哼了一声。

珠儿生的好看,一旁的小太监讨好道:

“师傅只是刀子嘴豆腐心,珠儿姑娘可莫放心上。”

喻元廷白了一眼自己的小徒弟,嗨!人儿珠儿今日刚进宫,他这徒弟倒好,刚见就知道人名儿了?

屋内,怀中的女子心无旁骛的学着写字,身上若隐若现的香气倒是苦了环着她的男人。

乔虞身上的香味不像其他女子熏了很久的花香冲鼻,而是女子身上独有的香气。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