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贵妃(23)(1 / 1)

苏御生的当真是比大多男子都来的好看,比晏瞿都略胜一筹。

若不是他身着的是男子的衣服,都会以为苏御是一个绝色美人,尤其是那双瑞凤眼眼下的朱砂痣,美的让人忍不住沉沦。

可偏苏御一生不落俗套的气宇轩昂,却不给这少年带来一丝女的气息。

可就算如此女子的目光也只是露出了一抹惊艳,便无其它神色了。

这让苏御好一阵失落,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皮相不自信起来。

毕竟在他心里眼前的女子才是世间最好看的。

“感谢夫子的好意,不用了。”

说完乔虞便不愿多给苏御一个眼神,苏御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

珠儿见这个不知好歹的男人吃了瘪,朝他扮了个鬼脸。

喜欢她家小姐的人多了去了,现在小姐已是华妃娘娘了,这夫子也不知道避避嫌!

虽说东旭王朝是因为历任有过女皇的缘故,所以女子的待遇约束才没那么多,国子监也因此离得后宫位置近些。

男女相见不约束,可不代表后妃可以同外男同处一室。(摄政王那是皇帝自己嫌头上颜色不够绿)

苏御好一阵失落,昨日他找了一夜话本,特别将一些有趣的话本找出来放在里堂,可惜人家压根不多看自己一眼。

乔虞余光瞥见苏御打蔫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这才从华允兰的记忆想起眼前的人是谁。

苏御未来的首辅大人,记忆中他也确实一见钟情于华允兰。

可得知他是华妃之后,他从小所学的君子礼法和一腔报国之道立马就断了这念头。

苏御虽生的不算富裕,但也是书香子弟,他生的聪慧又把聪慧用在正道上。

所以放榜高中在朝堂时锋芒过胜,自然是得挨打压,从皇帝重任的新科状元,短短几月从三品被降到从五品国子监的夫子。

不过苏御这人才华横溢又一身正气,不趋怕摄镇王、薛左都督等人,正是晏符刚登基用人之际的最佳人选。

短短六年苏御便从一个从五品的国子监不知名夫子,走到了能挖去扎根已久的毒瘤薛家党派一众,显然他不是用官运亨通可以简明了。

华允兰被流放充军妓生不如死时,是苏御杀了她给了华允兰一个痛快。

这么一个好帮手放在眼前,乔虞怎么会让他溜走?

趁首辅大人现在还是小绵羊时,乔虞不好欺负一番让他记住自个。

难道真等自己被充军妓时感谢他赐死一恩?

不过说到底她现在身份太尴尬了些,不好明目张胆的勾搭苏御,可也不能像华允兰一样完全拒绝死了不留后路。

三人站在国子监门口,苏御又是端茶倒水的,一会儿问乔虞渴不渴饿不饿,一会问她累不累。

不过通通都被乔虞婉拒了。

这殷勤献的珠儿整个人看苏御的眼神都怪怪的了。

她总不能把苏御对小姐的好,是打算代替自己做太监留在小姐身边吧。这么明目张胆的勾搭狗皇帝的妃子,这苏御当真不要命了??

珠儿再一次为小姐的魅力儿倾叹。

好在这时国子监的祭酒终于放课了:

“抱歉姐姐,让你等这么久,其实您不用天天来的,生儿不想您累着。”

华伯生违心别扭着说道,他当然希望天天能见到姐姐,可同时更不希望她在这儿站着累,再加上姐姐现在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

苏御听到华伯生让乔虞别来,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怎么莫名觉得小世子有点碍眼呢?

“就这一会儿累不到哪去,行啦姐姐谢谢生儿的体贴,小大人。”

幸好,自己还是能经常看到她。

苏御虽长的一副正派模样,可一些小动作却逃不过乔虞的眼睛。

不过她也只是看破没说破,自己现在可是已婚人士。

华伯生这时才注意到姐姐身边的男人,小脸皱的跟包子似的。

显然他是有点抗拒苏御出现在姐姐跟前,也不是讨厌他,只是这样对姐姐名声不好:

“夫子今日不是休沐?”

苏御骗不过乔虞这种成精级别,难道还骗不过一个小孩儿?

“臣有书落在里堂了,碰巧遇到华小姐了。”

他说的太过一本正经,让人根本起不了疑心。

就连珠儿刚才目睹苏御献殷勤的全过程的人,都差点跟着信了。

“那夫子您先忙,学生和家姊先告辞了。”

乔虞示意跟着点了点头便同华伯生离开了。

苏御看着女孩窈窕的背影心空落落的,他总觉自己好像被讨厌了。

明明昨日他还只是感觉乔虞对自己只是并无好感,怎么今日就被讨厌了??

喝着闷酒的苏御终于忍耐不下柳易直无情的嘲笑,将手中的果干朝柳易直砸去。

苏御显然不是下狠手的,所以柳易直轻易躲开了,继续不怕死的狂笑着:

“哈哈不是吧御兄你这是恼羞成怒吧?我长这般大还没见过拿小说话本去讨好女孩的,你的圣贤书当真读多了哈哈哈。”

刚才苏御还只是吓唬他,这下再一次被踩到痛脚的小气男人眼露凶光。

还是有丝求生欲的柳易直赶忙收笑,手挡在自己脑门上,不是开玩笑的,苏御狠起来还真容易没命的:

“兄弟一场不至于不至于,小爷我这不是华三小姐的消息打听来了吗,给你,大人您消消气?”

柳易直不敢把记录着华云珏的纸直接给苏御,耍宝似‘颤巍巍’的给葛文琛让他转交。

“上面消息可是真的?”

苏御狐疑的打量了一眼柳易直,看到纸上华云珏的喜好详细到每一岁、四季都有。

一问这是真假,岂不是在怀疑他柳易直的魅力:

“那是自然,这可是从春兰苑的扶直姑娘手中的资料。”

扶直是春兰苑的花魁小姐,虽是卖艺不卖身,但京城有名号的大家闺秀喜好资料她手中应有尽有。

两者看似没关系,其实这才体现了扶直小姐的名气有多甚,来逛春兰苑的公子哥想娶的姑娘不就这几个。

越富有有权势的公子哥想娶的姑娘的家室就越好,华云珏自然也在宜嫁娶榜首排位榜前十。

柳易直刚说完资料从何而来就被葛文琛凉凉看了一眼:

“以后那种地方少去。”

“好你个葛文琛,小爷既未娶正妻,又无个相好,小爷爱去哪就去哪!”

葛文琛懒得与他争论,直接搬出柳易直最怕的人:

“那好,改日我跟伯母提一下易直想要娶妻了。”

“你!!”

柳易直年18了,柳母最愁的便是儿子的婚事,见他这般不着调就常常给柳易直介绍姑娘,介绍的他都怕了。

葛文琛自然不可能让柳易直娶妻的,也知柳易直现无心成家之事,而自己也只是想让他少去这些地方。

皇宫中,今日皇上终于来后宫了,就当人们以为皇上又会翻华妃牌子时,敬事房的公公传来,晏符今日翻了黄美人的牌子。

后妃心思各异,都等着皇上同上次一般转而又去兰昭殿,好看黄美人笑话时...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