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贵妃(34)(1 / 1)

女孩像是被戳中了心思,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过突然想到什么,霸道的想要抢回荷包:

“皇上嫌弃兰儿绣的丑直说便是,还在这里倒打一耙。”

“到底是谁倒打一耙,嗯?”

男人尾音微微上扬,富有磁性低沉的声音故意靠近女孩耳边说,更像是在勾引似的。

女孩的耳根一下就红了,一直红到了脖颈,这样的美景一下就让晏符想起来女孩的美味,喉结上下一动。

他足足有一月多没碰过女人了,仿佛就是女孩给他下了迷魂药似的,晏符对其他女人连多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

女孩死不认错,因为男人靠的太近让她下意识的抖了一下,小手推攘着男人的胸膛,这么小的力气更像是在欲拒还迎:

“就是皇上的错...”

这点小错晏符可不想在口头上争过女孩,耳边响起男人低沉而又宠溺的笑声:

“好,兰儿说了那便是朕的错了。”

“嘶—不要...”

大手已经拆开了女孩的束带,今晚的晏符极尽的温柔,两人心意相通使这场伦敦的兴奋达到了最高点。

情到深处时,晏符故意没所动作逼着‘乔虞’唤他的名字,直到快把女孩逼疯了,女孩咬着唇,娇怯怯的唤了一声:

“晏符...”

“乖女孩,这就成全你。”

最后暴风狂雨似的想要将女孩撞碎了,不管‘乔虞’如何哭泣都不肯放她休息,直到天擦亮才饶了女孩。

404好奇的看着乔虞:且不说宿主脑中在接收与晏符污秽之事能淡定自若,这点着灯写书法是何意?

404所想乔虞自然也是能接收到,不过她没做解释,抿唇轻笑继续提笔。

可纸上的每个字既不是乔虞的字迹也不是华允兰的,这细看,怎么更像晏符的?

乔虞也确实只能在这期间练字,她不知自己身边有多少眼线,若是被人发现自己模仿圣上的字迹,其罪当诛。

而乔虞也并不仅仅只是练着玩,日后她自然有用处。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乔虞便让404把写的纸张全部都销毁了。

今晚不是珠儿值夜,她和珠儿一个屋,望着珠儿已经睡去的身影,脑海闪过乔虞的面容。

珠儿的脸色全是痛苦纠结之色,最后眼神一狠,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莫要怪我,你的家人我会安顿好的...

第二日妃子就被通知免了请安一事,让他们勿扰了华妃休息。

本来他们还打算着请安时好好羞辱丘子樰,好看她笑话呢,没想到先给她逃过一劫。

再怎么挤破脑袋去邀宠,最后还不是人家华允兰勾勾手指,皇上就跑了?

乔虞虽昨日没真行过那事,可因为晏符很久没踏入兰昭殿,她都没有时间练字,写到了很晚所以这才没早起。

“珠儿呢?今日怎么是燕儿过来?”

古人没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没有剪头发这一说,光是打理头发就很麻烦,珠儿手巧伶俐,乔虞喜欢她在跟前伺候着。

即使不到她当差的时候,珠儿也是自愿天天跟在乔虞身前。

“回娘娘,珠儿姐姐早上起来身体不适发热了,所以便请燕儿代为告假。”

乔虞蹙了蹙眉,也不是她周扒皮下人生病了也要苛责,只是前段日子珠儿也生病了,瞒着乔虞跟她梳完发:

“严重吗?去太医院请大夫了吗?”

古代的宫人不比主子,就算生病了也得熬着,若是幸运碰到会来事得宠的主子,才会有太医院的专看宫人的太医过来。

“珠儿姐姐说休息会就好了,说不想给娘娘添麻烦。”

“这是什么话,素芳你去让杜太医今日请平安脉早些来,顺便给珠儿瞧瞧。”

“喏。”

兰昭殿里侍奉的宫人面带喜色,心里暖暖的,能侍奉把下人当人的主子真是他们三生修来的福分。

珠儿怎么今天乖巧懂得爱惜身体了?不过一会儿,乔虞也没放在心上了。

内务府被重新整顿了,因为晏符的吩咐彻查,就算乔虞真的失宠也是主子,这些狗奴才竟然以下犯上克扣起主子的月俸来!

兰昭殿不仅晏符送来不少珍宝绸缎,太后和想要巴结的妃子们送的不少,让本就被塞满的兰昭殿重新腾空出一间来放。

“咱们主才是皇上的心头宝,看以后谁敢不起咱!”

燕儿看着满屋的宝贝忍不住喜色心道:

娘娘不知,皇上昨日未来之前的半月,她每去内务府拿月俸或者日用的东西,那些狗奴才有多么横,这下好了吧被撤职了啊!

“燕儿谨言慎行,娘娘的教诲可是忘了?”

素芳出口冷声道,珠儿也就算了,毕竟是娘娘从府里带来的丫鬟,而且她说的话也不至于像燕儿这般没边。

而珠儿就算真说什么落人口实了,她想珠儿也会立马豁出命替乔虞断尾,定不会危及娘娘。

则燕儿不同,心性单纯也算是单纯,可真出了事说了不该说的,定没有珠儿那般冷静有决断力。

“燕儿知错了啦。”

小丫鬟吐了吐舌并未放在心上,她才不会给娘娘招来事端呢。

万寿节过后晏符还是很忙,中午传了话让乔虞自己好好吃饭,不要任性少食,他晚些会陪她一起用晚膳。

华云崖借此午膳空档来同乔虞吃饭。明敲暗打说了好些话,不过都是让她跟晏符吹吹枕边风,让皇上去她的宫里。

乔虞也没生气,反而温声应下了:

“若见了皇上,本宫会帮你说说的,不过能不能抓住皇上的心还是要靠你自己了。”

“谢谢嫡姐,云崖一定不负您的期望的!”

华云崖信心满满,她就不信有男人上了她的塌还能忘记自己了。

姚姨娘之前在府里没少偷偷给华云崖请勾栏里的女‘师傅’,且不说十八般功夫样样会,但如何勾男人的姿势她能不知?

华云崖那些心思恨不得都写在脸上,乔虞扶了扶额,赏了点东西安慰了她几番才肯走。

昨日404的人物红点图,乔虞看到了燕儿和珠儿的,今日燕儿倒是没什么奇怪的行为,倒是珠儿...

“素芳,珠儿如何了杜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想是珠儿姑娘昨日受凉了,有些风寒,不过不严重吃药发发汗就好了。”

真生病了?

“本宫去看看她。”

杜太医确实说不严重,素芳也就没拦着乔虞怕她给传染了,毕竟这主哪哪都好,就有一点不好,就是人太好了。

躺在床上的珠儿,额头发汗,看起来很痛苦。

痛苦不是因为病痛,而是她脑中不断浮现的画面,被凌迟做成人彘的真实痛感,还有她滔滔不绝汹涌着的恨意。

“珠儿..珠儿?”

乔虞轻唤了她几声,珠儿猛地一下,眼珠黑的发亮很是吓人,连一旁的素芳都被吓了一跳。

珠儿愣愣的看着眼前仿佛和神女容颜不相上下的女子,怔怔的:

“小姐...”

最新小说: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谍海偷天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八零好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