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贵妃(38)(1 / 1)

“皇上息怒。”

在宫内伺候的吓人惊得立马跪下,喻元廷脑袋上的汗早就大颗大颗聚珠而落,侍奉华娘娘的下人会短命的吧。

与众人的胆战心惊相比,此时罪魁祸首还在那儿漫不经心的,接而乔虞的下一个动作几乎要把他们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华妃娘娘竟然将糕点上白乎乎的东西抹在了皇上的脸上!!!!

宫人立马把头低的更低,生怕自己看到之后眼睛要被挖出来。

女孩细藕般的玉臂大胆的环住晏符的脖子,粉嫩的小舌故意勾·引似的舔舐掉晏符脸上的奶油:

“符郎真想帮兰儿出气,就去看望云崖吧,这样她才会明白像她那样的身份,有些人是注定一辈子都高攀不上的。”

乔虞几乎是坐在了晏符的腿上,这般大胆的动作、言语换作他人早就被问斩了,可晏符却觉得并不讨厌,甚至有些高兴?

晏符发现若不是他太过冷血理智,华允兰还是能做祸国妖妃的。

“兰儿竟然敢利用朕?不过朕既然许诺了,并顺了兰儿的心意吧。”

说话便吻住那殷红的朱唇,这样乔虞就不会再说出让自己的心一上一下的话了。

宫内的下人都为自己的主子松了口气,使眼色的退了下去,他们可没几条命看皇上跟华妃的春宫图。

苏御明日还有课却也连夜溜出宫去,只为向柳易直请教明日与乔虞约见一事:

“照我说天下没有一个女子不爱首饰,人家女孩都这么放下面子约你了,你还不准备一点见面礼?”

“云珏小姐不是你说的那么世俗的人。”

就算是云珏小姐穿着绫罗绸缎戴的稀世珍宝,那也是这些东西勉强配得上云珏小姐,并非云珏小姐世俗。

苏御这根闷木头,竟然有朝一日能让柳易直听到他口中除了国与正义之道以外的话题,还这般亲密的叫女子的名字:

“哟,这就叫起名字来拉?是是是云珏小姐天下第一美,是九天神女下凡得了吧?”

柳易直带着白开玩笑的道起歉来,却并未让苏御那似寒冰一般盯着自己的眼神。

“云珏小姐的闺名易直兄就莫要叫了,云珏小姐好歹一个未出阁的你女子,给你叫了岂不是侮辱。”

感情你叫就不会了是吧?

气的柳易直张牙舞爪的,他打小就知道世人所说君子如兰的苏御,就是个蔫坏的大狼:

“嘿我这暴脾气!真是有了姑娘忘了兄弟是吧?”

葛文琛见气的面红耳赤的柳易直,像是逗猫般安慰他:

“好了好了,苏御也是第一次心仪姑娘,你就莫要逗他了。”

“到底谁逗谁啊!葛文琛你就总偏袒苏御,我也是跟你同窗多年的兄弟啊!”

“我的错,莫气莫气..”

苏御坐在桌子对头,看着他俩你言我一语好似那吵架的新婚夫妇,眼神都变得奇奇怪怪的。

他不是第一次觉得这俩好像有点问题,特别是葛文琛...

虽然断袖在东旭王朝还不是件开放认同的事,但作为兄弟苏御想自己还是会祝福的,不过思想上还是保持点距离吧。

他还等着娶珏儿姑娘呢,不过他明日要送什么给珏儿姑娘好呢...

最后到了苏御回到宫里还是没想好送什么,回到寝房从一个柜子中拿出一个锦盒,里面是一只价值不高昂却也精致好看的簪子。

约定的时间是申时,苏御因为上课的缘故耽误了,着急忙慌的赶过去四处张望都没有看见女孩娇俏的身影。

他这是迟到了,珏儿小姐已经离开了吗?

苏御既愧疚又失落,还有因为太着急没调节好气息,此时有些疲累的垂下头。

“苏大人可让我好等啊。”

乔虞知道苏御今日上课的时间,所以语气并无怪罪的意思,只是有几分调笑的意思。

“抱歉,我并不是故意的让华小姐久等的,只是...”

“不是说好了吗?”

刚才乔虞的语气和模样,苏御知道她并未真的恼自己迟到,只是涉及乔虞情绪的一切都忍不住认真起来。

可这下她好像是真的生气了,是自己哪句话又说错了吗:

“苏御该死,华小姐能不能原谅在下,或是惩罚我也可以,只要华小姐能解...气。”

苏御每说一次华小姐,女孩的小脸就气的鼓鼓的,叉着腰的样子没有泼妇的感觉,反而有几分可爱!

“苏御是不愿叫我名字吗,为何要与我疏远..还是说你也只是对我的皮囊一时兴起...”

女孩越说越伤心,杏眼含水似乎他苏御要是说一句是的话,她就立马哭给他看。

让苏御又急又心疼,不知所措半天不知说什么好:

“不是,在下只是觉得这样会冒犯了华..云珏小姐,待在下像家父提亲了,在...说也不迟。”

苏御一边说一边仔细看着乔虞的表情,生怕自己的话让她生气了,毕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珏儿小姐突然对自己转变了态度。

可不管珏儿小姐出于什么,就算是要他死,能换到珏儿一个微笑他都心满意足了。

他看到了乔虞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就像是反感自己叫她云珏?

可是...不是云珏小姐同意了他叫名字的吗,还是说她不相信自己说会娶她,还是觉得自己高攀了..

“苏某不知小姐为何约在下来此,只是想在下还未送云珏小姐见面礼,这也算是昨日糕点的还礼吧,还望你不要嫌弃。”

苏御忐忑的将簪子递给乔虞,乔虞接过簪子,很普通的簪子。

不过她本就没对苏御送的礼物抱着期望,大直男的未来的首辅大人能送她礼物,乔虞就已经很‘惊喜’了。

女孩对着手中的簪子爱不释手,能看得出她对送的主人有多喜爱了:

“谢谢御君我很欢喜,好看吗?”

乔虞将簪子插上头发,簪子上只有一根简单的碧玉,戴在女孩的身上就将簪子本身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苏御也失了神,脱口而出:

“珏儿真好看。”

苏御生得精致气质上也是浑然而成的温柔,他的声线却是沙哑的,音调有种冰冷的金属质感,匿着一种无形诱惑。

就是人们夸大的所谓听了耳朵会怀孕的,让有些道行的乔虞都有一刻听失神了:

“苏大人可终于愿意叫我名字了。”

竹池是皇宫比较偏僻,这里只有两人,响着女孩清脆银铃的笑声。

苏御这个薄面皮的‘唰’的一下便红了,有丝窘迫,可看得女孩笑的开心,宠溺无奈的跟着一笑。

本来略有几分紧张的气氛,因为这一笑也变得轻松了不少,两人有说有笑的好似两人不是第一次独处般。

两人越聊越投缘,苏御都忍不住惊奇,两人既然这般的合得来。

自己那些文绉绉的诗句话语,乔虞也不觉得烦闷,反而会同他一起聊。

“时间有些晚了,华妃娘娘醒来应该会找我了,那我要先回去咯。”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九零福运小俏媳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