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指导一下(1 / 1)

“不错的名字。”

庄楷逸笑着说道,然后慢慢靠向了床头,伸手把吕瑾言搂到了怀里。

吕瑾言心里有些抗拒,她现在完全清醒了,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如此亲近还是有些抵触的。

但,不知怎的,这胳膊却抬不起来,没办法做出推开的动作。

而且,当靠在他的怀里的时候,感觉到很舒服。

甚至有一种想要一直赖在他的怀里不动的想法。

“我点了一些吃的,一会儿就送来,吃过东西之后,你就再睡一会儿吧!

好好休息休息,什么都不要想。”

吕瑾言很想要质问庄楷逸,问问他究竟是自己什么人,可以这么管着她,不让她做这,不让她做那的。

但是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一个字。

“嗯。”

庄楷逸继续说道:

“我不是华金市的人,只是来这边旅游。不过这座别墅是我的,你可以到这里来住。

我会在这里继续玩儿几天,这个期间,你有什么麻烦,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我离开之后,你也可以找我,但解决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作为一个独立女性,吕瑾言对“你就是我的人了”这种话其实是有着一种驳斥心理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张不开嘴。

仿佛不愿意打破这来之不易的温馨的时光。

很快,送餐的人到了,庄楷逸到门口把吃的端到了餐桌上,然后给吕瑾言裹上睡袍,将她报到了餐桌旁坐下。

吕瑾言享受着庄楷逸的照顾。

她之前一直标榜自己的独立,但是却没有想到过被人照顾是这样一件舒服和享受的事情。

生活不应该是非此即彼的。

她甚至开始反思之前自己的想法,是不是自己之前太过绝对了。

以至于在自己昨晚那么崩溃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给自己一个安慰。

吃过饭之后,按照庄楷逸的想法是让她继续睡觉休息的。

但是吕瑾言却是想要就在客厅沙发上躺着,不想睡觉。

“我一会儿要弹钢琴,摆动一些乐器,你在这里可能休息不好。”

庄楷逸说道。

吕瑾言早就看到了客厅里摆放的那架钢琴了,听到庄楷逸这么说,倚靠在沙发上的她仰起头说道:“我也会弹,没准我还可以指导一下你呢!”

“指导我?”

庄楷逸也就笑笑不说话。

坐到了钢琴前,手指轻触,大师体验卡,技能强化卡加持,瞬间进入了一种超然的状态。

此时此刻,他就是站在艺术高峰的上的那个人。

吕瑾言曾经也是学校里有名的才女,高中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钢琴十级的水平,而后在大学利用课余时间学习了肖邦奏鸣曲,莫扎特钢琴奏鸣曲等,曾经在大学里一个晚会上出演,收获一大批粉丝。

自认为水平还是有一些的。

在庄楷逸敲出第一段音符的时候,她就判断出了,这是贝多芬的c小调第八钢琴奏鸣曲《悲怆》。

这首曲目在演奏技巧上并不是很难,吕瑾言就演奏过很多次。

但是,当听了一段之后,吕瑾言却是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情绪上,不由自主地被带入其中。

这首钢琴曲共分为三个乐章。

第一乐章,展现出一种巨人的气概,表达对命运的激情和不屈,让人听完之后热血沸腾。

第二乐章,转入柔和,使人听完之后如沐春风,安然而惬意。

第三乐章,开头便是如同雨滴不断落下的连奏,洋溢着一种蓬勃的青春活力,宣扬了一种坚定的意志。

五分钟的钢琴曲,却表达了丰富的感情。

吕瑾言对每一个音符都听得很清楚,也知道和自己弹奏的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奇怪的就在于,自己的演奏,无法让自己进入这样的感觉之中。

而庄楷逸的演奏,却是让她的心,真切地跟随着曲子的旋律在跳动。

那种极其强烈的渲染力,真的是让她这个自喻为水平还是不错的人,都叹为观止。

“你要给我指导一下吗?”

一首《悲怆》之后,庄楷逸转头看着吕瑾言微笑道。

吕瑾言猛地摇了摇头,真诚地说道:“你的水平太高了,听你的弹奏,给我一种就仿佛在大学里听杨琴教授弹奏的那样感觉。你好厉害,就算是从小投入极大的精力,以你现在的年纪,达到这样的水平,也是一个奇迹了。”

这种东西,只有懂得多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困难之处。

专业和大师只差一个等级。

但是专业级的演奏者有着上万甚至好几万,而大师级的演奏者,却只有几个人。

一步之遥,就是万里挑一。

在吕瑾言看来,庄楷逸年纪应该比自己要小两三岁甚至更多,却是拥有这么高的艺术造诣,实在是太难得了。

不只是天赋那么简单,他一定是从小专注这一件事,到现在才会有这么让人惊叹的水平。

在吕瑾言的印象里,庄楷逸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个为了追求艺术的巅峰而刻苦努力的形象。

不由得,对这个相识不到一天一夜的小男人,大男孩儿有了一些想要更加深入地了解一下他的愿望。

庄楷逸对吕瑾言的夸奖并不在意。

这种成就对拥有大师体验卡的他来说太容易了。

而且也不是他真实的自己的水平,这只是在大师体验卡期间的作用而已。

他现在的真实水平还是专业级,距离真正地成为大师级的音乐家,还有着不短的一段时间。

当然,有着大师体验卡在,这对他真的只是时间问题,而不像那些普通的学习者那样,很可能就是一辈子的努力,也无法达到那样的水平。

庄楷逸继续自己的演奏。

先是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和《但丁读后感》,然后是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第三乐章》。

这里只有吕瑾言一个听众。

她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欣赏,逐渐变成了崇拜。

四首曲目,让她有一种听了一场非常高级的音乐会的感觉。

庄楷逸在她眼里的形象不断地拔高,一直到了一个很高很高的位置上。

一个让她仰望的位置上。

接下来,庄楷逸离开了钢琴,做到了沙发上,喝了一口水。

吕瑾言还以为他要休息了,没想到,他走向了一个柜子,拿出了一把小提琴。

最新小说: 赛博修真2077 全球降临:百倍奖励 快穿之炮灰女配她又挂了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人 诸天九十九重 快穿之每天都在被迫谈恋爱 我真的没想当反派 吞噬星空之道尊 神豪从学霸开始 打工人异界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