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敏言情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 > 第四百二十章 一问一答,定得主仆

第四百二十章 一问一答,定得主仆(1 / 1)

陶潜与郑隐打得一番机锋,正好又将己身之道悟深了些。

只是他那句话刚吐出,即刻就遭了郑隐的嘲笑。

这位明面上为浪荡败家子,实则是精擅暗杀的强人,全然不在乎陶真人那好大名头,好似听到了这世上最滑稽之言,朗声笑道:

“哈哈哈……陶真人好气魄,好一副英雄胆。”

“若郑某没记错的话,真人昔年乃是南粤境内一散修,天赋卓绝,只修散落在外的灵宝道法就成了气候,一出现便扬名南粤,更惊动灵宝宗未来宗主多宝真君,遣了三件仙宝去接引。”

“之后更一路顺畅,不论做何事都可成,如今拥有的神通法力足可让同辈天骄羞惭至死。”

“却不知为何?这般高高在上的灵宝道子,会发出这般言语。”

“仅凭真人修的是那《度人经》?”

“倒不是不信真人这救世之心,只是真人不曾吃过底层之苦,更不曾当过底层凡民,神仙般的人物,真能晓得此界万民想要何种秩序?”

不知为何,郑隐明明得了两件祖神异宝的灌注,已知悉陶潜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现下,说话却是愈加不客气,愈加偏激。

不过陶潜直视其眼眸,瞬息读懂其心思。

丝毫不恼,只是一字一字回道:“我晓得!”

这三字,听来好似轻飘飘。

但莫名的,郑隐只觉自己根本无法吐出任何质疑之语来。

似乎上首这神仙般的灵宝道子,比他还笃定那问题旳答案。

二人这机锋,到此处时。

不论是陶潜还是郑隐,心中都明悟,正是因缘际会,骑虎难下。

是以郑隐仍不放弃,话音一转又道:

“真人说要砸烂旧世道,旁人听了许会信服,要郑某也信却难。”

“旧世道,可不止区区一个方士。”

“郑某身融天轨,窥得此界诸秘,如今正好讲来,好叫真人知晓自己所言多么狂妄。”

“先说那方士,十几尊道化境老怪,一众堕落子嗣,窃取祖龙遗产,趴伏长生天朝两千多年吸血,真人奋力挣扎,付出【山河社稷图】作为代价,也不过是解了李万寿的一只鱼钩罢了,要与之对抗,真人哪怕有十条命,百条命,也不够用的。”

“再说诸世家,自那修家始,又有姒家、张家、李家、秦家、王家等等,便说那修家好了,真人许是以为此族压榨凡民不过也就是寻常世家那种鱼肉之法,实则大错特错,此族行径比之方士更加狠辣,乃是绝根之法。”

“此族血脉有诡,其统治之地凡有天赋出众者降生,不论姓氏为何,其父母如何调教,一旦有了心智,必要去投修家,几无例外。就如追杀真人那位修仲琳长老,其本性许,但在一夜之间心智魂魄皆自认为是修家人。”

“此,仅仅是修家恐怖之一罢了。”

“此族如此,与其齐名的姒家、张家必也这般可怕。”

“这数个大族存世可说已达数千上万年,比长生天朝还要久远。”

“真人觉得,此是旧世道么?可要砸了?”

说到此处,郑隐似来了兴致,打算将心底藏着的诸多隐秘俱都吐露。

虽发了问,却不待陶潜回复便又继续道:

“说得世家,再说仙门。”

“此界有修行之法,道路成千上万条,什么道门十二派,佛魔诸宗,旁门左道云云。”

“虽有诸多先辈灵祖大能去往域外,为此界阻些凶险,然下亦有无数不肖后辈,肆意妄为,忘却自身亦曾是人族,只将凡民视作是牲畜奴仆,随意玩弄,压榨索取。”

“因这些人异力非凡,所造成的灾殃却比只吸血的方士之流要大不知多少倍。”

“什么故意散播缺陷经册钓无数人族去修炼,或者将人族躯体魂魄视作灵材,炼了吃了……随处可见,郑某本不欲举更多例子,真人一路行来想必也见得多了。”

“不过话说到此,却也要让真人晓得真相才是。”

“可曾听过【行瘟道人灭四城】、【火云真君焚西山】、【禽王妖道搧四海】。”

“这些祸事,皆发生在祖神禁法尚未破碎之时,分别由你灵宝宗三位长老所做恶事。”

“彼时那些个小妖小魔畏惧禁法威能不敢出来作恶,似灵宝宗这等大派出来的,倒知晓禁法漏洞,反倒害了不少人族。”

“便是现在,真人你既是从蓬莱海出来的,可敢否认你山门内无有那些畜牲邪魔?”

“灵宝宗如此,其余大派又如何?”

“便是自称慈悲的自在寺之流,又如何?”

“真人你且说说,这些可算是旧世道?可也要砸了?”

……

当郑隐,一字一字,将这些都吐出时。

陶潜尚未回答,他怀中袁公雕像震颤,传音过来道:

“小子,莫要应他。”

“此子看似心性成熟,实则无比偏激,已将这世上一切不平,凡俗人族所遭诸厄运,俱都归咎于修行一事。”

“你若应了他,才真个是中了圈套,哪怕你是灵宝天尊降世,又如何能对抗整个修行界?”

袁公刚传完音,很快便发觉已是无用。

因为陶潜,赫然已进入一种无比古怪的境界。

郑隐那偏激呼喊,那什么“方士”、“世家”、“仙门”在脑海中翻腾,渐渐与前世一些记忆应对了起来。

如果说先前神游三日,自我证悟了些许度人的想法。

那么现在,眼前那一层本就稀薄的迷雾则被彻底拨开。

陶潜嘴角立刻露出一道苦笑,暗自嘀咕道:

“这路径……又难又长,且多半没有好下场,能上绝仙岛走一遭都是幸运的了。”

“不过此路,确更适合我,至少比单纯修炼,炼者炼者便不是人要好些。”

这些念头闪过时,陶潜已有答案。

而后在郑隐,如同看疯子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旋即吐出一字道:

“砸!”

“你疯了不成,如今你身怀这般磅礴之人道气运,你应下了这一句,道途便更改不得了。你虽是个天骄,可根本无法对抗我说的那些,我不过是故意在为难你。”

“罢了罢了,你耗些气运将那话收回去吧,你欲在钱塘作甚我都帮你,正可将气运补回些。”

听到这里,陶潜却笑了。

他此时已明悟,为何人道气运会让他来寻这郑隐。

偌大长生天朝!

能说出那么一番话的人,恐怕真的不多。

那一句句听起来似是质疑为难,可落入陶潜脑海,分明变作是一声声求救。

“郑隐所言确偏激了些,但同时也是对此界的一种描述。”

“此界已扭曲到极致,人族也苦到了极致……人道气运前所未有的翻腾,实则是这百亿人族冥冥之中发出的求救之音,不知能传出多远,不知有多少人回应。”

“相信此前已有很多人回应过,我陶潜渺小之极,很不凑巧,没忍住也回了一句。”

“大概如袁师先前所说,埋骨于半途吧。”

“道途既定,不好再埋怨谁,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就是。”

“说什么对抗整个修行界,想得太多,我能否把【方士】那群老怪物干翻都是未知,说不得打到半途发现打不过,还得躲回蓬莱海,苟着修到道化再出来继续斗。”

“我陶潜好歹兼修了这么多大法,活个几百上千年不过分吧。”

陶潜回了袁公一番。

而后,不理郑隐那两句。

只好似忽然对他的【败仙法身】来了兴致,径直开口问道:

“你有多少种咒法?如今至多能咒杀几人?修为最高如何?代价又是什么?”

见陶真人转移话题,郑隐本不想回答,

可谁料下一刻,他主动开口,很是乖觉袒露道:

“我这败仙法身,共有十种咒法。”

“先前咒你的乃是第一种,唤作好淫咒,威能一般。”

“最强乃第十种,绝命咒,意为断绝性命也。”

“我一人可咒杀之敌人数量,视修为而定,若是洞玄,可同时杀三人,集合麾下法奴,可再多杀一人。”

“若是筑基、蜕凡之流,便是数百人也可一起咒死。”

“代价是寿元,咒死一尊洞玄,我将减寿十年。”

“不过人道气运可补寿,我暗地里维持钱塘秩序,气运反哺之下,我非但没有减寿,反倒多了不少。”

不自觉说出这些,郑隐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闯祸了。

更确切的说,是他自己主动挖了个坑,而后当着陶潜的面往里跳。

他不晓得人道气运之玄妙,更不知晓自己身融天轨。

虽还是個人族,但与诸多祖神异宝已很是相似。

他自己搅动气运发问,形成一种如同“考验”般的机制。

陶潜吐出那字,毫无疑问是通过了。

于是这一刻,郑隐与陶潜之间的关系,变得颇为古怪。

虽说陶潜对他无法生死予夺,但郑隐发觉自己根本拒绝不了陶潜的要求。

随意一问,他便老实答了。

某种程度上,已算是……主仆?

意识到这一点,郑隐面色非但不难看,反而露出一种兴奋之色来。

答过后,立刻拱手便拜,口中嘀咕道:

“疯子疯子,这世上竟真有人与我有着一样的心念志向。”

“好,真是太好了。”

最新小说: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天劫摆渡人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我在洪荒搞基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破阵录 仙锻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