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血红色的黎明!(1 / 1)

带着满腔怒火和雷霆之势,莉莉不顾一切地奋力冲向鼠群最密集的地方。

一路上被撞飞和被踩踏而死的鼠人不计其数。

早已被愤怒占据大脑的莉莉甚至开始蹂躏鼠人们的尸体......

抬脚将冲向自己的一只鼠人踩死后,仍然不肯罢休继续抬脚继续猛踩,血肉四溅,场面残忍无比。

“哥!”

一只满面鬃毛的年轻鼠人见自己的哥哥惨死,瞬间失去了理智,挥舞着木棒冲向了莉莉。

但愤怒改变不了在力量上的差距,直接被莉莉一口咬断了身体,落下的上半身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一旁的老吉尔双眼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连续惨死的兄弟二人正是他的两个儿子。

张口想要说什么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有些僵硬地挪动步伐走到二儿子的尸体旁。

缓缓伏下身子,将儿子不停颤抖的手臂挽起,用力气掰开了他的手掌,将木棍从二儿子的手中用力地抽了出来。

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心里,向正在一路狂奔的莉莉发起了无畏冲锋!

自始至终,老吉尔没有去看死去儿子的尸体一眼......

当莉莉冲向自己儿子的尸体的时,贝尔那边原本三龙并肩的阵形瞬间便被打破,此时他的整个右侧方完全暴露了出来,和自己母亲玛丽彼此紧靠着身体奋力抵挡来自鼠族的进攻。

玛丽在莉莉发出哀嚎的那一刻便得知了拉姆的惨死,身为母亲他对这种难以承受的痛楚深刻理解。

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护住自己的儿子,因此他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伤势以及背上爬满了的鼠人,仍然不计一切地呵护着贝尔。

此时的战斗已经不能用惨烈来形容了,“血流成河”在这里并不只是一个形容词。

很多鼠人手中劣质的木棍因承受不住击打而断裂,于是就捡起地上的石头继续朝着雷龙的身上猛砸。

有的鼠人双臂已经折断,就只能用锋利的牙齿进行撕咬。

疯狂的血腥气息肆意弥漫......

在外围一直用弩箭点射的图奇将一切看得真真切切,这些熟悉的面孔都是他的族人、伙伴和兄弟。

他想要拯救他们,可是现在自己实力弱小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一个个同伴被踩死、被咬死。

一度有些玩世不恭的他此时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懊悔与自责,如果自己努力一些,如果自己能够足够强大的话,或许很多族人都不会死......

杨杰凝望着成片倒下的鼠人时面容不自觉地抽着,鼠目猩红地盯着杀疯了的莉莉。

“舒克、独眼在哪?出来!”

杨杰歇斯底里地狂吼了一声。

“族长,我们在这里!”

死鼠堆里,独眼艰难地将想要爬出来的舒克给拉了出来。

杨杰望着满身鲜血的二人,没有废话,伸手指着疯狂屠杀的莉莉直接吼道:

“立刻给我弄死她!”

“是,族长!”

独眼将小腿被压折了的舒克搀扶到一边,从一名鼠人战士的尸体旁捡起石斧和藤蔓冲向了莉莉所在的方向。

“汉克!”

“在!”

此时,独眼的兄弟副官汉克满身是血的从一旁滚了出来。

“送我上去!”

独眼冲着莉莉所在的位置说道。

没有废话,两鼠十分默契地一前一后拉扯着一根几十米长的藤蔓。

汉克在前面熟练的几个闪身穿过了莉莉的腹部下方,接过独眼从另一侧抛投过来的藤蔓一端。

身子后仰倒下,紧紧地拉住藤蔓,莉莉身体另一侧的独眼抓住藤蔓的尾端,借着汉克在另一侧拉扯力量熟练地攀爬上了莉莉的背部。

此时的莉莉早已杀红了眼,哪里还能顾及有鼠爬上了自己的背,根本注意不到从身后奔来的独眼。

身手矫健独眼并没有直接攻击莉莉,而是顺着她细长的脖子向上攀爬。

早已杀红了眼的莉莉,对爬到身上的独眼毫无察觉。

动作十分灵活,在莉莉的细长脖子上攀爬得很快,没用多长时间便接近了莉莉的头部。

突然间,相貌丑陋的独眼沉着冷静,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双脚用力一蹬高高跃起,举起手中的石斧朝着母龙的后脑位置狠狠砸下。

雷龙的大脑相比其庞大的身体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同样也是身体的弱点。

“砰!”

一声沉闷的炸响声。

后脑位置遭受重击的莉莉如遭雷击一般,顷刻间身子无力的倒了下去......

同一时间,独眼也在挥出全力的一击后,整个身体也失去控制从十几米高空自由落体。

好在附近的汉克兄眼疾手快,及时用身体接住了他,大大减小了受到的撞击力,否则不死也残。

在莉莉身体倒下的瞬间,众鼠人一拥而上,各种武器一齐招呼,瞬间将其淹没......

胜利的天平在莉莉倒下之时便开始倾斜,莉莉倒下了之后,鼠人便能够集中更多的力量将剩下的五只雷龙逐个击破。

最憋屈要数踩中陷阱的葛里克,腿部骨折后身体无法动弹,鼠人们直接将他罚站在了原地,对他的怒吼更是不闻不问,很有默契地绕过他的攻击范围来对他的家人们进行围剿。

这让作为一家之主的他近乎疯狂。

战斗持续了接近二十分钟后,真正还具有战斗力的只有葛里克的兄弟蒙特,妻子玛丽和女儿汉娜。

更致命的一点便是,三龙相距还有些距离,简而言之就是战场被鼠人成功地给切割开来。

这时候鼠人们可以集中优势力量对其中任何一只雷龙发起猛攻,第一个目标便是贝尔的姐姐汉娜,她的体型相比较小,体力也到了极限,在小比利的指挥下很快便被鼠人们用藤蔓给拽倒在地。

汉娜的头部无力垂下,重重地砸在了草地上,小比利带着一众鼠人顿时一拥而上。

可就在这时,倒地的汉娜突然间睁开了血红色的双眼,扭动脖子狠狠地咬向了有些发懵的小比利。

带着无尽的怒火汉娜发出了在生命弥留之际的最后一击。

“噗......”

没有任何滞塞感,直接将口中的鼠人咬成了一团肉泥。

小比利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推开重重地摔倒在了一旁。

他抬起头望向了自己之前的位置,霎时间神情呆滞,眼神出现涣散。

“哥!!!”

泪水止不住的如泉涌出,瞬间他明白了刚刚经历的一切!

如果自己能够听哥哥的话,如果自己可以小心一点,小比利内心饱受着无尽的痛楚。

只可惜,一切为时已晚,那个一直照顾着他的亲哥哥不在了......

希林家族一边,在莉莉和汉娜倒下了之后,形势瞬间急转直下,同时图奇的毒素也开始发挥作用。

贝尔母亲玛丽的行动也越来越迟缓,神经被麻痹的同时,体力也即将消耗殆尽。

“孩子你快跑吧,我们是走不掉了,但你一定要活下去!”

汉娜一边抵挡着鼠人们前仆后继的攻势,一边咬紧牙关从嘴里挤出声音。

“我不走!我要和你们在一起,大不了一起死。”

此时的贝尔看着母亲满目疮痍身体,正用最后的力气保护着自己,而他早已哭肿了双眼。

“听你母亲的话快滚!”

远处身陷土坑里的葛里克大声吼道,眼神之中尽是悲凉。

“不,爸爸,要走一起走!我来救你!”

此时的贝尔的眼泪虽然已经流干了,但一直有着母亲的保护所以并没有怎么遭受到鼠群的攻击,情急之下失去了理智,朝着前肢深陷土坑中的父亲狂奔而来......

见自己的儿子失去了理智,葛里克顿时心急如焚!

“傻孩子,你怎么还不明白快跑啊!”

“快跑啊!我的傻孩子!”

葛里克无助地望着跑向自己的贝尔,在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所要承担的责任,可是一切为时已晚。

看着朝自己奔来的儿子,葛里克发出阵阵沙哑的悲鸣,凄凉无比,但是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后者因为感情完全失去了理智。

眼看着儿子即将冲进鼠人的包围圈中......

“孩子!一定要活下去!”

葛里克歇斯底里的吼了出来,望着儿子的眼神中充满慈爱与决绝!

突然,只见葛里克抬起头颅,用尽全身力气朝着一旁的巨石狠狠撞去......

霎时间鲜血狂涌,葛里克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用自己的生命作了最后的诀别。

远远望着用生命为自己饯行的父亲,此时的贝尔整个龙如遭雷劈一般,瞬间清醒!

唔嗷!~

稚嫩的悲鸣声响彻一望无际的诺森平原......

没有驻足,没再犹豫,贝尔瞬间清醒,转身狂奔,这是父亲用生命告诉自己的残酷现实,活着,一定要活下去!

诺森平原上,一只年幼的雷龙拼命地狂奔着,眼泪早已经流干了,可他的目光却变得坚定不移。

“孩子,要记得沿着塔姆河边跑,在平原上是逃不掉的!”

贝尔的蒙特叔叔挣扎着站起了身体,发出最后的遗言后也不堪重负的倒了下去。

见自己的孩子已经跑远,玛丽冲着贝尔离开的方向露出了只有母亲才有的慈爱笑容。

笑容很快消失不见,眼里没有任何的迷茫与不甘,抬起头颅狠狠地砸向地面。

这位伟大的母亲,在掩护自己孩子成功逃离后,选择了与丈夫同样的方式告别了这个世界......

贝尔在跑出了一段安全距离后,驻足停留下来,用冰冷彻骨的眼神打量着鼠群,即使隔着很远的距离杨杰都能够感受对方眼神中的汹涌杀意。

他要记住,要看清楚仇人的模样!

“快追,不能让他跑了!”

杨杰狂吼,仿佛之前被屠了全家的而是自己。

“已经追不上了,他一个孩子,我们难道真的要......”

温蒂将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作为雌鼠,难免圣母心有些泛滥。

“斩草要除根!”

望着贝尔远去的背影,杨杰低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是种族之间的生存之战,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别。”

“请把仁慈留给自己......”

说罢,杨杰拍了拍温蒂的肩膀,没待对方回答,便直接快步走开。

温蒂望着贝尔远去的方向有些出神,眼神纠结,似乎在思考什么。

最新小说: 贷灵 我有六块无限宝石 美漫:名场面全被我曝光了 这个剧本杀绝对有问题 重生成为棺材 诸天之从四合院的傻柱开始 我在帝国当劳模 我和丧尸妹子的末日生活 我抽到了一颗星球 吞噬星空之无上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