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花匠大神(1 / 1)

继承的记忆里,林婉卿一直有对自己的相貌做修饰。

其目的却不似寻常爱美女子那般,精雕细琢,凸显自身优势。而是刻意扮丑,以求掩盖锋芒。

既然当初选择了避世,她那姣好的容颜自然不宜外露了。

林婉卿每日寅时起,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精致的脸,涂抹成蜡黄憔悴的模样。

在人前,也多是以一副气若游丝的病秧子相示人。

故而,当她声称体寒,需要全年戴手套时,倒也显得顺理成章。

林娅熙一直想要亲眼瞅瞅,现在的自己到底真容如何。

是以,当夜,待到孙明月等人都收拾妥当,渐渐睡熟之后,她才猫腰起身,准备洗漱。

她手提一盏小巧的纱灯,轻手轻脚来到院内。

月华皎洁如洗,映在铜盆里的水中,一漂一荡间,仿若上好的银白色锦缎。

林娅熙用手舀起水,来回轻轻揉搓着脸颊。不一会,清水便逐渐浑浊开来。

稍微给自己做了点心理建设,她慢慢举起铜镜,对着月光和昏黄的纱灯,端详起这张陌生的脸来。

只一瞬,林娅熙就被惊艳到了!

她有点能够理解古希腊神话中,关于纳西索斯的故事了。

就是那位爱上自己的水中倒影,最终情难自拔,溺水而亡的美男子。

镜中之人肤白胜雪,如凝脂美玉。一双顾盼生辉的桃花眼,鼻若琼瑶,朱唇皓齿,嘴角两端自然上翘。

双颊上微微的婴儿肥,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灵动,娇俏又可爱。

林娅熙激动得差点叫出声来。这张脸若是放在现代,那简直就是提款机一样的存在啊!

该有多少少男少女,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会为她打call?

这简直是360度零死角的美。赚大发了!

回到屋内的大通铺上,林娅熙还是兴奋得合不拢嘴。直到快天明,才浅浅眯了会儿。

接下来,一连十日,林娅熙都和大家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每天卯时不到,就要起来洒扫院子。一日三餐吃的倒还不差。一荤一素,外加馒头小菜。

三不五时的,她总能从余光里,看见其他下人或是巡逻的侍卫朝她飘过来的爱慕眼神。

每每回望,对方又都羞红了脸,转过头去。

林娅熙想,这古人果然是保守,对视一下就害羞个不行。她若是刻意放电,还不得直接晕过去了?

不过转念想想,又觉得可爱得紧。

孙明月也注意到了林娅熙连日以来的变化,不免好奇。

“妹妹今日似乎有些不同?”

“有吗?是哪里不同?”

林娅熙故作不知,一脸懵懂样子。

“哦,也没什么,就是好像......比初见你时更漂亮精致了些。不过妹妹本来生的就好。”

“多谢姐姐夸奖!或许是终于有机会梳洗打扮了呢。之前风餐露宿了许久,跟着家人,为生计而四处奔波。现如今才算有了落脚之地。”

“那便是了吧......妹妹年纪轻轻,却也是个苦命的。”

林娅熙听后,悠悠舒了口气,并未看到孙明月眼下浮起的嫉妒。

这日用过午膳,林娅熙终于被刘嬷嬷准许,休息半个时辰。

整日的打扫洗衣,她真是腰酸背痛腿抽筋,手都快磨出茧子了!她哪里吃过这种苦头?

当练习生那会是为了梦想,练舞,练基本功到虚脱。现在她是被剥削的苦力,纯劳动啊!

之前的丫鬟难道不是被累死的吗?

有时候见到她擦汗,也会有男子愿意过来帮忙,但都被她委婉谢绝了。

她可不是那种日日钻营如何利用美貌,妄图不劳而获的心机婊。

虽然,偌大的晋王府里就一个主子,可大大小小的院落却有几十处。

这宋楚煊是有三头六臂吗,需要这么多宅院?

林娅熙心中默默骂着晋王,却又难免好奇,想去其他处所转转。

自从来了王府,她也只在最西侧的三个角院里活动。好不容易得了空,她还挺想去观摩一下皇亲贵胄的奢华排场的。

并且,她也想再去看看来时经过的花园。

那些黑色的花有着一种神秘高贵的美,令她觉得诡异的同时,又深深吸引着她。

林娅熙是个行动派,说走就走。

晋王府大的像一座迷宫。绕过几次弯路后,她终于来到了最初的那座花圃。

只是这一次,她看到了一个颀长的背影。

阳光洒将下来,那人的周身仿佛都被镀上了一层柔焦。月牙白的长袍泛着淡淡的光。衣袂随风,轻摆缓动。

乌发如同墨玉一般莹泽,披散在修长的颈之后,宽阔的背之上。他的存在让周遭的一切都暗淡无光。

一片黑色花海中,一抹圣洁的白。那样的遗世独立,那样的飘飘似仙。

似乎察觉到了背后的视线,那人缓缓侧过头,朝林娅熙的方向望来。

林娅熙只觉,自己好似被定格了一般,呼吸都跟着一滞。

那是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光洁的额头下,是清朗俊逸的眉。一双深邃的眼,如同萃取了夜空繁星的精华,揉碎了,洒在暗夜汪洋之中。高挺英气的鼻,弧度优美的下颌。

美人在骨不在皮。

这有如画作中走出来的谪仙男子,是谁?三分钟内,她要他的全部资料。

林娅熙的心慌乱跳着。此刻,她真想喊出那句俗套得掉渣的,“哥哥,我想为你生猴子!”

她犹记得,之前某次参加宣传活动时,有女粉丝就是这么对着男偶像大声表白的。

“嗯?”男人不解地问。

糟了!林娅熙竟然真的不自知,脱口讲了出来!幸好不是用喊的,不然她真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来,不打招呼是不行了。

“我是问,你想不想吃桃子......桃子。”

林娅熙脸上发烫,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尬聊。

“嗨,小哥哥~这些花真的很特别呀。看样子,你也是懂得欣赏之人。”

男人低头,浅笑不语。

林娅熙心想,这人还挺矜持。于是转了个方向,去看左边那一片黑牡丹。

却听那人问“姑娘喜欢牡丹?”

声音如清冽山泉,叮叮咚咚,似能消去夏日的浮躁,令人忘却失意和烦恼。

“花开富贵,艳丽张扬。人生若能如此花一般潇洒恣意,也是痛快。”

闻言,男子抬头,又看了一眼林娅熙。没想到这个小丫鬟心性如此宽广。

不成想,林娅熙也直视着他,丝毫没有害羞躲避之意。只歪头笑着,露出小小的梨涡来。

黄鹂一般的轻快嗓音又问道“公子认识这里的花匠吗?能培育出这些花的,必定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了!”

说着,星星眼里满是崇拜。

“你猜。”

“这还用得着猜嘛。神仙人物肯定是须发皆白的慈祥老爷爷喽。”

“咳咳......刚刚还叫人家小哥哥,现在就是老爷爷了?”

男子挑起薄唇,笑着反问。

林娅熙呆愣了片刻,思考着男子话中的意思。

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她结结巴巴地问“公子......该不会就是......花匠大神吧?”

“正是在下,宫沉雪。”

林娅熙一个仰倒,再没脸聊下去了,胡乱说了句

“那个......我要回去干活,先走了哈。有缘再见!”

话音未落,人已经一溜烟跑远。

耳边萦绕着身后宫沉雪的笑声,林娅熙不由脸颊更红了。

最新小说: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肖先生的掌上娇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