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桃子礼物(1 / 1)

林娅熙一路逃也似的,奔回自己负责打扫的青竹院。刚刚真是太丢人了。没说几句就闹了笑话,自己也是要面子的啊!

特别是在这种极品帅哥面前,更应该保持美好形象才对。怎么能像个二货一般呢?

又羞又恼着,刘嬷嬷已经冲她劈头叫嚷道“跑哪去偷闲了?啊?让你休息半个时辰,这都什么时候了?干活我可没见你这么卖力过。这会跑的比贼都快!这月工钱不想要了是不是?”

“下次不敢了!”林娅熙赶紧拿起抹布和鸡毛掸子,去东厢房里擦灰。

一进去,发现春梅也在。春梅是比林娅熙和孙明月早来三个月的丫鬟,平时也是与二人同吃同住的。这会,看着林娅熙被骂得灰头土脸地进来,春梅噗嗤笑出了声。

林娅熙委屈地瞪她一眼。“刘嬷嬷怕不是练了什么河东狮吼功吧!看我吃瘪,你还笑得出来?”

春梅笑嘻嘻地问她“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刘嬷嬷一直等在门口,专堵你呢!你就让她过过嘴瘾吧。”

“我去芳园里的花圃看黑牡丹。一时看得出神,就忘了时间。”

想起之前偶遇的宫沉雪,林娅熙有点不自在,又假装心不在焉。“春梅姐姐,你来晋王府也三个多月了吧?可认识一个叫宫沉雪的花匠?”

“宫沉雪啊,听说过,但没见过。怎么?你看上人家啦?你这丫头,平时看着机灵的很。我可不信,你看黑牡丹能看出神。我看呀,妹妹这是一见钟情才有的反应吧!”

春梅笑得花枝乱颤,一把别过林娅熙的肩膀来看。

林娅熙嘴硬道“春梅,你可别乱讲话!什么一见钟情?我只是好奇,他是怎样一个人,能种出那些稀奇的花来。”

春梅明显不信,但还是暂且饶了她。“好啦,不逗你了。我听说,宫沉雪曾是晋王的伴读。两人从小一块长到大的。晋王是先帝最小的儿子,其他皇子都比晋王大很多。所以,宫沉雪除了伴读的身份外,也是晋王最亲近的朋友。

现在二人都已近弱冠之年,伴读什么的自然不需要了。宫沉雪平时不但帮着打理王府,更是天下闻名的花草匠人。

据说,经他手打理的花卉,都是各国宫廷皇族争相追逐的呢。一株少则千两,多则万金,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很多贵族都以能拥有宫沉雪培育的花,做为权势地位的象征。”

林娅熙听了咋舌。这晋王府也太壕了吧。简直壕无人性啊!

别人家能有一株就是了不得的事了。晋王府则是一整座花园?林娅熙两眼直放光,仿佛看到了一座金山,正在朝着她招手。

再说宫沉雪,不只有着仙子美男的皮囊,竟还有这点石成金一般的本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偏偏还这么有才华!

林娅熙压不住她蠢蠢欲动的好奇心,又问“那春梅姐姐,你见到过晋王吗?”

春梅耸耸肩,摇头说道“并未见过。晋王一年里,有半年的时间都在自己的封地住。回京城的时候,也都是早出晚归,忙于朝政。很少有人见过晋王的。”

“哈?那我们天天这么打扫,是为了谁啊?”说完,林娅熙站起身,一甩手,丢掉手中的抹布。

天天跪在地上擦,擦得她腰都快断了,腿也麻的不行。黑色大理石的地面已经光洁得如同镜子一般,在上面走路都得提防着滑倒。

“你小声点啊,小祖宗!让刘嬷嬷听着,又该挨罚了。以前我听方管事说,晋王有严重的洁癖。屋内一切都必须纤尘不染。否则......”

春梅住了声,摆出一个手掌划过脖颈的手势。

林娅熙见状,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这宋楚煊,真是让人没什么好感!

两人又说说笑笑了一会,不知不觉,便到了用晚膳的时辰。

林娅熙提着从大厨房领来的食盒,溜溜达达,从外面回到丫鬟们住的下人房。就见几名少女围坐在桌子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听到有人进来,春梅回头,朝着林娅熙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林娅熙有点懵,挑眉看向春梅,无言询问着,是怎么一回事。

“有人给你送来了礼物。”春梅神神秘秘的。

“礼物?”林娅熙黑人问号脸。

她来晋王府也就十来天。平时除了这几个混得熟的小丫头,也不认识什么其他人啊。谁会给她送礼物?难道......是平时偷看她的哪个侍卫?

孙明月也笑着说“妹妹过来看看便知道了。像妹妹这般玉雪可爱的,我若是男子,也会送妹妹礼物。”

嗯?怎么听起来有一丢丢柠檬的酸味?

林娅熙放下食盒,走过去。越过几人的头顶,她看到桌子中央立着一颗桃子。白嫩中透着浅浅的粉,色泽十分诱人。挨得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桃子香气。

林娅熙的小脸不自觉又爬上红晕。她已经大概猜出,送桃子的人是谁了。

白天的糗事他还记得啊?没想到啊没想到。花仙子竟然还有心思逗弄她!

“是谁送的呀?好妹妹,你快告诉我们吧。”急性子的春梅再一次追问。

林娅熙假装不知情。“我哪里知道呢......这桃子是谁交给你的?”

“芳园的一个粗使丫头送的,也是一问三不知。不过留了张字条。喏。”春梅说完就递了过来。

打开来看,上面寥寥几字,行云流水。“你猜,是哪个小哥哥?”

林娅熙看完,真想捂着脸冲出门去。宫沉雪怎么这么......撩?

什么撩,根本就是气人精!

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出,他那张道貌岸然的脸上促狭的笑。花仙子,你给我等着!

林娅熙将字条揉成一团,气呼呼地咬牙。“不知是哪个人想捉弄我。大家都散了吧。饭菜都要凉了。还吃不吃晚饭了?”

“那桃子呢?”有人问。

“切开分了吧!”林娅熙恨恨。又想了一下,说“诶,等等。既然是捉弄,说不准上面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还是由我处理掉好了!”

周围人一阵窃笑。

春梅也不戳破,只拉着长长的音。“那你好好处理。千万别让人得逞了。”

林娅熙只当没听出来春梅话中的调笑。一顿饭吃的是心不在焉。偶尔也只是跟着大家一起嘻嘻哈哈。其实别人在聊什么,她并没有多留意。

夜晚,躺在床上,听着周围平稳均匀的呼吸声,林娅熙摸了摸手中握着的桃子,慢慢回忆起芳园里的一幕幕。

花仙子那一袭白衣,回眸一笑,阳光下闪烁着星辉的眼,真的好令人怦然心动。就算是看惯娱乐圈各类美男的她也无法否认,宫沉雪真的是风神俊朗,仙人之姿。

过去的二十年间,林娅熙一心想着出道成团。每天在训练室和宿舍间两点一线,没日没夜地练习。正是这份努力,使她终于得以被看到,成为take one的一员。

恋爱,是偶像失格。还没开始,就会被公司和经纪人扼杀。当然了,渴望这么久的梦想,一朝得偿所愿,林娅熙也是绝不会亲手毁灭掉的。

可是,甜甜的恋爱谁不向往呢?

她把思绪拽回到现实中来。宫沉雪怎么会知道她是谁?自己明明没有说吧。难道,他有特意去打听?可他为什么会打听她呢?

在一个个无解的问题中,林娅熙一点点睡沉。

一夜无梦。

最新小说: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肖先生的掌上娇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