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暗暗观察(1 / 1)

一连小半个月,林娅熙都是在宋楚煊为她精心安排的,体力和心力双重考验中度过的。

宋楚煊本想着用这种方式,慢慢消磨她的意志力。可令他意外的是,林娅熙竟然越挫越勇。每晚身心俱疲地离开,第二日又再次满血复活,回来应战。

夜鹰在旁边看着,都不禁有点钦佩这个看起来很是柔弱的少女了。

林娅熙摆出乐观向上的态度,一方面是迫于晋王的淫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有个小小的请求。

晋王府每月会给下人们一天的休沐日。这和现代的五天工作制不同,每月一天就显得格外珍贵。

为了保证晋王府能够正常运作,每个下人轮到沐休的日子也有所不同,按其入府时间来计算。而三天后便是春梅放假的日子了。

自从来到明顺朝,林娅熙除了卖身葬母那一回,还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看过外面的世界。她很想出去逛吃玩乐一番,也不枉穿越一回,和这个月以来所受的煎熬。

可惜,离她休息的时间还差一周。

她想要春梅这个地陪给她带路,而且两个闺蜜一起也更有乐趣嘛。就是不知道,宋楚煊那个死变态会不会同意她提前休假了。

其实,孙明月才是和林娅熙同一天进府的。可她并不喜欢孙明月总在自己背后捅刀子,因此也懒得在面上装出一派祥和的样子来。

还是直来直往的春梅更合她胃口。

这天,林娅熙走后,夜鹰来到书房,双手抱拳,对宋楚煊恭敬地说道“王爷,您要属下查的关于林娅熙的身世,已经有消息了。”

宋楚煊听罢,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饶有兴趣地望向夜鹰。“哦?”

“林娅熙并不是她的真名。她本名林婉卿,是林国公府的四小姐,为姨娘所出。被卖进王府的前一日,本是在街头卖身葬母的,后来被人伢李婆子买走了。”

“国公府四小姐......怎么会卖身葬母?”宋楚煊自言自语道。

“四小姐在国公府本就不受宠。其母柳姨娘也是因为冲撞主母,挨不住板子死的。四小姐没了靠山,也就被一并撵出了府。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林娅熙和属下听到的林婉卿,性情很是不同。据国公府的人说,林婉卿生性懦弱,体娇多病,故鲜少抛头露面。除了每日去给主母晨昏定省外,下人们平时都极少能见到她。见过她的也都说她容貌憔悴,颜色蜡黄,而且总是戴着羊皮手套。”

体娇多病?宋楚煊想,这半个月林娅熙可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他可看不出来她哪里羸弱?

夜鹰接着说“属下之前有听到过坊间传言,说在遭遇巨大变故时,有些人会为了自我保护,而性格大变。王爷,林娅熙会不会也是?”

宋楚煊沉吟片刻,眼光扫到案桌上的燕尾镖,拿起来把玩。指腹摩挲着上面的金麒麟,他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又过了少顷,宋楚煊薄凉的唇角上扬了一个度,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可那笑意却并未达眼底。

一字一句,他说“林娅熙?还是,本王应该称呼你为林婉卿呢?夜鹰,你过来。”

绕过紫檀木书桌,夜鹰走到男人身旁,附耳听完他的指示。“是,属下明白了。”

第二日,林娅熙如往常一样,来到书房。不知道今天等待她的,又是什么惊喜或是惊吓呢?

林娅熙来了有一会了,宋楚煊才从外面匆匆进来。

男人身着玄色四爪蟒袍,脚踩绣祥云纹黑缎靴,估计是刚下了早朝。宋楚煊身材高大挺拔,又是天神下凡一般的脸。林娅熙每次看他都忍不住要在心里感叹,老天爷真是偏爱他啊!

她在古代见过的男子虽不多,但也猜得到,宋楚煊定是人中龙凤,万里挑一的。

平时的宋楚煊一张脸总是面无表情的,好似面瘫。可今日她能看得出,这人应该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难道是早朝上,宋楚煊被大臣们群起而攻之了?还是被皇帝刁难了?

没想到他堂堂晋王,也有被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一天啊!

林娅熙心情极度舒适。瞧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自己今天最好躲他远远的,免得被殃及。

林娅熙用小碎步,慢慢向着后方挪,想以此拉开与宋楚煊的距离。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刚一动就被飞来的一记眼刀定在了原地。

夜鹰适时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本折子,上面都盖有暗红色的印章。“王爷,这是刚送过来的,八百里加急。”

宋楚煊接过来,当即打开来看。没看几眼,又瞅了一下身旁立着的林娅熙,生怕被她瞄到什么国家机密似的。

林娅熙知趣地问“王爷,要不要奴婢先回避一下?”

“嗯,别走太远。”

林娅熙庆幸,自己逃离了波及范围,便在院中紫竹林下的石凳上等着。看来,宋楚煊今天是没心思搞她事情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竹叶,幻化成忽明忽暗的光斑,照在脸上。林娅熙舒服地眯起眸子,嘴里轻声哼唱着温岚的那首“夏天的风”。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宋楚煊和夜鹰一起从书房里走出来。主仆二人越过她,又一前一后快步出了院门。

林娅熙有点不知所措。既然宋楚煊都走了,她要不也回青竹院,再睡个回笼觉吧?

但转念又一想,宋楚煊是走了,却也随时都有可能再回来啊。她又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万一二人只是结伴出恭呢?要是被抓到擅自离岗,她还怎么求他让自己提前沐休?

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好书房侍女吧。

回到书房,想着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林娅熙便拿起门边青花花鸟瓷罐中的鸡毛掸子,随意地掸起灰来。

她先走到左侧的紫檀木书架前。架上间隔几格,便摆放着一件珍品,有黑珊瑚狮子,象牙玉雕,玛瑙葵花式托盘等。

林娅熙只觉她在看故宫里才有的名贵展品。这里的任何一样摆设应当都价值不菲吧?

想到这,她本能地收回了手,还是别碰这些东西的好。否则若是摔碎了,把她卖了也赔不起啊!

林娅熙不知道的是,宋楚煊和夜鹰并未走远。在她进去书房后,二人纵身一跃,飞到了书房的房檐上。

轻手轻脚地趴下,掀开屋顶的一片瓦,宋楚煊暗暗观察起房内的动静。

见林娅熙在书架前蹑手蹑脚的样子,夜鹰疑惑地看向宋楚煊。

男人无声挑了挑眉,用四个字的口型回答他,“机关暗格”。

这时再看下来,林娅熙已经走到了宋楚煊的桌案前。上面的公文散乱四处,有几本还摊开着。

还记得春梅曾经说过,宋楚煊可是有严重洁癖的。即使人不在京城,房间里也必须要保持一尘不染。难道是刚刚夜鹰带回来的折子里,提到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了?

好奇心驱使下,林娅熙扫了一眼翻开的奏折,正是盖有暗红色印章的其中一本!

她四下张望了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自己好像做贼似的,有点心虚。

折子上写着“数月来,东昭国屡屡犯我边境。天元帝已与汶祁帝达成共识,于一月后,发起联合攻势。天元国秘密加派十万大军,粮草万石。一应物资已于三日前,由安将军送往阳城。”

林娅熙看完,神色如常。毕竟,她也不关心国家打仗这些个朝政,便又继续做她的打扫之事。

这在宋楚煊看来,却是另有一番解读了。一个合格的侍女只会帮忙整理好书案,但绝不会偷看主子的东西。

虽然,林娅熙看到的是宋楚煊事先准备好的假军机,但她不仅看了信的内容,还能想到怕自己生疑,故而保留书案原状,等他回来。

林娅熙的心机果然深沉!

屋顶上,宋楚煊对夜鹰低声吩咐。“这两日,多派几名暗卫看紧她。我倒要看看,她会如何传递消息出去。”

最新小说: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娘子可能不是人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