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虎狼之词(1 / 1)

书房内,夜鹰沏好一壶洞庭山碧螺春后,便退了出去。林娅熙去沉雪阁找马厨娘备膳了。此时就只剩下宋楚煊和宫沉雪二人。

掀开杯盖,顶级碧螺春的香气立刻萦于鼻尖。宫沉雪品了一口,赞道“形美,色艳,香浓,味醇,果然好茶。”

宋楚煊抿笑不语,也低头呷一口茶。

放好茶盏,宫沉雪问“王爷这次回京打算住多久?本以为王爷领命赶赴阳城,一时半刻不会回王府了。在下原也准备过段日子,去汶祁国云游一番的。”

宋楚煊不无担心地看他一眼。“应皇兄的意思,此次会多住上些时日。现在天下动荡,边境骚乱不断,怀修还是莫要冒险的好。待局势稳定下来,本王也想寻个机会游历山河,届时倒是可以结伴。”

“王爷政务繁身,确实应该多休息放松才是。”宫沉雪洒然道“在下不才,也无甚野心抱负,只想着能莳花弄草,游山玩水,逍遥了此一生。”

“怀修这是哪里话?你是天下闻名的花草匠人,令尊更是四国敬仰的大儒。若不是本王生在皇家,怕也会更加向往潇洒自在的活法。”

“王爷过誉了。不知这次陛下召王爷回都,可是有何要紧之事?”宫沉雪颇为随意地问。

宋楚煊顿了顿。“也无甚要紧事。再过三月便是皇家祭祖的日子了。先皇与先太后伉俪情深,先皇驾崩也快满五载,皇兄要本王回来帮着筹备。”

虽说宫沉雪是同他自小一起长大的伴读,二人情比手足,但宋楚煊还是最终决定,隐瞒了东昭细作的事情。

觉察出他不愿多谈,宫沉雪随即转移话题,笑着打趣道“王爷向来不喜女子近身。这回怎的添了个书房侍女?红袖添香的感觉如何啊?”

宋楚煊刚进嘴里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红袖添香?就林娅熙那笨手笨脚的样子,动机还不纯,哪里看着是添香?根本是在给他添堵!

“怀修莫不是对红袖添香有何误解?依本王看,骨骼清奇,天赋异禀更适合用来形容她。”

宋楚煊一本正经地调侃林娅熙,听得宫沉雪忍不住笑道“王爷倒是比那江湖术士会看相。”

晋王从小在皇家书院里读书时就是这样。大多数时间他都少言寡语,以一张生人勿近的冷漠脸对人。偶尔毒舌一句老师,气得古板的翰林院士们心肝颤颤,却也无可奈何。

两人又叙了一会话。宋楚煊提议,“你我二人也许久未有切磋过武艺了。今日不妨比试一下?”

“那我可得先请王爷手下留情了。”

这边,林娅熙到了沉雪阁,和许侍卫说明来意,后者遂遣了个洒扫丫头去厨房传话。

看着眼前灵动俏皮的小姑娘,许侍卫笑着与她闲谈。“上次和夜鹰过来取糕点的也是你吧?姑娘是在哪里当差?”

“我是前院书房里的侍女。”林娅熙热情地回答他。“王爷才一回府就点了两次沉雪阁的吃食了。可见厨娘的手艺肯定不一般吧?真希望我也能有机会尝尝。”

二人正说着,马厨娘已经走了过来。“姑娘想吃还不简单?改明儿我给姑娘做一次就是了。姑娘吃得惯什么口味的?”

“那敢情好呀。我最喜欢吃辣。要是能吃到回锅肉,麻辣香锅一类的,简直不要太完美啊。”

现代时她可是无辣不欢星人,而且越辣越上头。只可惜公司一向严格控制练习生的饮食,每次都不能吃到尽兴。

如今没有了偶像包袱,一想到那些红艳艳的辣椒和又麻又香的麻椒,林娅熙馋得都快咬到自己舌头了。

小馋猫的样子很是招马厨娘喜欢。“没问题。晚膳时姑娘过来取就好,包你解馋。还有,你说的麻辣香锅......是个什么菜?”

“没什么特别的。您就按着平时的做法做便是。有辣我就满足了。”

“那好。姑娘先在这等一会子。厨房已经在准备王爷和公子的午膳了。我回去照看下,做好了给你送过来。”

“嗯,有劳了。”林娅熙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一炷香之后,她拿过被装得满满当当的巨大食盒,离开了沉雪阁。刚一到门口,还没进院,林娅熙就听见里边宋楚煊的声音。

“疼了,怀修要记得说。”

紧接着是宫沉雪有几分羞恼的声音。“不行,我还不能认输。”

宋楚煊补刀一句。“真男人不可以说不行。”

林娅熙当场石化。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她才走开了半个时辰,似乎就错过了什么年度大戏。没想到宋楚煊老司机啊!猝不及防的飙车,速度让她一现代人都害羞到捂脸。

林娅熙心想,她可以没有爱情,但她粉的cp一定要结婚!不过现在她是该离开呢,还是该离开呢?

正当她在原地踟蹰不前时,夜鹰走了出来,疑惑地看着她。“呆愣愣的,在干什么?王爷都等急了,正好要我去寻你,看你躲哪里偷懒呢。”

林娅熙一脸吃惊。“你怎么在里面?”

夜鹰被她问得没头没脑的。“我怎么不能在里面?还傻愣着做什么,快把食盒拿进去!饭菜要是凉了,你也就凉凉了。”

林娅熙可不想这时候进去,扰了二人的兴致,但她又怕夜鹰惩罚。上次就是夜鹰一句话,害得自己差点被杖毙好吗?

好汉也不得不向强权恶势力低头。她紧闭双眼,还是硬着头皮进了院子。

林娅熙一放下食盒,双手便作投降状。最终没忍住,左眼小小睁开一条缝,偷瞄起二人的动静。

只见宫沉雪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被人反手扣住,手臂打直,别在身后。宋楚煊则是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他后面。

“怀修还不认输吗?”宋楚煊傲娇地问。见是林娅熙进来了,才松开宫沉雪。

害!原来这二人是在比划武功啊!

刚刚宋楚煊一句连着一句的虎狼之词,真是叫她这名小弟佩服。她都已经在心里对着宋楚煊,深深抱了一拳了。

要是被男人知道她都在想些什么,必定要打爆她这只单身狗的狗头。

宫沉雪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袍摆上的灰尘。想到自己这副狼狈样子被林娅熙看见了,着实有点丢人。

二人每次切磋,最后都是以宫沉雪的败北收场。究竟是不是故意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宋楚煊年纪虽然不大,但武功已经是深不可测。平时都有夜鹰和暗卫们保护,晋王自己出手的机会极少。

“你闭着眼睛作甚?”

林娅熙有点结结巴巴。“没,没什么啊,就是刚才沙子迷了眼睛了。”

“那你这手又是怎么一回事?”

林娅熙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投降”状态,赶紧装出在拉抻筋骨,讪讪笑道“这食盒特别重!沉雪阁准备了超级多的好菜来孝敬王爷您呢。奴婢提得胳膊酸了,所以舒展舒展。嘿嘿......”

宋楚煊轻蔑地扫了她一眼。“是么?看来这半个月的锻炼还不够。明日起,得加强力量训练了。”

不要啊!林娅熙只敢在心中呐喊。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最新小说: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肖先生的掌上娇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