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云舒舞坊(1 / 1)

出了人群,林娅熙表面镇定自若,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毕竟,那男子身边还有两名小厮跟着。若真是闹大了,她和春梅可不见得能那么容易脱身。

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两人越走越快,头也不回地穿过几条巷子。又到了一处热闹地界,林娅熙和春梅才都双手撑着膝盖,长长舒了口气。

安阳街一带是由几条主干道和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巷子组成。每条巷子都有自身的特色和主要经营的货品。

林娅熙二人现在所处的正是女人街,也就是专门卖女子所需之物的街道。

之前被赶出国公府时,林娅熙连件换洗的衣裳都没带。晋王府里可以天天穿丫鬟统一的着装。可这次出门,她就得借着穿春梅的罗裙了。

更何况,女人的衣橱里永远都少一件衣服。见到满眼的漂亮衣物,两位少女又重新恢复了战斗力。

对于普通庶民来讲,古代的服装款式并不算多,剪裁方面不追求新颖,布料类型也少,更侧重于实穿和耐磨。

逛了一圈下来,林娅熙对古代女子生活的了解,不由又增进了几分。虽说瞧着都大同小异,但她仍是收获颇丰。春梅也添置了两件夏季新衣。

林娅熙还买了几样胭脂水粉,打算先回去试用。再结合自己的心得,考虑如何推陈出新。她鬼点子本来就多,这一趟下来感觉又发现了不少新商机。

到了晌午,春梅已经走不动了。此时的太阳也正毒辣地直照下来。她提议道“妹妹,这边逛得差不多了。不如咱们现在找地方用午膳吧?”

林娅熙很是赞同地附和。“好啊,我正想尝几样京城有名的市井小吃呢!”

两姐妹挽着手,走了没一会,就看到几处卖吃食的街边小摊。后排还有专门卖各式糕点的铺子。由于正是午膳时分,每家摊位前或多或少,都坐了些正在用餐的食客。

二人都已经被食物的香气馋得肚子咕咕叫了。林娅熙更是激动地表示,她这枚现代吃货有口福了!只可惜自己眼睛大肚子小,每样都尝一遍是不可能的。

她必须秉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努力努力再努力地认真挑选。有美食兮,不可辜负。于是,春梅就陪同林娅熙,挨家挨户开始走。

安阳街不愧是龙淮城中数一数二的热闹街市,主营最贴近百姓生活的日用品。再有叫得上名的集市就属东城的牲口交易区和南城古玩字画区了。

林娅熙一路看来,至少发现不下百余种小吃,如油酥饼,煎白肠,皂儿糕,炒鳝面,灌藕等等等等。两人捡了几样新奇的买来,光是分着吃就算吃了个半饱。

看到有家卖丁香馄饨的,林娅熙忍不住想起了在现代的妈妈。她以前最爱吃妈妈包的馄饨了。每次回家,妈妈都会煮上热热乎乎一大碗,然后陪在旁边,嘘寒问暖她在韩国的生活。

林娅熙不由感叹。虽然多是报喜不报忧,但那时候的自己很幸福。

看她望着馄饨摊子出神,春梅轻轻拍了拍她肩膀。“妹妹,要不要来一碗馄饨?”

“春梅姐姐最是了解我了。”林娅熙笑着回应,压下心中的苦涩。

这家馄饨摊子乃当地老字号。来吃饭的人也是三教九流,坐得满满当当。其中有几位中年男子,锦衣华服,看起来很是清贵,应该是老主顾了。

林娅熙和春梅刚在最后一张空桌边上坐下,老板娘便过来热情地招呼。两人各点了一碗招牌丁香馄饨,边等餐,边听旁边桌食客们闲聊。

一名看上去就很精明的中年男子先起了头。“诶,你们听说了没有?一个月后,云舒坊要举办一场歌舞才艺比试。据说拔得头筹的能得赏银万两呢!”

同桌的圆脸男人问“云舒坊?就是那个半年前刚开业的歌舞乐坊?”

“没错。我听人说,那可是五皇子的产业。”

临近桌的汉子也来凑热闹。“五皇子在龙淮城内产业众多,说是最富有的皇子也不为过。只是,这万两赏金会不会太多了点?”

“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光是去看比试的邀请函,出价都已经被炒到了近千两。而且,比试结果会按照所得花灯的多少来算。

这花灯除了四名考官外,观赛者也是可以购买再送出的。花灯还有等级之分,最贵的高达万两一盏!这五皇子真是经商奇才,竟然能想到这么好的赚钱主意。”

众人啧啧起来。精明男说得口沫横飞,赶紧喝一口茶水。

圆脸男道“咱们这种平头百姓就别想啦。就是有主意,也没银子实现啊。”

“可不是说呢?”

又有一好事的人问“这比赛都什么人可以参加啊?”

精明男有问必答。“绝就绝在,这比赛什么人都可以参加,不局限于各舞坊的舞姬。所以啊,你们身边要是有那能歌善舞的,可别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报名的人良莠不齐。那么多人能看得过来吗?”

“肯定是要先淘汰一拨资质差的。最后剩下的才能在云舒坊一决高下吧。”

林娅熙在旁边听着,激动得心都快跳出来了。正愁没有门路筹银子,就听见这么个利好消息。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虽然她不敢断定自己会赢,但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况且这是歌舞比赛,正是她最擅长的。

林娅熙拿着筷子的手攥得紧紧的,手心里都出了汗。她小声询问道“春梅姐姐,你知道云舒坊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吗?”

“具体的我不晓得,但一般歌舞乐坊就是供达官贵族们享乐的。那种地方都是一掷千金,寻常百姓们消费不起的。里边的舞姬虽说都是卖艺不卖身,可谁知道呢,总归是有损闺誉的行当。”

林娅熙听出了春梅口中的鄙夷,有点失落。又转念一想,她只是参加比赛,又不是真的去当舞姬。春梅应该会理解的吧?

万两白银啊!不仅能让她们两个从晋王府里赎身,她也能有资本开店,下半辈子都不愁生活了。她得再找机会,问到如何报名才是。

正想着,老板娘回来了,手中端着两碗冒着热气的馄饨。“来喽,姑娘小心烫着。”

林娅熙看着眼前的馄饨,汤底清透,馄饨像是一颗颗小元宝,皮薄却不破。最上层飘着切好的葱花段和香菜沫,还有极细的鸡蛋丝和姜丝。嫩黄嫩绿的,让人很有食欲。咬下一口,汤汁四溢,口齿生香。两人都不禁赞叹。

喝完最后一口汤,林娅熙小脸红扑扑的。而王睿躲在道旁的大树后,正看得心痒痒。

原来,他和小厮们并未离开,一直跟着林娅熙二人,只等她们到了僻静地方再下手。

春梅问“接下来妹妹还想去哪里看看?”

“我想去钱庄打听下借钱的事情。其他的都听姐姐安排吧。”

“那好。我一直想去精巧街转转呢。听说那里有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儿!日升钱庄就在我们回晋王府的路上。我们最后再去那里。”

两人一拍即合,付好银子,便朝着精巧街进发。

最新小说: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肖先生的掌上娇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