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入住侧院(1 / 1)

当日傍晚,林娅熙踏着夕阳的余晖回到青竹院。她在这里和小姐妹们朝夕相处,也生活了一个多月了。这会突然要离开,还真有点不舍。

春梅一进下人房,见到的便是林娅熙背对着她,坐在丫头们住的大通铺上。手边是摊开的布包袱,和少得可怜的几件衣物。那还是上次她们在安阳街一起买的。

旁边的小桃暗自垂泪。孙明月也不声不响,低头在桌边绣着荷包。

春梅心中登时涌起不好的预感。难道说真是伴君如伴虎,妹妹惹恼了晋王,要被赶出府了?

怪不得她在院外瞧见了木头桩子一根的夜鹰呢。要不是他身上光秃秃的,没长枝叶,她真要以为那是花匠新栽的树苗了。

“妹妹,好端端的怎么收拾包袱?是谁欺负你了?要走我跟你一起走。”春梅急得都忘了,她和晋王府签的可是死契。

林娅熙抬头,见是气冲冲的春梅,会心一笑。“春梅姐姐和我真是心有灵犀。我也正有此意呢。”

春梅一怔,咬了咬牙。“你还笑得出来?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等我,半刻钟内就能收拾好。”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春梅最近总和林娅熙在一块,说起话来,自然也越来越有林娅熙的风格。

两人快速整理好了包袱。周围几个平时要好的丫头都凑了上来。

林娅熙霸气地一甩手。“又不是再也见不着了。你们几个小妮子,都要给我好好的。江湖再见时,咱们一个也不能少。知道吗?”

说完,还用食指轻轻挑了下小桃的下巴。小桃破涕为笑,嗔怪地瞪了她一眼。

“走了走了。”林娅熙挽着春梅,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门。

夜鹰本来肤色就黑,衣服也是素来的玄色。在院门外站着,他几乎都要融进渐黑的夜色中了。见二人出来也不打声招呼,只大步流星在前面带路。

走出去一段了,春梅才发觉好似有哪里不对劲。她小声问“妹妹,这不是出府的路吧?夜鹰是要带我们去哪?”

林娅熙故作神秘。“春梅别着急啊。一会你就知道了。”

“就知道诓姐姐。”春梅掐了她胳膊一把。不过看林娅熙一派轻松的样子,倒也放下心来。至少不会是什么坏事。

一炷香之后,夜鹰停在了一处巨型山石旁。上面刻着游云惊龙的三个大字,汀雨轩。

春梅的身子轻微打着抖。接收到信号,林娅熙把她又拉近了几分,安抚地对她点点头。

夜鹰回过身,面对着二人说道“以后你们就住在汀雨轩的侧院了。这里是王爷的院子。没有王爷的命令,擅入者斩立决!”

后一句显然是对春梅说的。随后,夜鹰又带着她们去了离主院不远的小院落。直到他走远了,春梅才又恢复生机一般,生龙活虎,有说有笑起来。

这座侧院不知要比以前的青竹院好了多少倍。院落正中央是一小方池塘。几条欢脱的小鱼正在浮萍间嬉戏追逐。两旁原本该是小花圃的位置,现下空空的。这很晋王府。

林娅熙想,她改日可以向宫沉雪请教一些养花技巧,然后在这里种上自己喜欢的花。

院子一隅,高大的梧桐树下,隐藏着一扇木门。应该就是之前夜鹰提到的,连接汀雨轩的角门了。

春梅已经抑制不住兴奋,冲进了房间。屋内陈设虽不如她平时打扫的正经院子奢华,但胜在简洁清雅。

一扇八角纱窗,两张独立的床榻,淡黄色的帐幔垂于两侧。中间木桌上摆放了一颗鹌鹑蛋大小的夜明珠。柔和莹润的光将一整个房间照得很是明亮。

林娅熙目光扫了一眼四周,也极为满意。她终于不用再和一群人挤一张床睡了。

“妹妹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爷为何会要你入住侧院?”

听完她对白天事情的讲述,春梅惊得张大了嘴巴。“天呐,那日救我们的少年竟是五皇子殿下!太不可思议了......我还那么随随便便和他讲话?!”

林娅熙坐在另一张榻上,当下的氛围像极了以前练习生宿舍里的姐妹群聊。

“没关系的,他不会在意这些。就如你说的,五皇子是个好人,比晋王大爷可好相处多了。”

“也是。那我们搬进汀雨轩又是因为什么啊?和王爷住这么近,早晚要被抓着小辫子。”

其实,春梅和宋楚煊从没有过交集。她大部分关于晋王的信息都是从林娅熙这里听来的,想当然的也有点恨屋及乌。

“哎,说多了都是泪。”林娅熙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以后我就是王爷的贴身侍女了,自然要随叫随到。”

春梅咋舌。“贴身侍女?你先别哭。这……好也不好啦。”

“好在哪里?”不好的点林娅熙自己门儿清楚。

一番绞尽脑汁后,春梅说道“贴身侍女哎,在哪家府上都是要被高看一眼的。何况妹妹还是独一份?今后在王府里,你可不就是一人之下,千百人之上了?”

林娅熙假笑。看吧?人心态崩了的时候就得多和正能量的人在一起。

“那我和你同住在侧院,王爷不会反对吧?”

“这里本来也是双人房,就把你顺道带来了。只是要辛苦春梅,每天多走些路。好啦,时辰也不早了。咱们早点睡吧。”

春梅睡下后,林娅熙却清醒的很。她脑子里装着很多事情,焦虑到睡不着。

距离那日听说云舒坊歌舞赛的消息,已经又过了五天。她真该好好计划一下,接下来该如何做才有希望夺魁了。

当务之急是要去舞坊报名。自打改为周休后,再过两日便又是她的休沐日。她之所以今天对宋楚煊提出要求,正是为了能在男人可接受的范围内,增加出府机会。

林娅熙对自己的舞蹈有信心。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讲,未免过于前卫,过于惊世骇俗了。

这里虽不像她想象中那般保守,但钢管舞啊,探戈一类的火辣舞种仍是会震惊八方的。若是能有机会,看看天元国内都流行哪些歌舞,那就再好不过了。

次日,林娅熙顶着两只黑眼圈,来到夜鹰指定的地点学习礼仪。这两天她都不用去见宋楚煊。因为,夜鹰居然人性化地给她安排了新工作岗前培训。毕竟,晋王在饮食起居上的忌讳还是挺多的。

休沐日一到。大清早,林娅熙便轻装上阵,一个人赶赴云舒坊。有了上次的教训,她选择不化妆,以免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时已近七月盛夏。骄阳似火,晴空万里。林娅熙拿着事先从夜鹰那要来的地图,穿街引巷,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到。

即便知道是五皇子的产业,但当她真正目睹到云舒坊的奢靡贵气时,林娅熙还是惊叹不已,更无法将随性率真的美少年和它联系到一起。

云舒坊临街而立。三层的恢弘建筑,碧瓦朱甍,雕梁画栋。不愧是京城里权贵富贾们的销金窟。

昨夜的纸醉金迷好像只是浮华掠影。到了白天,一切又重归于平静,周而复始。舞姬们此刻都还在补眠,只有几个杂役进进出出地忙活着。

林娅熙拦住其中一人,问“大哥,你知道云舒坊的歌舞比试要如何报名吗?”

那人用手指了指门上贴着的告示,又接着打扫去了。

林娅熙道了谢,走近,仔细去读上面的规则。

“人数不限,类别不限,乐器不限,可歌可舞。”

越是这种即兴自由的形式才越是考验创意和功底,就很符合五皇子的作风。眼睛再扫到最下面一行字时,林娅熙当即怔愣在了原地。

上面赫然写着参赛的截止日期。

正是昨日!

最新小说: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肖先生的掌上娇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