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法式花苞(1 / 1)

翌日,林娅熙早早来到汀雨轩的主房外,等候宋楚煊吩咐。

她如今的职责不仅仅包括在书房内伺候笔墨了,还包括早晚更衣,梳洗,用膳以及其它任何要求。

咳咳。关于暖床,夜鹰没有提。

他一个大男人如何会知晓?王爷之前没有让他暖过床就是了。

“夜鹰?”

宋楚煊早起的声音略带沙哑,很有磁性地传入林娅熙耳中。

林娅熙恭敬应答。“呃,王爷,夜鹰他不在。从今日起都由我来服侍您了。”

她也是心不甘情不愿,才从夜鹰手中接过这差事好吧?

谁想要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鬼还晚?

闻言,里边的宋楚煊怔了一下,竟然把这事给忘了。那日要林娅熙做他的贴身侍女,也不过是情非得已。

等了半天再无动静。林娅熙悄悄把耳朵贴在门上,好奇他在干什么。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大力打开。

林娅熙一个没站稳,侧身扑进了男人坚硬而温暖的怀里。

她着慌起来,想也没想,一手扶到男人胸膛上。强有力的心跳自掌心传来,林娅熙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做了一件多么天大的蠢事。

她她她竟然对晋王袭胸了!

宋楚煊眼里冒着噬人一般的黑火,瞪着林娅熙的手。

这女人胆子真是大的可以啊。他应该立马叫夜鹰剁了她的手!

可眼前这只小手白皙滑嫩,柔若无骨。

不知怎的,他他他居然下不去命令!

林娅熙察觉到头顶上方的视线,如同乌云压境,阴风刺骨。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夏天衣物本就单薄,林娅熙的手又是严丝合缝贴上去的,致使她与宋楚煊的左胸来了个亲密接触。

她抽回那只做乱的小爪子。掌下还保持着那人完美的胸肌弧度和触感。

林娅熙尽量强迫自己恢复理智,站直了身子,若无其事地问“王爷,您有何吩咐?”

宋楚煊此时已经穿戴整齐。他还不想让这个女人为自己更衣。内心不断纠结着,到底要不要砍了她的手。

最终,宋楚煊给自己的理由是如果剁了她的手,那不就没有人帮他束发了吗?

暂且饶过她这一回好了。

林娅熙哪里知道这些,只听男人黑着脸道“束发。”

“哦,好的。”

林娅熙表面笑呵呵,内心慌的一批。为期两天的岗前培训,夜鹰可从没教过她如何给男子梳头发啊。

她要给这位培训师差评!

林娅熙深呼吸,告诉自己要稳住。男人的发髻肯定不如女人的难梳。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吗?

给宋楚煊梳头肯定没问题的!

林娅熙跟着他进了房间。这间房间果然和主人宋楚煊一样,低调奢华有内涵。极具现代北欧极简风格的同时,却又充满了设计感。

屋内的家具没有过多运用时下流行的雕刻与镂空,而是线条流畅,很有想象力。摆设不多,但件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精美的琉璃珠帘将内外室阻隔开来。在晨曦的润泽下,晶莹剔透,令整间卧房更加熠熠生辉。

在星罗大陆上,琉璃被视作极为贵重的珍宝。这样一副琉璃卷珠帘,恐怕连四国皇宫里都未必能有一件。

林娅熙再一次被晋王府的壕气震撼到了。

宋楚煊端坐在半身高的琉璃镜前,三千墨发顺滑垂于背后。五官惊人地完美,却不给人半分女气的感觉。

林娅熙本想着铜镜朦胧,她不需要直视霸气摄人的宋楚煊的。谁知道这货的屋里居然有琉璃镜!此刻,她一丝一毫的神态动作都将一览无余。

林娅熙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靠近宋楚煊。

她手哆哆嗦嗦的,拿起梳子,替宋楚煊通顺发丝。然令她意外的是,男人的头发光亮柔顺,就如同洗发水广告里的模特一般。

这让人嫉妒的天生丽质啊!

正胡思乱想着,林娅熙手指一勾,竟然扯下来晋王大爷的一根头发。

男人缓缓抬起凤眸,看向镜子里装傻的林娅熙。

此时的林娅熙脑中,正闪过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一句台词。

“若是她少了一根头发,你就提头来见!”

她不自觉扭了扭脖子,语带惋惜地说道“王爷,您最近是不是劳累过度了呀?都有白头发了呢……”

宋楚煊沉默。

见他没有发火,林娅熙又继续道“我以后每天都给您准备六个核桃,还有黑芝麻,银杏果之类的,给您补补脑吧。这些可都是号称自然界里的脑白金呢。”

宋楚煊额角青筋抽搐。他哪里听到过别人这般嫌弃他?

自打他有记忆起,每一个见了他的人都要赞叹折服于他的美貌。所以,他才会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露面。

林娅熙对他非但没有丝毫的痴迷,居然还说他有白头发,还要给他补脑子?!

“不必。留着给你自己补吧。”

不补就不补,犯得着这么恶狠狠的么?

“王爷,我也是第一次给男人束发。如果不是特别完美,您千万别怪罪啊。熟能生巧嘛,嘿嘿......”

林娅熙哂笑着,已经开始为自己铺退路了。

她撩起几缕头发,来回比划了两下,有了大致的想法。

先是梳了个高高的马尾,再把底部头发缠绕上去,做为花托。接着,她把马尾分成两股,慢慢将头发松散又随性地塞进去。

完成后,林娅熙左右打量了两眼,对这个慵懒的发髻还是很满意的。

“王爷?”林娅熙努努嘴,示意宋楚煊侧头看看。

宋楚煊偏过头的那一刻,脸已经黑得跟锅底差不多了。

林娅熙无比认真地道“这是法式花苞头。王爷可还满意?”

这女人是一本正经来搞笑的吧?他是疯了才会满意!

可毕竟是他自己要求林娅熙来做贴身侍女的。第一天就废了她好像有点......嗯,打脸。

于是,尊贵的晋王只是很有风度地紧抿着薄唇,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宋楚煊是怕,他一开口就会赐死林娅熙!

林娅熙赶紧快速反省,也许是自己想得不周到了。法式花苞头确实太圆,不容易放进男子的发冠中去。

她把头发重又解开,利落地绑了个她最擅长的丸子头。

这下子总可以了吧?宋楚煊应该会对她这个林tony满意的!

还未等人回应,林娅熙已经将旁边选好的镶祖母绿宝石发冠戴了上去。

“王爷,可以了呢。”

宋楚煊双眼都被勒得斜吊了起来。

他几欲发作,但一想到早朝的时间已经有些迟了,还是极力忍下。刚走出房门,便狠狠瞪了一眼守在门口的夜鹰。

夜鹰被瞪得莫名其妙的。自己可真是躺着也中枪。

他接力一般,又狠狠瞪了一眼王爷身后,恭送他出来的林娅熙。

哈?林娅熙气得直想笑。

她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沦落成汀雨轩里食物链最底层了?

最新小说: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状元娘子飒又甜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