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洗脱罪名(1 / 1)

三日后的这天下午,林娅熙被随便找了个理由支开。书房内就只剩下宋楚煊与夜鹰二人。

宋楚煊坐在书案后,闭目养神。

夜鹰则是立于桌前,拱手说道“王爷,阳城那边有消息了。”

“嗯。东昭国有何异动?”

等了近半月,终于是揭开林娅熙真面目的时候了。

“回王爷,据阳城的安将军报,边境一切如常。东昭军队虽偶有小动作,但并未有屯兵备战之举。

不像是收到天元国和汶祁国将发动联合攻势消息后该有的反应。”

宋楚煊睁开漂亮的凤目,若有所思。东昭国会如此镇定,无外乎有两种可能。

其一,林娅熙不是晋王府里的细作,自然也没有将他故意伪造的假军机传递出去。

其二,林娅熙或者东昭将领猜到了消息有诈,故而按兵不动。

会是哪一种呢?

如果说林娅熙不是细作,那么燕尾镖要如何解释?

假军机他自认设计得天衣无缝。如果真有人能够参透,那此人定是谋略深远,今后必将是天元国极大的威胁。

思虑间,外头暗卫来报。

“启禀王爷,宫里来了人,宣王爷您即刻入宫觐见。”

“知道了。”

宋楚煊换好蟒袍,坐上离府的马车。一路畅行无阻,直到了长福宫外。又随来接应的内侍步行至养心殿。

西暖阁内,一身明黄的宋楚啸正斜倚在软榻上,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拿着一本奏折在翻阅。

“臣弟参见皇上。”

“哦,晋王来了。”宋楚啸坐直身子,又命福公公看茶。

“朕今日召你入宫,是有关晋王府内暗棋一事。”

宋楚煊平静陈述道“臣弟确有从一名丫鬟身上,见到了东昭暗卫组织的信物。只是她始终未有异动,一时还无法牵出她背后的关系网。”

皇帝诧异地问“丫鬟?可昨日东昭境内的暗庄传来密报,称此人应该为男子。”

宋楚煊挑了挑剑眉,也不免意外。“何以见得是男子?”

“密报上说,那人笔风刚劲,力透纸背,不似寻常女子能够写出的字迹。且字里行间,语气也颇具皇家天威。”

字体也许可以造假,但皇家天威的口气却不是随便谁都能学得来的。更何况,细作若非皇室中的一员,也没有必要模仿皇室的口吻。

有了今日的信息,再联系起之前的种种,宋楚煊猛然发现,被他盯了一个来月的林娅熙竟然就这样洗脱罪名了。

看来,他回去得重新审视一下府中的局面。燕尾镖的主人只怕是另有其人。

“臣弟此前放错了重点,回府后会多加留意的。”

“无妨。能混入别国的细作都不是等闲之辈。要揪出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今日晋王既然来了,就和朕一起用过晚膳再走吧。”

宋楚啸对这位皇弟一向很是和善,并不摆天子的架子。

还在想着自己冤枉林娅熙的事,宋楚煊只淡淡应道“多谢陛下。那臣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锋一转,皇帝问“那日朕听枫儿提起,晋王身边最近也添了一位贴身侍女了?”

宋楚啸也是有八卦之魂的。他实在太好奇,自己这从不喜女色的弟弟是何时开了窍的?

宋楚煊嘴角一抽。皇兄召他进宫,名义上是为了细作一事,实际上莫不是来探听侍女身份的吧?

他只简短地回答。“是。”

皇帝嘴角上笑意加深。

“朕听说这名女子不但聪明伶俐,还十分有趣?”

宋楚煊极力划清与那个傻皇侄之间的界线。

“那只是五皇子的想法,与臣弟无关。”

皇帝不信。“想必那女子定是有其过人之处的。不然,又怎能得晋王如此另眼相看?”

林娅熙的过人之处?他现在头上的发髻确实挺特别的。

特别难看!

宋楚煊呷一口茶,也不多做解释。

当初若不是因为那一枚燕尾镖,若不是见她与宫沉雪若有似无地亲近,若不是有五皇子毫不避讳地抢人,自己会对她另眼相看,一路“抬举”为贴身侍女吗?

如果知道她不是东昭细作,自己会允了她跟五皇子走吗?

宋楚煊觉得,他无法回答这些个问题。时间不可逆流。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

此刻,他也说不好对林娅熙是何种心情,索性便先压了下来。

兄弟二人就国事又商讨了一个时辰。晚膳时把酒言欢,直至天黑,宋楚煊才离开。

出了皇宫,夜鹰问“王爷,林娅熙那里还需要暗卫跟踪吗?”

想起之前她在安阳街遭林国公府埋伏一事,宋楚煊顿了顿,道“让暗卫继续跟着。”

夜鹰不解。林娅熙现在就是一名普通丫鬟了,怎的还需要暗卫?

不过,王爷的心思可不是他能看得懂的。王爷要如何,他照做便是。

那边,林娅熙见宋楚煊迟迟没有归来的迹象,便提前溜出了汀雨轩。

侧院里,春梅正站在梧桐树下,焦急地望着头顶。

只见林娅熙双脚勾着一枝粗壮的树干,仰头朝下。

正如蝙蝠一般,直直倒挂着!

“哎呀,妹妹你小心一点!你这到底练的是哪门子的才艺啊?”

春梅真怕她一个不小心摔下来,基本上直接就半身残废了吧。

“春梅放心,我有分寸的。”

倒挂的姿势都不影响林娅熙自如说话。

要是下面能再铺个软垫防护,自然更好。可惜条件不允许,她只能将就了。

其实,她还是有做安全措施的。将绑在她腰上的床单另一头系到树上,便是为了预防不测。

春梅又急急喊道“妹妹,比赛结果输赢都无所谓的。咱们也不用把命都搭上啊!”

“我听说云舒坊的头牌舞姬,就是那个什么娇娇姑娘,她父亲可是京城首富。人家可以拼爹,我只能拼命。”

春梅连哄带商量。“要拼命也得等到比赛当天再拼啊。你都倒了一盏茶了,差不多就下来吧?”

“我这才刚开始呢。”

说完,林娅熙又开始动作起来。一会移动双脚,一会双手抱肩卷腹。看得下面的春梅心惊胆战,又目瞪口呆。

想不到,人的身体还能有这种操作?

林娅熙竟然倒着还可以用头触碰到脚尖?再看看自己的脚,她站着都够不着!

殊不知,林娅熙前世的舞蹈跟核心力量可不是白练的。

最新小说: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肖先生的掌上娇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