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自由自由(1 / 1)

宋楚煊在汀雨轩内看了会书,但注意力却始终无法集中。

对于林娅熙的细作身份,他之前不是没有过疑问。但直至今日,皇兄的一番话才使他彻底放下了戒心。

男人在内心里不断反省着一个问题。以前,他对那个女人是不是太苛刻了?

姨娘惨死,才被逐出家门,又被自己怀疑,猜忌,从身到心折磨了一个多月。

宋楚煊知道,他凶起来,连夜鹰这种大男人都会惧怕。林娅熙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女。再如何不受宠,都是在一品国公府里养大的。

他会不会已经在她的心灵上,烙下了深深的阴影呢?

可最出乎宋楚煊意料的是,即便如此,林娅熙自始自终都无比顽强。

不知是愧疚作祟,还是良心发现,那些曾经碍极了他眼的行为,如今看来竟是格外顺眼了。

无论是差一点被杖毙时的据理力争,还是对付王睿时的机敏伶俐,抑或是耍小手段,令自己频频吃苦头。

那双桃花眼里永远都流淌着熄不灭的光,纯澈,狡黠,全然不似寻常贵女那般矫揉造作。

这样与众不同的她平日私下里都做些什么呢?

会因为自己而以泪洗面吗?

想着想着,宋楚煊决定亲自去侧院里看看。

出了房门,他脚尖一点,直接飞到院内的一株芭蕉树上。

男人就好似浮在空中一般。承了重的芭蕉叶竟然没有一丝的弯曲。

从宋楚煊的角度望去,正好能看见梧桐树那边的动静。只见林娅熙如一只飞鼠,倒勾在树上。同一枝树干上还缠着三尺白床单。

难不成那女人终于想不开了,要寻短见?!

宋楚煊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念头一惊。一个内力运转不稳,差点没掉下去。

他赶紧稳住身形,继续瞧着对面的动静,准备等到危急时刻再出手。

正在这时,侧院的另一方,上空飞来一名白衣男子。

墨发轻扬,衣袂飘飘,如同谪仙一般的人正是宫沉雪。

他闲适地落在屋顶上,坐定,也观察起林娅熙与春梅的互动。

“小祖宗!我求你别闹了行吗?你真是要急死我啊你!”

春梅气得直跺脚。

“那万两白银还能有你的命重要吗?”

林娅熙字正腔圆地回道“春梅姐姐,你没有听过一首诗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万两白银可不单单只是银子,更是自由,自由!”

一边学着播音腔念诗,手还一边不停地在空气中挥舞,以抒发她激昂饱满的感情。

春梅哪里听过这首在现代已经烂大街的诗?那是匈牙利诗人做的。

一左一右的宋楚煊和宫沉雪听了,心中却是卷起惊涛骇浪。

此等气度,此等魄力。纵是古往今来的奇女子中,也未有几个能有如此胸怀!

不约而同,两个男人的目光都热切了几分。

林娅熙说要自由,想必是指离开晋王府吧?

一想到这,傲娇惯了的晋王心中居然无端又涌起一丝落寞。

“林娅熙,好久不见。”另一端的宫沉雪笑盈盈说道。

猛然听见个男人的声音,林娅熙还以为是宋楚煊回来了,脚背一松,身体霎时摇晃起来。

还好她反应快。一只脚勾住床单,正欲提腰,用手去抓树干。

宫沉雪眼疾手快,已经飞了过来。手臂环住她的纤腰,轻轻一拉,两人便稳稳坐到了树干上。

林娅熙猝不及防。乍一见眼前风神俊朗的美颜,心跳乱了一拍。

幸好她之前倒立,脸颊本来就微微充血,现下也看不出红霞来。

见她发愣,宫沉雪好笑地问“怎么?不认得我了?”

“小宫宫我怎么会记不得。”

林娅熙用一句玩笑,掩饰她当下的局促。

松开圈在她腰间的手,宫沉雪浅笑道“上次你送来泡菜,我还没有当面谢过你呢。”

“没什么的。还是马厨娘好心,先给了我食材。”

树干本就不宽,两人挨得又近,林娅熙只好不安地拱了拱身子。

她这一拱,宫沉雪又堪堪虚握上她的腰,以免人再掉下去。

“我今日也带了份回礼给你。”

林娅熙迎上他那双含笑的眼睛,狐疑地问“是吗?在哪......”

话还没有说完,宫沉雪已经解开了系在她腰间的床单。两人直接飞了出去。

林娅熙还是第一次被人带着飞。她自己不会轻功,只得死死抓紧宫沉雪的手臂。到了方才坐过的屋顶,男人才将她慢慢放下。

两人安静地坐了一会。

圆月皎皎,繁星闪闪。

静谧的夜空上,像是被人大手笔地镶嵌了颗颗璀璨的宝石。

这里没有现代的污染,也没有绚丽的灯光,有的只是大自然中最纯粹的真实。

林娅熙不觉看得出了神。双手撑起小脸,拄在膝盖上。会笑的眸子像两颗黑玉一般,忽闪忽闪的。

当她在欣赏美景的同时,却也成就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马厨娘让我给你带了几样她新研究的糕点。”

宫沉雪指了指旁边一个精致的小食盒,示意她打开。

“谢谢马厨娘了。”

林娅熙捻起一块,送入口中。芬芳馥郁,绵软顺滑,令她满足地眯起了眼。

宫沉雪坐在一旁,看着她生动讨喜的模样,唇角也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他拿出怀里的酒壶,对月小酌起来。

林娅熙努嘴。她此时也想喝酒。都已经不知有多久没有痛快地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了。

“你喝的是什么酒?”

“桂花酿。”

声音好听又甘冽。

“可以给我也尝一点吗?”

林娅熙盯着酒壶,小眼神很是灼热,舌尖也不自觉舔了舔唇。

宫沉雪一愣,但很快又收回目光,笑着摇了摇手中的酒壶。

“那怎么办呢?可惜我没有带酒杯过来,无法分给你。”

林娅熙两只眼睛都随着酒壶晃了晃。那样子可爱极了。

“我仰着头喝一口就行,不会碰到的。”

这边说着,那边小手已经伸了上来。

芭蕉叶上的宋楚煊此刻按耐不住了。行动先于理智。他将轻功提到最快,朝着两人所在的屋顶飞掠而去。

还在抢酒壶的二人察觉到上方投下来的一簇黑影,都顿住了手,抬头望向来人。

宋楚煊负手而立,脸色铁青,声音冰冷道“你们在干什么?”

见是晋王,宫沉雪站起身,拱手见礼。“王爷。”

“嗯。怀修今晚好雅兴。”

男人眼神幽暗,居高临下,睥睨着还傻愣愣坐着的小人儿。

“林娅熙,做为本王的贴身侍女,本王都已经回府了,你竟然不来汀雨轩伺候?”

“嗝。”

林娅熙被吓得先打了个饱嗝。

“不好意思哈,我不知道王爷您已经回来了。我这就过去,这就过去......”

她站起身,这才注意到眼下还在屋顶上。要她怎么下去啊?

紧接着,林娅熙只觉脖颈一凉,自己的衣领就被人提了起来。

宋楚煊竟然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直接提溜起她,急速飞向汀雨轩正院!

最新小说: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娘子可能不是人 状元娘子飒又甜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