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一种心态(1 / 1)

望着空中的二人越来越小,直至不见,宋奕枫才垂头丧气出了凤仪宫。

刚才被皇叔逮到时,蒙面巾已经被扯下。他倒也不用再避讳周围的宫女太监了,只一个人忧心忡忡地往回走。

冷夜脱离了之前御林卫的纠缠,却四下寻不见五皇子。正焦急担忧着呢,就见宋奕枫丢了魂似地过来。

冷夜颔首抱拳。

“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

宋奕枫也不理,绕过他继续走。

见状,冷夜追上去问。

“主子,林姑娘呢?你们不是一起去的凤仪宫吗?”

宋奕枫眉头锁得更深了,良久才答。

“她被抓走了。”

“抓走了?!”

冷夜一脸惊骇。

难道自己不在的时间里,二人又被其他御林军发现了,并且连五皇子都没能保住林姑娘?

如果真是这样,那林娅熙擅闯禁地,按律必会被当作刺客问斩啊!

“主子,要不要属下去试着救下林姑娘?”

“如何救?她是被八皇叔带走的。皇叔走的时候,还说不会让她脱罪的。哎,这都怪我,就不应该带她去什么凤仪宫!”

宋奕枫此刻十分后悔,却也无可奈何。

“五皇子别急。咱们先回重华殿,再做商议吧。被晋王带走也许是好事呢?

毕竟林姑娘是王爷的贴身侍女。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王爷兴许会网开一面也说不定。”

“比起慎刑司,皇叔只会有更多折磨人的方式。”

宋奕枫没有冷夜那么乐观。他怎会不知,晋王爷黑面杀神的名号可不是盖的。

进了重华殿,宋奕枫蒙着被子,一头栽进床榻里。

金婵还从未见他这么黑脸过,拉着冷夜到了外间。

“五皇子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他不高兴了?”

“是林姑娘被晋王抓走了。现在貌似生死未卜。”

金婵又惊又疑。“啊?怎么会这样?”

“当时我也不在场,许是在凤仪宫被发现的吧。哎,林姑娘也真是大胆。

这皇宫能是她胡来的地方么?连后宫里的主子们,一不小心都会被咔嚓了。五皇子纵着她,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想拦也拦不住啊。”

冷夜边说边摇头。

金婵也感叹。

“五皇子对林姑娘真是不一般。除了银钱,我还没见他对其它事,或者哪个人如此上心过呢。

不过,林姑娘确实活泼可爱,和五皇子性格很是合得来。我见了都觉着喜欢。”

两人正说着,内室的门打开了。

宋奕枫已经穿戴整齐地出来,一脸严肃吩咐道“冷夜,备车去晋王府。”

“是!”

宋奕枫方才想得很清楚。就算皇叔震怒,他也要找法子护住林娅熙。

她只是一个身世凄苦,却依旧保持着初心,逆流而上的少女。她还有那么多未完成的可能性。

他得去晋王府救她!

从林娅熙这个高度,脚下的皇宫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巨型模型。偶有走动的宫人们也都成了一个个墨色小点。

夏天的风虽是温的,但急急扑过来也如同刀割一般,吹得林娅熙根本睁不开眼。

耳中只听得到宋楚煊玄色衣袍翻飞,猎猎作响的声音。

这种煎熬林娅熙感觉持续了很久。然后就是咚一声闷响。再然后,脊椎上攀升起一股锥心的痛。

林娅熙眼前瞬间闪烁着无数颗金色小星星。

她手掌下是被打磨得光滑的木质地板。微一抬眼,视线触及到一双皂色云靴。

头顶上方的高大男人正大马金刀地坐着,面无表情,品着手里的茶。

反应了一会,金星渐渐散去。林娅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辆移动中的马车里。

刚刚她竟是被这个男人毫不留情,狠狠摔到了地上!

她不敢去想,接下来男人要如何对付他。林娅熙大脑飞速运转。她必须想个法子自救才行。

忍着背上的剧疼,她把之前在皇宫里发生的事情,从头至尾仔细捋了一遍。

五皇子带她去凤仪宫的时候,晋王恰巧也在。凤仪宫是晋王生母的寝宫。

今日乃宋楚煊二十岁生辰,是他的弱冠之礼。

而他的生辰也正是先太后的忌日。

把散乱的事件串连成线,林娅熙灵光一闪,声音缱绻又温柔。

“王爷,那并非是您的错。”

宋楚煊一怔。修长且骨节分明的玉指在桌案下,微不可察地抓紧袍摆。

林娅熙大着胆子又说道“不知王爷您听没听过一句话?你若不疑,人间不寒。你若不离,世界不远。”

见宋楚煊面色有所松动,林娅熙直觉她还有戏,继续加把劲。

“其实,孤独是一种心态,一种选择。”

宋楚煊嗤笑一声,嘲讽地睨着地上的少女。

“林娅熙,你人不大,大道理懂得倒是不少。别再意图耍什么花招了,也收好你的痴心妄想。

今日之事,本王绝不会放过你。”

最新小说: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状元娘子飒又甜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娘子可能不是人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