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这颗好甜(1 / 1)

进入汀雨轩,宋楚煊又整个人斜倚在林娅熙肩头上。

“扶本王进去。”

林娅熙冷不防双手扶住他,一股浓烈的酒气袭来,小身板被压得不轻。

“好。叔叔,您看我这么听话又乖巧,您真的舍得杀我吗?”

子时已过。林娅熙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和这个世界说拜拜。

宋楚煊好像是真的醉了,脚步虚浮,头也一点一点的。

林娅熙无奈,只得扶着他到床边。

本想就轻轻放他躺下,谁知,宋楚煊却并未松开搂着她脖子的手。

借着男人的重量,二人一同栽倒在床上。

林娅熙头砸在他胸口,引来一声闷哼。

宋楚煊的脸此刻早已经爬上了红晕,双眼半阖,薄唇微张。

林娅熙抬眼瞧他。发现这名醉鬼安静的时候,即便是从这等魔鬼角度看过去也好看极了!

欣赏了一会,正要爬起来,又被人一把按了下去。

“不许走。”

林娅熙原想着去给他熬一碗醒酒汤的,这样他也能好受一点。

可转念又一想,还是算了。

宋楚煊最好一直这么醉着。她也能多活一会不是?

“叔叔,您该休息了。”

宋楚煊含混不清地说“不是在休息了吗?”

林娅熙心里嘀咕。你是休息了,可我呢?

“那我帮您把靴子脱了吧。”

宋楚煊这才依言松开手。

林娅熙把他修长的双腿抬到床上,又帮他褪去鞋袜。

“本王饿了。”

宋楚煊仍是闭着眼,但嘴巴却稍稍嘟了起来,像是在撒娇,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古板。

“那我去厨房给你做夜宵?”

“不要。”

林娅熙哭笑不得,好想用手指头戳他脸蛋。

这还是她认识的晋王爷吗?明明是个耍赖的孩子好吧?

若是眼下有手机,她一定会全盘记录下来,也好以后拿这把柄要挟他。

“那你想吃什么?”

“葡萄。”

林娅熙回眼,扫到桌上子果然摆着一盘新鲜的葡萄。晶莹剔透的,很是诱人。

她拿起托盘,整盘递了过去。

“给你。”

宋楚煊侧过头。见林娅熙站在那,就只是递给他个盘子,双脚在床上踢了两下。

“本王累了。”

林娅熙瞪眼。

“歪,你别太过分啊。刚刚又是骑马,又是轻功的。怎么这会手都不能抬一下了?”

宋楚煊傲娇上了。

“本王就要你喂,像那些姑娘们喂你那样。”

林娅熙幻想着,她将整盘葡萄都倒在那张绝美的脸上。绛紫色的葡萄汁顺着脸颊滴入锁骨......

当然,这只能是幻想。

除非,她活得不耐烦了。

“好吧,服了你了......在冠花楼那会,叔叔怎么不说?”

“脏。”

宋楚煊就一个字,噎得她没话讲。

洗过手,林娅熙坐在床边,认真剥起了葡萄。

在古代,有点钱的男人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还要寻花问柳的?

更别说像晋王这般有权有势的。

只能说人家眼光高,一般的瞧不上罢了。

林娅熙每剥好一颗,送到他嘴边,宋楚煊都张口吃下。

到了第六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宋楚煊的薄唇竟然含到了递过来的两根手指,还就势轻吮了一口。

剥葡萄的手本就沾了一些汁水,宋楚煊只称赞了句。

“这颗好甜。”

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细节!

一瞬间湿润滑腻的触感,却让林娅熙像是指尖触电了一般。

不经意的触碰也许是无意,可她明显感觉到宋楚煊还吮了她的指腹?甚至自己还好像碰到了他的舌尖?

那轻微的吸附感和舌苔的摩擦,难道是错觉?

林娅熙仔细观察着他的神情,又实在不像是故意的。

也许真是她自己多心了。一个醉鬼,五感本来就比平时要迟钝得多。

“本王还要。”

宋楚煊薄唇红润,语气轻快跳跃,带着一点小俏皮。

林娅熙莫名想逃。而且要靠吃葡萄吃饱的话,那她真要剥到天荒地老了。

“叔叔要不吃点别的吧?我去看看,小厨房里还有没有点心。”

“你这是敷衍本王。”

上挑的小尾音里都是不满,还有一丝丝委屈。

林娅熙被惊得外焦里嫩。

这是哪家的小可爱啊?!自己这是无痛当妈了?

宋楚煊肯定是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她应该让夜鹰把府里的大夫都叫来,或是去宫里请个御医来看看。

“叔叔,您要保重身体啊。这么晚了,别闹了好吗?我们洗洗睡吧?”

林娅熙跟他商量着来,手上也没停下剥葡萄的动作。

又喂了几颗,林娅熙困意袭来,头已经昏昏沉沉的了。

“那好吧。”

吃了十几颗葡萄后,宋楚煊决定放过她。

“伺候本王沐浴吧。”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林娅熙没有再去烧水,而是去隔间里找男人穿的睡袍。

等她再回来时,人已经不见了!

平素沐浴前,宋楚煊都会屏退林娅熙,或是等她走了之后。可今晚他喝醉了酒,林娅熙真怕他会摔破头。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应该看着人睡下再走。

见屋里没人,林娅熙也不疑有他。又等了一盏茶的工夫,还是不见宋楚煊的人影。

该不会,是睡在温泉里边了吧?

林娅熙满心纠结。要不要去捞他出来呢?

这么泡一晚上的话,宋楚煊第二日铁定会跟浮尸一样肿。

脑中一个小人适时蹦出来反驳。

“林娅熙,你疯啦!那是男人的浴室。浴室是做什么用的,你知道吧?”

林娅熙正天人交战,一片寂静中,屏风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大力拍水声。

听起来像是有人溺水了!

拍水声开始杂乱无章,其后越来越小,最终消失时还伴着咕嘟咕嘟的声音。

糟了!

宋楚煊该不会是醉得不省人事,淹死在自家温泉里了吧?!

这种鬼话说出去,谁会信啊?连林娅熙自己都不信。

她是见到宋楚煊的最后一个人,犯罪嫌疑最大,动机也很明确。打赌的事情五皇子和宫沉雪都知道。

林娅熙浑身打了个激灵,已经想到了自己被凌迟时的惨状。

也不管会不会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了,林娅熙一个箭步,冲到温泉室的门口。

门大开着,里面却安静得可怕。

宋楚煊的温泉室建在一处天然泉眼之上。露天的设计让满天繁星尽收眼底。

上方雾气缭绕,润湿了脚下用大颗鹅卵石铺就的石径。温泉池很大,和现代的无边际泳池也差不多了。四周还有几张竹制的躺椅。

一侧不知从哪儿引来的清水,沿着剖开的竹管,潺潺流进温泉池。声音很是疗愈,叫人身心放松。

这厮还真是会享受啊!

“叔叔?王爷?你在吗?”

林娅熙站在门口,见无人回应,又一点点靠近温泉池。心中忐忑不安,既想见到宋楚煊,又怕见到宋楚煊。

走至靠近门一侧的池边停下,她向下望了望。

月夜下,林娅熙像是望进了一方黑色的洞穴,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她。

下一秒,一只手猛地伸出,握住了她纤弱的左脚踝。还没有来得及尖叫,就瞬间被拖了下去。

还好池边的水不深。

呛了一口之后,林娅熙双手扑腾,迅速站起身。这才得以将头伸出水面,贪婪地呼吸。

最新小说: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状元娘子飒又甜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娘子可能不是人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