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精灵起舞(1 / 1)

云舒坊,三层。

为了便于排练,之前所有的贵重摆设,以及地毯等物都被移去至了角落里。

大片的空地中间此时已经站着被林娅熙选中的十二名乐师和十名年轻舞姬了。由于道具太占地方,楼姑姑早先便命人将其先搬到一楼放置。

宋奕枫一进门,大家立刻齐齐跪下见礼。

林娅熙暗暗吐舌。平时和他嬉闹惯了,竟都忘了人家可是纯正的皇室血统。

宋奕枫一抬手。

“不必多礼。今日难得林姑娘有空。照着几日前教的舞蹈和曲子,你们先演一遍吧。”

按上次林娅熙哼唱的调调,乐师们已经谱好了乐谱,又融入进各种乐器。

前些天都是与舞姬和楼姑姑一同排练的。要首次在五皇子面前表演,他们难免有点紧张。

一曲罢,宋奕枫侧头,问向身边的林娅熙。

“娅熙妹妹觉得如何?可还满意?”

林娅熙对舞台向来是极挑剔的,总力求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素日里活泼可爱的小脸蛋上,此刻却满是严肃认真,丝毫不含糊。

“还可以。配乐上还要再大气磅礴一些。现在的太过绵柔无力了。

我认为这段应该多加一些手鼓的部分。轻重缓急得把控好。

层次感方面,推进的也要更自然。这样渲染的感情才会更为立体饱满。”

乐师们点头称是,都不曾想这个小丫头在音律方面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舞蹈方面,你们有照我说的绑沙袋练习吗?基本功还得再扎实。不过,这个只靠几日工夫是练不来的。

齐舞的时候重点是整齐!胳膊抬到哪个位置最好看,眼睛应该看向哪个方向,队形有没有乱,这些细节你们要提前商量好。

不要一味想着突出自己,而忘了团队。

节奏感上你和你都不太好,总是慢别人半拍。每日结束后,队长帮着加练吧。”

林娅熙比平时楼姑姑要求的还要严格,差点把被点到名的两名小舞姬吓哭了。

叹了口气,她接着说道

“跳舞没有捷径可言。只有当你将每个动作都练到成为肌肉记忆时,你就不会出错了,也就有自己的balance了。

没别的,练吧!今天我带着大家一起扣动作。”

拜楞丝?肌肉记忆?舞姬们纷纷赞叹,林姑娘的术语都好高深啊。

若是她肯过来云舒坊,花蓉娇头牌的地位肯定不保。

宋奕枫也没有想到林娅熙会如此专业。眼前的少女究竟还有多少面是自己不知道的?

这一练就从清晨到了黄昏。

舞姬们都虚脱地累倒在地上了,而林娅熙却仍是精神饱满,神采飞扬。

和过去做练习生的日子相比,现在这些简直是轻松如切菜。

小意思!

“林姑娘,我们实在不行了。你让我们先休息会吧?不然明早我们就起不来床了。”

林娅熙还想着要奋战到子时呢。看了一眼舞姬们向她投来的乞求眼神,她心一软。

“好吧。那今天就先到这里。”

宋奕枫连忙朝她招手示意。

“娅熙妹妹,快先喝口茶。等下你用完晚膳再走吧?我已经让管事的去准备了。”

“也好。那五皇子可否先带我去看看舞台道具?”

宋奕枫宠溺地摇了摇头。

林娅熙这般生龙活虎,朝气蓬勃,令他都不禁跟着被感染,对世界充满期盼了!

--

宋楚煊今日也不知怎的,莫名地无聊烦躁。他从皇宫里出来时,天已经黑了。

“夜鹰,今天换个路线回府。你挑些热闹繁华的地方走。”

“是,王爷。”

夜鹰知晓主子向来喜静,更是个习惯性动物。

怎么会临时起意,改路线呢?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吧。

不过,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路上行人你来我往。听着街边小贩的吆喝声,宋楚煊只觉烦闷更甚。

正揉着眉心,一阵微风轻拂,车帘随之被吹开了一角。

然后便是一个人影快速移动向前,消失于视野之内。

诡异的是,那人上身笔直,完全没有走路时该有的动作,也不似轻功飞行应有的高度。

“夜鹰,跟上他。”

宋楚煊眼眸半眯,玉指挑开车帘。

从背影上看那是一名女子,而且还挺眼熟!

她脚下踩着的是个什么东西?能搞出这种幺蛾子的,除了那女人宋楚煊不做他想。

嗖的一声。

夜鹰刚扬鞭提速,就见自家主子飞出车厢,朝前而去。

林娅熙完全没有察觉出周围有任何的异样。口中哼着小曲,她偶尔右脚蹬地,惬意地沿着路边朝王府滑去。

带起的风没有了白日里的温度,吹在脸上很是舒服。

以前玩滑板的时候,高难度动作固然吸睛,但林娅熙最喜欢的还是夜里一个人滑着长板扫街。

那种感觉总可以让她暂时忘却烦忧,享受当下。

宋楚煊在离地五丈高的位置注视着她,与她保持同步前行。

少女姿态轻盈,飘飘若仙,随意的动作却仿佛是精灵在起舞。

面纱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借着街边忽明忽暗的灯笼光,宋楚煊只能看到那双似琉璃般闪烁的桃花眼。

男人的烦躁在不知不觉间褪去不少。

快到府门口时,林娅熙跳下滑板。趁无人注意,她抱着板溜回了汀雨轩侧院。

书房里,宋楚煊翻着公文,状似随意地问“最近几次沐休,林娅熙都做了些什么?”

“回王爷,据跟着她的暗卫报,林娅熙是去了云舒坊。而且每次一待就是一整日。”

“云舒坊?”

夜鹰解释道“对。云舒坊是五皇子前不久新置办的产业。现已成为京城中最有名的歌舞乐坊了。”

宋楚煊不知该作何感想。

回想起林娅熙在冠花楼时的表现,难道她还在兼职当舞姬?

好端端的晋王府首席丫鬟不做,做什么舞姬?并且,又是跟五皇子有关。

宋楚煊没好气地问“她去云舒坊都做些什么?”

“暗卫们也不甚清楚。不过,据传云舒坊将于下月初,举办一场盛大的歌舞才艺比试。届时,获胜者可得赏银万两。

属下以为,林娅熙应该是为了参赛在做准备。”

“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

以林娅熙和五皇子的交情,赛前在云舒坊准备也不是没有可能,甚至五皇子还会跟着她一起胡闹。

那女人若是参赛,必是为了赏银。可,她要那么多的银子做什么?

之前就曾听她提起过开店的事情。所以,林娅熙当真是想离开晋王府不成?

想到这里,宋楚煊又烦躁起来,随手将折子丢到了一边。

最新小说: 顾爷,夫人她又在装可怜了 被我休了的前夫登基了 玄门团宠大佬五岁奶呼呼 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肖先生的掌上娇 他来时星河落满怀 惊!我的网恋对象是个古代暴君 重生后被病娇权臣宠野了 报告妈咪:总裁爹地又来敲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