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鱼饵(1 / 1)

李察先将小帆船的船帆收起,让船停了下来。

【嗯,虽然我还没见过海王类,但据资料上说,这无风带里的海王类动不动就是上百米,要是等会儿战斗的余波把船掀翻了就不好了。】

琢磨了一会儿之后,李察又再次升起船帆,将小帆船往后开了一段距离。

这倒不是李察有多重视这艘小帆船,从他连名字都懒得取就可以看出,李察压根就对这艘小帆船没什么感情。

船上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甚至就连食物都没有。李察从马林梵多一路航行至此,全靠自己在海底捕鱼为生。

李察之所以如此重视,那全是因为船舱里满载的雪莉酒。还有就是,李察战斗累了,也好有个歇脚的地方。

虽然李察在海上漂流的经验已经是很丰富了,但要是能在船上休息,谁又愿意泡在水里呢?

一连将船开出了二十海里,李察才慢慢停下了小船。

休息调整了一下,李察自觉已经是最佳状态。脚下在甲板上轻轻一踏,李察踩着月步就直奔无风带而去。

无风带里名副其实,真的是连一丝一毫的风都没有。随着李察渐渐深入,海面也逐渐平静了下来。入目所见,大海犹如镜面一般死寂。

李察先大致观察了一下情况,十分钟后,李察再次感叹。

【这世界这么会有这种地方,明明没有与外界隔绝,空气状况也正常无碍,但居然就是没有风!】

不过既然暂时搞不明白原因,李察也就不再多想。

【这倒正好方便了我,无风带里几乎隔绝了一切其他干扰,我只用专心砍鱼练剑就好了。】

观察了许久,无风带海面上,一望无际的都是一般无二的情况,李察也就不再迟疑,直接落在海面上,月步转换为“水上漂”。

“砰——砰——砰——”

李察踩踏着海面,在海上兜起了圈子,只是每一步,李察都尽可能的用力,让动静传到海下。

也没准备什么鱼饵,李察除了腰间的无铭和身上的衣服,什么都没带,他是真的把这无风带当成刷经验的地方了。

“哗啦”

很快,海下就有海王类注意到李察弄出来的动静了。一条直径足有七八米粗的蛇形的海王类探出头来,准备查看一下海面上的情况。

李察的见闻色早就笼罩了附近海域,一察觉到有鱼上钩,李察也不慢悠悠地玩什么“水上漂”了,脚下直接加速,转瞬之间就跨越了数百米的距离,犹如闪现一般出现在露头的海王类身侧。

下一刻,无铭出鞘。

“飒——”

一刀斩过,李察踩踏空气,将身形维持在空中。看着下方失去了脑袋,身体还在无意识扭动的海王类,李察脸上露出笑容。

“鱼饵,这不就有了吗。”

鲜血,不断从被李察枭首的海王类身体里流出,血腥味迅速在海里扩散。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不断有新的海王类露出头来,想要啃噬死去的海王类的尸体。

而李察则早就落了下来,就站在最初那头海王类飘在海面的脑袋上。

每当有新的海王类靠近,李察二话不说,直接一道飞翔斩击斩过去,中者无不瞬间被斩成两段。

就目前看来,还没有能抗得住李察一道飞翔斩击的海王类出现。

不过随着李察杀的海王类越来越多,鲜血浓度不断提高,原本平滑如镜的海面,开始沸腾起来。

慢慢地,已经有可以硬抗李察一道飞翔斩击,伤而不死的海王类出现了。

不过没关系,一道不行就两道,两道不行就三道,反正这个飞翔斩击,李察可以站着连续放个三天三夜都不带停的。

一时之间,无风带的海面上刮起了一阵由飞翔斩击构成的风暴,飞翔斩击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入目所见,海面上全是海王类的尸体,鲜血已经染红的附近海域,说是“血海”,倒也勉强够格了。

“嗯?”

就在李察像砍菜切瓜一样,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他感到脚下有个强大的气息,正在朝着自己飞速靠近。

不过李察也没有躲开,反而就这么站在原地等了起来。

【等了这么久,也该来一条大鱼了。】

“轰——”

水声犹如雷鸣震荡,一条足有五六百米长的海王类从海底冲天而起,张大了嘴巴,朝着李察咬过来。

李察在最后一刻,踩踏海王类的尸体飞身而起,同时脚下不断踩踏空气,才躲过了这一咬。

这头海王类通体深红,自海底带起的狂澜,将附近海域的“血海”冲散,原本血红色的海面竟为之一清。

咬空了第一下,这头海王类半个身体立在海面上,张开数十米长的血口,放声咆哮。

“吼——”

“你就不能干脆一点吗?我又听不懂你说话。”

李察现在心情不错,还有空嘲讽一下对手。不过李察话音刚落下,一条深红色,直径十多米长的尾巴,就朝他身后抽了过来。

李察刚才还嘲讽这头海王类不干脆,谁知道人家只是表面咆哮,吸引他的注意力,背后抽冷子准备直接干掉这条爬虫。

不过李察的见闻色早就笼罩了这片海域,偷袭的手段对于有准备的李察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无铭刀光一闪,朝着李察抽过来的尾巴,就断成两截,掉到海里去了。

随后李察脚下发力,直接闪现到这头深红色的海王类面前,由上而下一刀劈下。

海王类被这一刀自头部到身体中部,劈作两半,然后身体渐渐沉到海里去了。

不过这仿佛是触发了什么讯号一般,不断有体型超过五百米的海王类浮出海面,二话不说就朝李察撕咬过来。

这时候,飞翔斩击已经没有用了,斩到这些至少五百米以上的海王类身上,最多只能留下一条不大不小的伤口。

说不小,是因为那伤口如果是落在人的身上,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可落在这些海王类身上,就显得有些不痛不痒。

“嗥——”

“嗷——”

“吼——”

好吧,李察听着这些海王类千奇百怪的咆哮声,说明痛肯定还是痛的。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