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气定神闲秒五卫!(1 / 1)

遥遥天穹,黑云越来越低,好似压城之重。

府衙内,一众捕快在听到步凡的话,纷纷后退数步,如临大敌。

眼前之人可是能杀蓝衣卫的高手,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雨天,虽是杀人的好时节,但杀了你们对我并无好处。”

步凡不再理会衙门捕快,沿青石砖深入。

“我去通知尚武阁的大人!”

一名捕头反应过来后快步离去。

至于其他捕头,始终紧紧跟在步凡身后,保持着一段自认为的安全距离。

数秒后。

五名身穿蓝色袍服的男子围住了步凡。

和王大龙一样,这五人都是尚武阁的蓝衣卫,实力都在三品。

同一时间。

衙顶上出现了一道黑影。

她同样披着一袭宽大黑斗篷,面蒙黑纱,加之天色昏暗,静悄悄的趴在衙顶上看着下方,实难发现。

这道身影正是与叶凡一前一后出门的叶舞碟。

“先拿下!”

喝声响起,五名蓝衣卫从不同方位杀向步凡,速度极快。

五人一出手,毫不保留。

他们不会轻视一个能杀蓝衣卫的人!

然而,这五人刚掠至步凡的周身三米范围,罡风突起,剑气激荡。

凌冽骇人的剑气,无规律的以步凡为中心席卷开来,如漫天浪潮。

嗤嗤嗤!

切割声弥漫。

仅仅一瞬间,五名蓝衣卫同时倒地。

【宿主击杀尚武阁五名蓝衣卫王大龙,扶妻值加2,奖励发放,天阶下品掌法纯阳掌熟练度提升至精英,人生模拟卡一次】

听着系统音,步凡稍微有些难受。

昨天首次杀了一名蓝衣卫,扶妻值加了3;可这第二次,他杀了五名蓝衣卫,扶妻值才给了2。

倾盆大雨,骤然而至。

黄豆般的雨滴击打在青石砖上,发出噼啪的清脆声响。

有的落在衙顶檐角上,汇聚成一条细流而下,挂出一道道银亮水线。

“纳周声灵气”

“宗…宗师!”

衙顶,叶舞蝶震惊的看着下方被雨水浸泡的六具尸体,目光再次落在步凡的身上时,脸上多了些许凝重。

她虽未至宗师,但却知晓宗师与一品间的最大区别。

御天地灵气!

确切的说,二者之间还夹杂着半步宗师。

半步宗师,已能感受到天地灵气的存在;而宗师,却是能做到纳灵气为己用!

一品高手,虽同样能够依靠内力外发劲气,但绝对做不到此般气定神闲!

何况,所杀之人,

还是有着三品实力的五名蓝衣卫!

看看混在泥泞中流动的血水,再看看横七竖八的尸体,一众衙门捕头反应过来。

彼此面面相觑。

眼神交流,达成一致后,

一个个持着刀柄的手又紧了几分。

同时,又后退数步。

怯缩不前。

“尚武阁抓的那两个人在哪?”

步凡看向捕快中一个熟悉的面庞。

前一晚敲门巡查的李捕头。

“衙门大牢,沿您现在脚下的路,直行三百米后有一老槐树,右转二百米,入口就是地牢大门。”

对上步凡的目光,李平安不假思索,像是生怕自己说的信息少了惹来杀身之祸,又加以补充道:“那两人被关在三号间,有一名紫衣卫大人坐镇。”

步凡点了点头。

转而又看向其他人。

余下捕头纷纷应声示意,表明李平安所说为真。

雨越下越大。

步凡走向地牢,一身黑袍却无丝毫湿意。

每当雨滴就要落在步凡身上时,像是突然受到斥力,朝着两侧落去。

“老大,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望着步凡背影,一众捕头看向李平安。

“跟上去?你是嫌你命长吗!人家把我们当个屁放了,我们就应该谢天谢地了。里面的紫衣卫大人能拿下他自然最好,若是拿不下我们就辛苦点儿,收个尸。”李平安一脸认真道。

“不愧是老头!”

一众捕头十分赞同的竖起了大拇指。

衙顶上,叶舞蝶犹豫许久。

最终,还是只跟到了地牢前,继续在顶上趴着,并未进入。

青州府衙,地牢。

入目看去,四面皆壁。

一条幽暗通道贯穿四十九间牢房。

除了几扇窄小的窗户透进淡淡的光之外,其他地方都是阴暗潮湿。

隐隐间,空气中飘荡着腐烂令人作呕的味道。

多数的牢房中都关押着身穿囚衣的犯人,锁链碰撞间,发出叮当脆响。

相较于其他牢房的哀嚎呻吟,三号牢房倒显得安静多了。

只见两名身穿破溃铠甲的男子,呈大字型被锁链固定在铁板上,全身遍布血痕。

“在历国古籍中,我曾看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叫章邯的武将,率领四十万大军攻打敌国,败北后直接投降……”

两个囚犯男子的前方,摆着一张桌子,桌子旁坐着一个身穿紫色袍服的中年男子。

紫袍男子一边喝着酒,一边大口吃着烧鸭烧鹅,一边给两个囚犯讲述着这个叫章邯的武将投降叛国的故事。

“你们猜猜,最后这个武将结局如何?”

故事讲到这里,紫袍男子放下酒杯,面带笑意的看着两个囚犯男子,道:“最后,他被敌国皇帝封地为王。”

见到两个囚犯无动于衷,紫袍男子口风忽转:“你们的大齐已经亡了十三年,如今也只剩玉门关外的一方土地,复国可比登天还难。”

“你们要是肯告诉我所有大乾皇土上的余党据点,我保你们进入尚武阁,享一生富贵。”

紫袍男子等了好半晌。

两个囚犯始终闭着眼,没有任何回应。

“愚蠢的人,结局都不好。”

钱枫一点也不急,继续享受着桌子上烧鸭烧鹅。

“你们两个就是被抓的齐国参将?”

蓦然,一道不夹杂丝毫情绪的声音在钱枫的背后突兀响起。

地牢昏暗,步凡一袭黑袍,愈发让人看不真切。

他的声音从钱枫身后传出,幽幽沉沉,虽然嗓音温醇,但却有如芒在背之感。

听到声音,钱枫猛地起身回头。

目光定格在步凡的身上,表情瞬间变得沉重。

先不说对方能够悄无声息且在他尚未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这三号牢房中。

到衙门第一件事,他就命令知府不得任何人擅自靠近地牢,迫于压力,府内衙役必定加大巡查力度。

即便有人对付得了这些衙役,府中还有五名蓝衣卫坐镇。

最新小说: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 大汉觉主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 人在玄幻,开局退婚气运之女 三国:开局选择大小乔 霸主神脉 坏蛋神仙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列表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