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恶斗塞北三煞(1 / 1)

第3章 恶斗塞北三煞

“塞北三煞过处寸草不留,你不知道?”话音刚落,塞北三煞已进了密室外的房间,上官南还未来得及迎出去。

“来得好快,这三个恶人的武功修为高深莫测。”上官南打量着三煞,心中暗自吃惊,欧阳雪也吃惊不小。

塞北三煞穿着一色的黑衣,双手拢在衣袖里置于腹前。

三人姓朴是三胞胎兄弟,高矮胖瘦无差,若是三人不同时出现,外人很难分出所见的是老大老二还是老三。

老大叫朴根深,站在三人正中间。

老二朴根蒂,站在左边。

老三朴根固,站在右边。

三人同时出现,只需根据他们所站的方位,便能分出顺位。

实际上,三人面貌无差,也有一些轻微的不同,不同之处在于三人的眼睛。

三人面相轻瘦,目光阴挚,但在阴挚中又有些许不同。

老大朴根深在三人中武功最高,也最自信,所以他的眼神阴挚中藏着自信。

老二居于老大老三之间,善于左右逢源,他的眼神阴挚中潜藏着丝许逢迎。

老三最小,脾气最是桀骜不驯,他的眼神充满阴挚的桀骜。

当然这些是很细微的差别,一般人很难发现。

“三位滥杀无辜就不怕遭报应?”强敌当前,上官南不卑不亢,颇具大侠风范。

“报应?只要拳头硬,老子怕什么报应?”老大朴根深抽出拢在袖里的手握成拳头用力挥了挥说道。

这时老三朴根固注意到了站在上官南身后的欧阳雪,只见她肤若凝脂,白赛瑞雪,双目盈盈似秋水,两腮粉分赛桃花。

一时动了色心,附在老大朴根深耳旁小声说道:“老大,上官南身后那娘们长得十分可人,先留下享受享受再杀不迟。”

“老三说的没错,难得有此艳福,可不能错过了。”老二朴根蒂也注意到了欧阳雪。

原本没注意欧阳雪的朴根深,听二位兄弟如此一说,不自觉的看向欧阳雪,不禁暗吃一惊:“世间竟有如此尤物,就算是西子重生,昭君再世也不过尔尔。”

他也跟两个兄弟一样,也动了一亲芳泽的心思。

“三个匹夫,如此造作可不礼貌!”上官南见三人色眯眯盯着欧阳雪看,不由得怒从心生。

他这一骂,老大朴根深立刻改变主意。原本他是想先杀了上官南再擒下欧阳雪行那苟且之事。

现在被上官南一骂便想先擒下他,让他看着兄弟几人当着他们面凌辱他的妻子,等发泄完兽性再割断其动脉,让其在屈辱中受尽折磨慢慢死去。

“上官南,老子本想一招解决掉你。不过现在老子改变注意了,先请你看台大戏,再弄死你。”朴根深邪邪一笑莫测高深道。

“什么戏?”上官南心知不妙,这几个恶人请他看的戏,定不是什么好戏,但他还没猜到朴根深想当着他的面凌辱欧阳雪上。

“哈哈!当然是春宫大戏!”朴根深大笑着叫道。

“小雪,快走!”上官南暗悔没让妻子与一双儿女藏在密室内。

若知会发生此等不堪之事,就算在阴曹地府见着妻子被其责骂,他也会趁其不备,点其穴道将其与一双儿女藏于安全之处。

只是现在后悔已然太迟,除了让妻子快逃之外别无他法。

欧阳雪不怕死,她是个贞洁烈女最怕被人糟蹋,一听朴根深说要当着上官南的面糟蹋她,也着了慌一闪身便欲夺门而逃。

“小娘子,哪里走!”她很快,朴根固比她更快,已先拦在门口,见她冲到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调侃道。

“流氓!”欧阳雪大骂,眼见去路被堵,只好退回丈夫身旁,拉开架式要与丈夫一起迎敌。

“兄弟们,并肩子上。”朴根深一声令下当先扑向上官南。

血红的右掌掌沿泛着淡淡黑蕴罩向上官南头顶。

“好厉害的血煞掌!”上官南暗惊。

他听师傅说过血煞掌修练到一品,出掌之时手掌会变成血红色,修练到极品,掌沿会泛起黑蕴。

朴根深的掌沿泛起黑蕴,显是已修练到极品,以上官南的功力接住一品尚且吃力,面对极品血煞掌他毫无把握。

只能撤步让开,反手一掌切向朴根深肋下。

朴根深见他让开,一掌切向自己肋下,冷哼一声,凌空跃起,在空中一个翻滚到了上官南身后。

恰好此时朴根固也攻向上官南,他便弃了上官南,收起血煞掌以擒拿手法去抓上官南旁边的欧阳雪手腕。

欧阳雪武功虽不及丈夫,却也不弱,见他来擒,手腕一翻反拿朴根深脉门。

“哟喝!小娘子身手不凡,老子喜欢!”朴根深嘴上调笑,手上已然变招,突然撤回攻出的右手,整个人像沙包一样撞向欧阳雪怀里。

欧阳雪何曾见过如此怪招,慌忙间拍出一掌相拒。

一掌拍出如中败革,情知要糟,立刻向回抽掌,一抽之下才发现手掌像被磁铁吸住一般根本抽之不回,心中大急道:“夫君救我!”

她喊声刚落,朴根深一指点了她的穴道,立刻动弹不得。

上官南一人应付朴根固本就十分吃力,忽闻妻子失手被擒,心神大乱一个不慎中了朴根固一掌。

所幸朴根固还不想杀他,出掌之时留了四分力,以六分力击他,绕是如此,他也被打得倒退三步,口吐鲜血,已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老三,你出手悠着点,一掌将他弄死,谁来看戏。”老二朴根蒂责怪朴根固出手没有轻重。

“老二,你快去帮忙,早点拿下上官南好办正事。”朴根深让朴根蒂一起对付上官南,随后又色眯眯的看了欧阳雪一眼。

“老二,正事要紧,快来帮忙。”老三朴根固也急不可奈,催促二哥帮忙。

他武功在上官南之上,若杀死上官南到也不难,想生擒活捉却需大费周章。以他之傲性,若不是为早一点一亲芳泽,断不会让二哥帮忙,更不会催促。

“无耻之徒!”几个恶贼对爱妻图谋不轨,上官南气得大骂,一口气血涌上来又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老二朴根蒂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从侧边袭上,一指点向上官南右肋。

上官南仓促间来不及闪避只能凝神运气硬接,老三朴根固看出便宜,一指袭上点向上官南膻中。

??感谢所有投票收藏的朋友,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创作动力。继续求票、求收藏、求评论。

?

????

(本章完)

最新小说: 破阵录 我在洪荒搞基建 天劫摆渡人 西游:开局被如来曝光异数身份 这个系统比我还稳健啊 修仙:我可以加载面板 人在西游,模拟修仙 道德经之武林神话 仙锻 模拟修仙:从长春不老神功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