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7、交心(1 / 1)

“夏总,自动驾驶立项?有那必要吗?我们现在连车都还没造出来,就开始考虑那么遥远的事情了。

我并不是反对投入科研,只是我们现在的摊子铺的确实有点大了。

缓一缓,等部分科研项目投入市场,完成自我造血后,再进行下一轮更大规模的科研投入, 这样会不会更好?”

接到吴恩达递交上来的自动驾驶立项报告后,林兵不敢怠慢,立马来办公室找夏景行请示,或者叫劝谏。

夏景行暼了林兵一眼,后者脸上似乎有些焦虑。

这让夏景行觉得似乎有必要跟林兵好好谈一谈了,对方升职过后,他还没找对方聊过。

“复兴汽车和自动驾驶是两个不同的项目,同时开发并不矛盾,相反, 这还可以节约大量的研发时间。

就像修铁路一样,两头同时施工,最终会汇集在一起。

而且,前期对于自动驾驶项目的投入并不大,一两亿美元足矣。

自动驾驶是一个需要投入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取得成效的尖端科技项目,早做早好。

复兴工业想要成为世界性的科技巨头,我们必须要有追踪前沿科技的意识。

你现在统管集团整个海外业务,需要站到更高的位置看待问题。

复兴工业现在有什么?有我们自己的拳头产品吗?复兴手机或许勉强算一个。

可它的内核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吗?芯片是我们设计制造的吗?

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

夏景行摊了摊手,把估值已经达到250亿美元的复兴手机、估值400亿美元的复兴工业集团数落的一文不值。。

林兵咬咬牙,说道:“夏总,我知道你对咱们复兴工业的要求和期望都很高。

事实上,复兴工业发展的一点都不慢,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迅速了。

成立才短短四年时间,估值就已经快追上发展近七年的脸书了, 称之为世界上崛起最快的创业公司都没问题。”

夏景行眼神平静的注视着林兵,表情严肃的说道:“你觉得发展快吗?事实上你也没说错, 但是我告诉你,还不够!还远远不够!”

说到这,夏景行声音突然拔高,“当下中国经济发展迅猛,一路高歌凯奏,其实却暗藏危机。

只要国际形势一出现变化,复兴工业所谓的商业帝国就犹如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一推就倒。

你不是一直挺疑惑的吗?我们为什么要把人才招揽回国?为什么要进入那么多行业?为什么要玩命的搞研发?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答案了,我怕!”

林兵暗暗心惊,在他看来,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商业公司能够威胁自家老板了?怕什么呢?

夏景行长吐了一口浊气,这番话一直压在他心头很久了,从未向任何人吐露。

今天之所以选择告诉林兵,也是希望对方像自己一样保持一种危机感。

向对方阐述清楚公司未来的战略,比一昧的下命令让对方盲目服从更好。

如果能够自上而下,给复兴工业全体员工建立起一种打不垮压不倒的凝聚力,那么在面对重大危机的时候,可以保持军心稳定,这是单纯发钱所替代不了的。

复兴工业进入的行业有太多属于是战略新兴产业,迟早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旗下所有产业中,夏景行最担心,也最为看重的就是复兴工业。

远景资本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捞点钱,只要分赃均匀,别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而且一个远景资本,也颠覆不了别人的金融体系和霸权。

海内控股搞搞互联网、文娱,看起来也没什么威胁。

可复兴工业不一样,它可以撕开科技霸权的封锁,可以带动一個、两个乃至更多个万亿、十万亿级产业的兴衰。

谷就

夏景行缓缓讲述道:“……半导体、新能源、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这么多产业要是被我们抢占了制高点,可能有人会疯掉。

相关利益集团一游说,再提高到国家安全战略高度,你猜会重演什么旧事?”

林兵彻底听愣了,喃喃道:“长臂管辖、域外法权?”

夏景行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想想曰本的半导体产业吧?曾经一度占据全球80%份额,打得英特尔、德仪抬不起头,如今是个什么样?”

林兵面色复杂的说道:“我们这是在对抗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势力啊,将来顶得住他们的出招吗?”

夏景行摇了摇头,随即笑道:“我也不知道,但事在人为。

总不可能投降吧,或者说画地为牢,不去触碰高端科技,安安心心给别人打工。

但身家性命掌握在别人手上,某一天说给你断货就断货,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林兵不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最近几年,复兴工业集团的发展犹如烈火烹油一般,眼瞅着明年后年就要入榜世界五百强了,即便是一些百年老店,也会在不远的将来被他们一一超越。

但夏景行现在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让他彻底清醒了。

世界上有纯粹的商业吗?恐怕从古至今都没有。

商业是什么,是钱,是利益,财帛动人心啊!

见林兵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夏景行只好给对方、也给自己加油打气。

“我们只有不断向前,跟国家一起崛起,才能打破枷锁。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国家明年的gdp就会超越曰本,成为世界经济最亮眼的那颗星。

跟复兴工业一样,一旦冒头了,就会招人嫉恨。

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再过几年,周围的环境会变得越来越恶劣。

我们再想像现在这样无拘无束的发展,想都不用想,完全不可能。”

林兵心神受到了猛烈的冲击,许久都没有消化完这段爆炸性的信息。

尽管有些难以接受,但他知道夏景行说的都是实话。

想好好做一番事业,怎么就这么的艰难。

念及此,林兵一拳砸在桌子上,面带悲壮的说道:“夏总,我明白了,我们的确不应该放缓发展的脚步,大不了就一死嘛!”

夏景行微笑道:“什么死不死的,天还没有塌下来,也塌不下来。

我们国家不是曰本,不会自缚双手,任何人和势力都无法阻挡复兴的脚步。

复兴工业眼下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补课,把基础打牢,然后迎接暴风雨的来临。

未来我们能做的,就是跟随国家的步伐,国强才能民富,国家的实力决定了我们的发展高度。”

林兵点了点头,彻底放弃了劝老板稳扎稳打的念头。

敌人实在太强大了,现在放缓发展脚步就等于选择了慢性自杀。

而放弃自研,像有些企业那样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低不下这个头颅,同时他相信以夏总的骄傲,也不会容忍那样的发展方式。

在两人交了一次心后,林兵对于未来充满了紧迫感。

原本他还为复兴工业取得的成绩而沾沾自喜,现在则彻底放弃了这种念头。

对于夏景行,他也多了一丝敬意。

虽说老板已经富甲天下了,但他仍然在以自己的方式为国家强大做贡献,堪称“为中华崛起而经商”。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