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1 / 1)

孟见琛将咖啡一饮而尽,取一块方巾拭嘴,他说道:“我要去公司了。”

仿佛陈洛如刚刚说要离婚就像说她今天要出门逛街一样稀松平常。

“你都不肯同我坐下来谈一谈。”陈洛如埋怨道。

谈?怎么谈?

不喜欢她要离婚,喜欢她也要离婚。

这比“她和他妈同时掉到水里他先救谁”还要无解,因为孟见琛的母亲在他十岁时就去世了。

“certificatemarriage(结婚证书)上有你我父母的名字,你先去说服他们,我再来跟你谈。”

孟见琛把锅甩给了双方家长,而他本人就是一口不粘锅。

与内地的小红本结婚证不同,香港的结婚证明是纸质的结婚证书。

结婚证书上不仅有夫妻二人的名字,同时还有双方父母的名字。

在内地若是两情相悦,偷出户口本就能结婚,在香港恐怕行不通。

他俩的领证仪式充满了家族使命感——双方家长都到场作证了。

“我们的结婚证书在内地可不作数,”陈洛如双手抱臂,斜睨着他,“在这里我还是单身。”

两边婚姻系统是不互通的,这么一想,她心里舒畅极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冒充单身美少女出去泡小鲜肉了?

“你倒是提醒了我,改天我们再去民政局补领一个小红本。”孟见琛整理了下袖扣,慢条斯理道,“要不是嫌麻烦,我可以跟你去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登记结婚一次。”

简言之,想离婚,做梦吧。

陈洛如:“……”

陈洛如:“你不是要去公司吗?怎么还不滚蛋?”

孟见琛:“这就走。”

孟见琛走后,陈洛如去到楼上,翻找了好半天,终于把那张耻辱的结婚证书找了出来。

holy**!她当初居然真的在上面签了字。

她捏着这张证书,心底萌生了一个傻缺的念头——要是把这张薄薄的纸烧了,他们的婚姻关系是不是就没了?

结婚真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张纸就能把两个人绑在一起。这张纸又不是捆仙绳,她怕个球。

【陈洛如:狗男人不肯跟我离婚,除了烧结婚证书我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陈筱:你这张结婚证书肯定是真的,但我怀疑你剑桥的毕业证书是假的。】

【陈筱:你们的婚姻关系是登记进系统的,你烧了也没用。】

【陈筱:你的烧了,他还有一份呢。】

【陈筱:你就是死了,变成鬼,化成灰,都是他的女人!】

【陈洛如:……你这霸道的发言是从哪里学来的?】

【陈筱:跟言情小说里面的霸道总裁学的。】

【陈洛如:我现在该怎么办?】

【陈筱:我觉得,你现在的烦恼,归根到底一句话就能解释了。】

【陈洛如:什么?】

【陈筱:吃饱了撑的。】

【陈筱:袁隆平决定减产.jpg】

【陈筱:讲真的,你找点事做做,别天天整些有的没的。】

【陈洛如:我能有什么事?逛街吗?】

【陈筱:是时候拿出killtime的究极武器了。】

【陈筱:这是我珍藏多年的霸道总裁文,保证你看到停不下来,再也没心思瞎折腾。】

陈筱甩出一个链接,陈洛如点进去一看,这绿里吧唧的网站是什么鬼,看着好像盗版啊。

【陈筱:网站丑是丑了点,小说还是很好看的。正版途径,千字三分,童叟无欺。】

【陈筱:祝你看得愉快,我要去搬砖了。】

陈洛如闲着也是闲着,她随手点开了一本小说,名叫《一觉醒来我成了总裁夫人》。

开篇写道,女主失忆了。她一觉醒来,发现前一天还在高中上学的她,现在居然变成了已婚少丨妇。

而她的老公,竟然是“第一有钱”集团的总裁龙傲天,女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总裁对她失忆的事很不满,不停地提醒他们已婚的事实。

陈洛如陷入了沉思。

虽然听上去有点搞笑,但京弘不正是“第一有钱”集团么?

而她的老公居然跟那龙傲天还有那么几分相似的地方。

想到这里,陈洛如脑洞大开。

如果她假装失忆,那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承认她和孟见琛的夫妻关系了?

天哪,这小说作者简直就是个小天才!

陈洛如很开心,她随手充了一万元唧唧币,打赏给了这个笔名叫“白日大梦想家”的作者。

而那边,她的丈夫已经到了“第一有钱”集团,高骞正在给他汇报今日的行程。

“上午十点市场部的周部长要来汇报工作,下午三点有董事会,晚上七点有和康尔西彭总的会面,在碧云天会所。”

孟见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对了,刚刚津阳国际的葛董致电,问您这周是否有空,他想登门拜访。”

孟见琛漫不经心问道:“最近集团跟津阳国际有什么业务往来吗?”

高骞答:“有一个自贸区的项目正在洽谈中。”

孟见琛道:“停了吧,找其他公司。”

高骞问:“那这个拜访——”

高骞讲到一半突然收了声,孟见琛的意思很明显了。

他不光是不见葛董这个人,以后他都不想跟津阳国际有合作了。

不知津阳国际哪里得罪了孟见琛,他平日里很少发出这么决绝的指令。

下午五点半,孟见琛在开董事会。

他搁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瞧了一眼,是吴管家。

他没想太多,就把来电给摁了。

一分钟后,电话又打了进来。

吴管家很少直接致电孟见琛,工作时间打电话来,兴许真有重要的事。

孟见琛拿了手机,往会议室外走去。

一接通电话,吴管家立刻疾呼:“先生,不好了!太太晕倒了!”

“晕倒?”孟见琛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刚刚佣人去楼上打扫卫生,看到太太晕倒在楼梯口。”吴管家说道,“太太现在不省人事,医生正在赶来的路上,先生您要回来看看吗?”

“照顾好她,”孟见琛没有犹豫,“我马上到。”

孟见琛回会议室拿衣服,他向其他董事颔首致歉:“抱歉,临时有事,我先行一步。”

孟祥东对儿子中途离开存了些不满,他说道:“还有十来分钟会就开完了。”

虽然孟家在京弘有绝对控股权,但是孟见琛也不能这样任性妄为。

孟见琛实话实说:“刚刚家里来了电话,洛如晕倒了。”

孟祥东一惊,问道:“好好的人怎么会晕倒呢?”

说出去还以为孟家不给她吃饭呢。

不知哪个董事插了句嘴:“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孟祥东的表情瞬间从惊吓变成了惊喜,他赶忙朝孟见琛挥挥手:“快点回去,有事没事都要给我回个电话。”

看到父亲露出抱孙子一般喜悦的表情,孟见琛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心里清楚得很,肯定不是怀孕——床都没上过,怀什么孕啊,隔空受孕么?

孟见琛只说了句“知道了”,便撤了。

会议室里喜气洋洋一片,纷纷恭贺孟祥东要当爷爷了。

孟见琛一路风尘仆仆回到家,陈洛如正像个洋娃娃一样躺在卧室的大床上。

周围围了一圈的佣人,吴管家面色凝重道:“医生还没到,先生先到了。”

佣人们立刻让开一条道,孟见琛走到床边,看见陈洛如双眸紧闭,睡得安详。

“太太,您醒醒啊,先生回来看您了。”一个女佣大声说道。

这句话似乎起了作用,陈洛如纤长的睫毛一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众人额手称庆。

孟见琛瞧她无碍,紧绷的神经可算放松了。

陈洛如的眸子微微闪动,她张了张唇,语带疑惑:“这是哪里?”

她坐了起来,环顾四周,一脸迷茫。

“我是谁?”她转动眼睛,看向孟见琛,又问道,“你又是谁?”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太太这是——失忆了?

孟见琛怔怔地望着她,片刻之后才启唇说道:“你是我的妻子。”

“我结婚了吗?”陈洛如眨了眨眼,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还是和你?”

“没错。”孟见琛点头说道。

“怎么可能?”陈洛如神色惊恐,“你那么老,我怎么会嫁给你?你一定是在骗我!”

众人呆若木鸡。

太太说先生……老?

虽然他们相差六岁,可先生今年也就二十八,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跟“老”如何搭得上边?

正常人第一眼见孟见琛的反应绝对是“帅”,而不是“老”。

众人一时不敢多言,孟见琛的脸色沉了沉。

像他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人露出这种表情,说明他内心有了激烈的情绪。

“我是在骗你,”孟见琛开腔说道,“你并非我的妻子。”

陈洛如长吁一口气,脸上浮现一个浅浅的笑:“我就说嘛——”

“你的真实身份是我家女佣,你今天的任务是把家里上上下下洒扫一遍。”孟见琛面无表情地说道,“老吴,去把她的拖把拿来。”

吴管家命人取来一只全新的拖把,孟见琛把拖把塞到呆滞的陈洛如手中,又对吴管家说道:“她睡了半天,记得扣掉工资,我家不养闲人。今天做不完活就不准吃饭。”

陈洛如望着手里的拖把,整个人懵了,这、这这怎么不按小说的套路来啊?

最新小说: 斗罗之长虹惊世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