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7(1 / 1)

半小时的车程后,两人到达了碧云天会所。这是一家高端粤菜餐厅,孟见琛惦记着陈洛如的口味,才让她陪他来应酬。

要是一家川菜会所,那孟见琛肯定不会带她过来——陈洛如不能吃辣。

侍者一路指引,将他们带到最豪华的花开富贵厅。

进门之后,陈洛如桌席处坐了一位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他穿西装打领带,大腹便便,皮带打的孔快要不够用了——想必这位就是彭总了。

而彭总身旁,还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士。

陈洛如眨了眨眼,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视。

这、这这好像就是那个童淑静啊!

她本人长得跟网上照片有出入,即使化了浓重的妆,但还是能看出脸部皮肉稍有松弛,八成是打针打多了。

呵,还真是冤家路窄。

这彭总都那么大岁数了,要说童淑静是彭总的原配,打死陈洛如都不信。

虽然陈洛如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但是圈子里这种事很多,所以陈洛如对此见怪不怪。

难怪童淑静从一个豆瓣小网红摇身一变成了“名媛”,原来是攀上了一个有钱老男人。

陈洛如突然知道为什么童淑静非要在网上给自己凹人设,这种行为很像清朝时期妃嫔上位之后缠着皇帝帮她娘家抬旗一样——人一旦有了钱,就想要名。

童淑静想营造出一个“上流”人设,将自己不堪的过去掩饰得一干二净。可越是这么做,就越证明她内心深处的不自信。

双方首先进行了亲切地握手。

“孟总好,”彭总问道,“这位是——?”

孟见琛道:“是我太太,陈洛如。”

彭总脸上堆满了笑,冲陈洛如伸出手来:“孟太太,幸会幸会。”

陈洛如礼貌性地回握。

彭总立刻开始拍陈洛如的马屁:“孟总好福气,孟太太真是年轻漂亮有气质啊。”

陈洛如的余光瞥过童淑静,只见她脸色稍稍一暗,陈洛如懂了——如果当初她是靠年轻貌美勾到了彭总,这种女人会对比自己更年轻漂亮的女人保持着极高的警惕心。

虽然以陈洛如的身份,勾搭这个彭总就是自降身价,但这并不妨碍童淑静内心对此有不悦之情。

轮到童淑静和陈洛如握手的时候,她总算露出一副虚伪的假笑,说道:“孟太太,您好。”

童淑静比陈洛如大了快十岁,在陈洛如面前却还是要矮一头,得用敬语——谁让陈洛如是孟见琛的太太呢,这身份放眼整个商界,也没几个女人敢跟她争风头。

陈洛如不急着和童淑静“相认”,她倒要看看这个身兼数职、品味卓绝的才女在现实生活中究竟是个什么人。

四人落座之后,服务员开始起菜。

彭总和孟见琛在聊生意上的事,陈洛如则端着茶盅小口地喝茶。

彭总谈了几句,便想活跃一下气氛,于是话题拐到了陈洛如身上。

彭总道:“很久以前就听说孟总成了家,却一直无缘得见孟太太。今日一见,让人眼前一亮。”

陈洛如讪笑着放下茶杯,说道:“我之前在英国留学,也就前段时间刚回国。”

彭总立刻伸出大拇指夸奖道:“嫁给孟总这样的人中龙凤还不忘提升自我,孟太太当真是新时代女性的典范啊!”

孟见琛替陈洛如谦虚了两句,“彭总过奖,我家太太结婚时候还在读书,所以必须得完成学业。”

陈洛如巧妙地把话题往学校上带,她说道:“还好剑桥学制短,四年就能读完本科和硕士,不然我还得过两年才能回国。”

“那孟太太与我太太有缘,”彭总笑道,“我太太也曾在剑桥留学,你们还算得上是校友呢。”

看样子彭总并不知道童淑静的剑桥学历是伪造的,陈洛如不禁感慨,像她这样的女人能把自己包装到嫁入豪门,真是煞费苦心啊。

陈洛如故作惊讶道:“哦?是吗?彭太太,好巧啊。”

童淑静说得很含蓄:“只在那里待过一阵子罢了。”

陈洛如心想,明明在网上说自己是剑桥毕业,这会儿遇到真校友就变成“待过一阵子”了,还真是圆滑。

陈洛如又道:“不知彭太太在剑桥哪个学院?”

童淑静笑了,还好下午被网友科普了一下,不然这会儿不是要露馅了么。

于是她说道:“三一学院。”

陈洛如:“……”

这童淑静果然是装逼成瘾,居然还敢碰瓷她大三一学院了。

要知道童淑静去留学那会儿,三一学院的中国人寥寥可数,一年未必都有一个,也就这几年中国人才渐渐多了起来。

“那彭太太可太优秀了,三一学院是剑桥最难申请的学院之一。”陈洛如露出一副惊叹表情。

“不敢当。”童淑静只想快点将这个话题掩过去,说多错多,陈洛如再多问两句她就真答不出来了。

谁知陈洛如说道:“我也是三一学院毕业的,看来我们不光是校友,还是院友。”

彭总更高兴了,夫人社交如此成功,看来合作有望。他立刻开始撺掇童淑静和陈洛如套近乎:“小静啊,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敬孟太太一杯,这就叫缘分啊。”

童淑静连忙起身,她端着红酒杯靠过来,陈洛如跟她碰了一下,却只抿了一小口酒。

陈洛如不想拆穿得太快,那也太无趣了。

正好她瞧见孟见琛端坐在她身旁,便有了主意。

陈洛如:“彭总和彭太太看上去就很恩爱,哪像我老公,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人。”

孟见琛:“……?”

人在桌边坐,锅从天上来。

他不禁微微侧身,想看看陈洛如要搞什么花样——他倒是不担心她在饭桌上乱说话,只是觉得她这小脑袋瓜里又装了什么鬼主意。

提到家庭这样的话题,那童淑静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要不追问她剑桥的事就好。

童淑静笑道:“怎么会呢?孟总一瞧就是会疼老婆的人。”

“哎,你有所不知啊。”陈洛如叹了口气,“我是南方人,他是北方人。他比我大了足足六岁,生活习惯和思想观念有很多都不一样。”

陈洛如晃了晃红酒杯,又抿了一小口酒,继续说道:“我好羡慕你,彭总比你大了二十岁,却对你百般疼爱。”

童淑静:“……”

这话虽然是用羡慕的口吻说出来的,可在她听来怎么就那么刺耳呢?

彭玉树比她大了二十三岁,他还有一个前妻和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儿,他除了有钱,也说不出有什么优点——当然,她嫁给他自然是冲着钱来的。

孟见琛轻轻咳嗽一声,示意陈洛如说客套话要找对姿势,这话说得不是让人家下不来台么?

可陈洛如就是要让童淑静下不来台。

“而且啊,我老公这人在家特别懒。”陈洛如又故作埋怨道,“他从来都不做家务,我偶尔还会收拾下自己的衣帽间呢。”

彭总笑了,他道:“孟总日理万机,这种事情肯定都是交给佣人去做,哪里需要自己动手。”

“就算家里有二三十个佣人,也有不能面面俱到的时候啊。”陈洛如说道:“彭太太,你说对不对?”

童淑静一时之间没听懂陈洛如的弦外之意,便附和道:“确实是呀,我家老彭也很少做家务,我有时候还说他来着呢。”

“而且啊,我总觉得我家房子太小了。”陈洛如又矫情了起来,“我以前在广东的时候,家里有个庄园,我还能养马呢。一到北京,家里就一个小花园,住得能不憋屈么?”

孟见琛住在琅岳一号的事圈里很多人都知道,所以陈洛如说她嫌家里房子小,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两千平米建筑面积、带私家花园和泳池的别墅还嫌小?这……这也太侮辱人了吧!

饭桌上的两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孟见琛夹了一筷子菜放到陈洛如的碟中,示意她多吃饭少说话。

他解释道:“我太太是岭盛陈董的女儿,家里经常拿地皮,所以在广东修了个几十亩大的庄园。”

彭总更激动了,他说道:“原来是陈董的女儿啊,不知你父亲近来还在广东吗?我一直想请他吃饭来着,可惜没机会啊。”

康尔西想从京弘这里拿办公家具的单子,这只能算是个副业,彭总主要是想图京弘这条人脉。

但岭盛置业那可就不一样了。

岭盛是做房地产开发和工程建设的,旗下开发了无数商品用房和住宅用房,有很多房子需要精装修。

家具市场行情极其依赖于房地产市场,如果康尔西能和岭盛达成长期合作关系,那自然是财源滚滚来。

陈洛如笑得很天真,她说:“这个我也不清楚呢,我爸爸向来工作很忙。”

“没关系没关系,”彭总立刻说道,“孟太太跟陈董打个招呼就成。”

陈洛如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她端起一碗灵芝乌鸡汤,用汤勺舀了一小口汤送入口中。

“彭太太,每年你过生日的时候,彭总都送你什么呀?”陈洛如忽然又问道。

提到这个,童淑静有话说。

她说道:“今年他送了我一只kelly,男人嘛,每年送来送去就那么几样,一点儿创意都没有。”

话语里尽是甜蜜的抱怨,要知道爱马仕的kelly包可不便宜,老公愿意送她,说明还是很喜欢她的。

“哇,kelly哎,我也超喜欢。”陈洛如婊婊地说道,“我衣柜里全是brikin,都快背腻了,我现在觉得kelly也挺好看的。”

童淑静:“……”

brikin背腻了,这他妈衣柜里到底是有多少只啊?

说真的,如果对方是个小网红小明星,童淑静一定觉得她在装逼。

可陈洛如是孟见琛的太太,说的话那就算不上装逼了,因为人家真的有这个经济实力。

陈洛如用胳膊肘轻轻捣了捣孟见琛,说道:“你学学人家彭总,人家知道送老婆包包,你怎么就送一块心形石头呢?”

孟见琛:“……”

陈洛如今晚到底是怎么了?他总觉得她今晚不太正常,说什么都像是话里有话。

现在居然故意提了一嘴“心形石头”,呵,看样子是还没吸取教训。

话说到这个地步,童淑静不懂都难。

因为今天被她的团队扒出小作文、被网友群嘲的博主christina陈,不就是在小作文里写了“心形石头”么?

再回忆一下刚刚陈洛如说的那些话,每一个细节都对上了。

更可怕的是,她真的姓“陈”。

童淑静登时面如死灰,连拿筷子的手都开始发抖了。

也就是说,她写的那篇评论,不光把孟见琛太太的获奖作品踩得一文不值,而且她还一而再再而三强调陈洛如的设计非常丑,丑得没理由。

童淑静可以肯定,陈洛如在进餐厅时就认出了她。

可是陈洛如并没有当着她丈夫的面拆穿她的伪装,而是在旁敲侧击提醒自己她的身份。

彭总发现童淑静的异样,他问道:“小静,你怎么了?”

童淑静连忙放下筷子,说道:“没什么,只是有点冷。”

彭总看了眼身后的中央空调,对服务员说道:“把风关小点。”

孟见琛还蒙在鼓里,他并不知道陈洛如这是来哪一出。

可既然提到了“心形石头”,那他也不能任由陈洛如在旁人面前瞎胡说。

于是他对彭总说道:“我太太年纪小,平日里爱开玩笑,我送的是一颗心形粉钻。”

接着他又扭过头来,假意训斥陈洛如道:“你若不喜欢,下次不送了。”

陈洛如却一把搂住他的胳膊,冲他甜甜地撒娇:“人家就是跟你开玩笑嘛,你还当真了?”

她眨了眨一双水润润的眸子,语气很无辜:“怎么会不喜欢呢?当然喜欢了,八百万英镑的粉钻谁不爱呢?”

撒娇的女人最好命,陈洛如撒起娇来是一绝,很少有人能抵挡她糖衣炮弹的攻击。

不管她说这话出于真心还是假意,可孟见琛很吃她这一套。

接下来的饭局里,童淑静非常沉默,沉默到差点让人误以为她是个透明人。

倒是陈洛如废话特别多,又是谈粤菜文化又是说留学见闻,她还小秀了一把她的法语和西班牙语。

陈洛如侃侃而谈,显得知性又自信。

就连彭总看她的眼神,不经意间都多了一丝钦慕。

他甚至还奇怪,明明他的太太一直被人冠以“才女”的名号,可为何跟陈洛如一比光芒就如此黯淡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陈洛如是货真价实的名媛,而童淑静只是个冒牌货而已。

赝品怎么能比得上真品呢?

散场的时候,陈洛如还很热情地对童淑静说道:“彭太太,认识你很愉快,以后有空一起喝茶啊。”

童淑静喏喏地应了,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和陈洛如碰面了。

今晚的饭局比想象中成功,彭总亦是红光满面。

他对孟见琛说道:“孟总,日后若有机会合作,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孟见琛点点头,“那是自然。”

上车之后,陈洛如坐在后座上,回想起童淑静仿佛失血一般惨白的脸色,不禁笑出了声。

孟见琛轻嗤道:“你今晚怎么这么活跃?”

陈洛如喝了点儿小酒,软着身子靠着他,痴痴地笑着:“不好吗?”

“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彭太太?”孟见琛问道。

“对啊,”陈洛如笑得更开心了,“她是我的假校友嘛,我当然认识她了。”

孟见琛不解道:“假校友?”

“她才不是剑桥毕业的呢,”陈洛如说道,“彭总估计还不知道这件事。”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