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8(1 / 1)

晚上回家之后,陈洛如打开她的微博一瞧。

嚯,果然被童淑静的粉丝围攻沦陷了。

这些粉丝揪着陈洛如写的吐槽小作文不放,坚持认为一个伪造白富美身份的人说出来的话不值得信任。所以陈洛如说童淑静不是剑桥校友,也是无稽之谈。

而且陈洛如整整一晚上都没有出面自证,所以粉丝们更加嚣张。

陈洛如没有再看,而是优哉游哉地去浴室洗了个澡。

她不信经历了今晚的事,童淑静还会对她粉丝的所作所为熟视无睹。

童淑静的团队曝光陈洛如的假白富美身份,不就是为了转移公众注意力么?

既然她不干净,那就给陈洛如也泼上一盆脏水,那陈洛如就没有合理的身份来质疑她了。

这本来是一招好棋,可童淑静倒霉就倒霉在她竟然在现实生活里跟陈洛如有了交集——并且被陈洛如碾压到渣都不剩。

等到陈洛如从浴室出来,微博上风向陡转。

首先,那个曝光陈洛如微博id的无良营销号删除了对陈洛如身份的质疑。

其次,童淑静修改了她之前写的小作文和声明,把批评最具潜质作品奖的文字都删除了,而且还悄咪咪地把对剑桥的描述模糊化。

得饶人处且饶人,陈洛如也不想再为难童淑静了——毕竟从今晚洽谈的情况来看,孟见琛和彭总有合作的意向。

如果陈洛如和童淑静之间闹得太难看,对谁都不好。她要装逼就给她装呗,只要她以后见了陈洛如知道夹着尾巴做人就行了。

然而,陈洛如大度地将此事翻篇,有人却不肯放过童淑静。

大约过了三四天,有一个微博账号忽然发长文控诉童淑静插足他人婚姻,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潇潇风雨夜:六七年前,有一个女人经常给我丈夫(目前已离婚)发暧昧短信。作为一个十岁孩子的母亲,我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短信,精神一夜之间崩塌。我和前夫是大学同学,从校园恋爱一步步走进婚姻的殿堂。婚后我辞去了体面的工作,一心一意相夫教子,为了家庭牺牲巨大。

【当时我前夫是国内某大学建筑学副教授,经常在建筑类期刊上发表论文。我平时会帮他整理一些资料,他写的论文基本上都是我校对润色的。看着丈夫事业蒸蒸日上,我一直认为我的付出是值得的,可那些短信打碎了我的美梦。

【那个女人是我丈夫在美国进修时认识的,据说是在美国读书。我丈夫回国之后,她经常给我丈夫发短信,我丈夫似乎也鬼迷心窍,难以抵挡她的魅力。她得知我发现这些信息之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她甚至开始给我发短信,描述我丈夫和她上床的细节。我一次又一次逼问我丈夫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可他却不肯告诉我。

【她的存在就是我的梦魇,我为了我的孩子忍耐了很久,期间一度因抑郁症住院。后来在我父母的支持下,我与前夫离了婚,孩子跟我。时隔几年,我一步步振作起来,重新开始工作。虽然会累,但是现在的生活很充实。

【直到前几天,某千万粉丝的大v公然宣称她曾在某建筑类期刊上发表过论文。作为半个建筑学业内人士,我不禁好奇地去搜索了这篇论文。我可以肯定这篇论文出自我前夫之手,甚至经过我的校对润色。当时我还问我前夫这篇文章有没有发表,他只是含糊地说没有通过期刊的审核,于是我就没再管。

【原来那篇文章我丈夫根本没有拿去投稿,而是把它送给了另外一个女人。试问某大v,你一个管理学专业毕业的人,如何写出一篇建筑学论文?而且还和我前夫写的那篇一模一样!

【我可以肯定之前插足我婚姻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但不知为何她后来并未和我前夫结婚。我本来以为我已经放下了这件事,可是我发现我的一部分劳动成果被前夫拿去讨好别的女人,我难以接受。这件事情不光牵扯到我的私人恩怨,更涉及到学术造假。我觉得我不该保持沉默,毫无道德底线、学术精神的人必须受到社会公众的谴责。】

这个博主还附上了几张照片,有骚扰短信的照片,有抑郁症确诊书,还有电脑存档里的论文修改时间截图——在童淑静发表论文之前。

这条微博一出,全网哗然。

【一开始只觉得她爱装逼,没想到她竟然还是个小三。】

【她发的那些短信,好骚啊。】

【把原配逼到得了抑郁症,好恶毒的女人。】

【冒名顶替他人发表论文,性质太恶劣了,必须严惩!】

在这篇血泪控诉的微博下,童淑静的粉丝依旧负隅顽抗。

【你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凭什么一口咬定是我们童童?】

【童童是在剑桥留的学,博主说小三在美国上学,肯定不是她啊。】

【现在鉴小三都是闭眼捶,一点逻辑都不讲,是不是只要被扣上小三的帽子就不用管是非曲直了?】

虽然粉丝很无脑,但是他们的质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就连这个博主也搞不懂,为什么童淑静是在剑桥留学。

明明是在美国啊,否则她怎么在美国认识她前夫的呢?

网友们立刻开始动手寻找相关信息,最后发现,原来童淑静真是在剑桥上过学。

但是,这个剑桥不是英国的那个剑桥,而是美国的剑桥。

美国有一个剑桥市,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都坐落于此。

当然,剑桥市也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学校。比如剑桥学院,英文名叫cambridgecollege。而英国的剑桥大学,英文名叫universitycambridge。

虽然名字里都有cambridge,但它们之间的差距大得就像北大和北大青鸟。

难怪童淑静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己在剑桥留学,可惜她念的是美国剑桥学院,而不是英国剑桥大学。

【破案了,真是“剑桥才女”,大家散了吧。】

【我还说我是哈佛毕业的呢,哈尔滨佛学院[狗头]】

【大家好,我来自于牛津大学,全称叫牛板筋烹饪大学。】

【我刚刚发现,之前童淑静嘲讽的设计师团队所有成员都是剑桥的。李鬼嘲讽李逵?】

【鲁班门前弄大斧,关公门口耍大刀。】

【所以说之前被质疑的那个博主竟然是剑桥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莫名其妙被扒的诉苦小作文是怎么回事,但是剑桥这一点已经让我跪了。】

【我一直觉得人家设计的小屋很漂亮,我超想住的!】

【那个傻逼营销号不是都删帖了么?说不定是假的。】

【我也觉得,能上剑桥的不是超级学霸就是超级白富美。】

一时之间,全网群嘲,“童淑静人设崩塌”这个话题更是一度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陈洛如作为一个深度参与此事的吃瓜群众,更是吃瓜吃到撑,晚上不睡觉捧着手机笑得嘎啦嘎啦的。

孟见琛躺在她身旁,只觉得陈洛如一上微博就变成了一个小傻子。

孟见琛:“睡觉。”

陈洛如:“我不嘛。”

孟见琛:“都十一点了,你想明早变熊猫吗?”

经孟见琛这么一提醒,陈洛如总算放下了手机。

陈洛如将两条细白的胳膊压上羽被,扭头对孟见琛说:“那个彭太太被人起底了,原来她以前当过小三。”

孟见琛以为陈洛如说的是童淑静小三上位嫁入豪门,所以对此见怪不怪。

因为彭总的前一任太太他以前见过。

孟见琛:“你才知道啊。”

陈洛如:“什么?你一直都知道吗?”

孟见琛侧过身子看她,说道:“你想知道这些,直接问我就好。”

言下之意,陈洛如何必像个普通吃瓜群众一样跑到网上去吃n手瓜,孟见琛向来都是吃一手瓜。

陈洛如惊讶道:“原来你这么八卦。”

孟见琛:“……”

什么叫他八卦啊,他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这些话题。

可是一个老总莫名其妙换了一个老婆,他想无视也不行,否则叫错人家姓名、聊天聊到前妻那多尴尬。

所以高骞有时候会特别提醒孟见琛,这个老总换了老婆,那个老总也换了一个老婆。

还有那种带情人出来应酬的,说话时也得尽量避免提到对方妻子,免得让情人难堪。

某知名行业专家,五年换了四个老婆。

搞得孟见琛在高骞提醒时,不禁多了一句嘴:“他怎么又换老婆了?”

高骞犹豫道:“这个……应该是小四越过小三扶正了。”

孟见琛:“……”

见孟见琛不说话,高骞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他把这场小四斗死正宫和小三的精彩大戏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

说完之后,孟见琛以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看着高骞。

孟见琛:“以后不用说那么详细。”

高骞:“……是。”

陈洛如伸手戳了戳孟见琛的胳膊,说道:“你都知道些什么?快说来给我听听。”

他垂眸看她,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求知欲。

“没什么。”孟见琛道。

“你肯定知道什么,快告诉我。”陈洛如道,“我不会出去瞎说的。”

“真没什么。”孟见琛不是爱多嘴的人,一个大男人背地里嚼人家私生活方面的舌根并不是很合适。

“你说不说?说不说!”陈洛如生气了,有八卦不跟她分享也就罢了,说话还说一半,她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

这让她今晚还睡不睡了啊?

最新小说: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女帝赐死,开局三千玄甲骑 爆宠狂妻之神医五小姐司马幽月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