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3(1 / 1)

孟见琛望着蹲在地上的陈洛如和一地凌乱的文件,不禁皱眉道:“你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孟见琛捡起脚底的一份文件,高骞凑过来看了一眼,说道:“财务部的文件向来是周秘书在管,怎么到了你这里?”

“刚刚要下班的时候,她说这些文件要盖章,今天就要。”陈洛如一边捡文件一边可怜兮兮地说,“结果这些文件被她碰到地上,她又着急跟同事出去唱ktv,所以只能我来捡了。”

果不其然,她这么一卖惨,孟见琛的眸光渐深。

高骞忙说:“我这就打电话让周秘书回来。”

陈洛如却说:“不行,谁让我是职场小新人,就该留下来加班呢。”

孟见琛没有发火,而是对高骞说道:“你先下班吧。”

高骞向来是孟见琛肚子里的蛔虫,他猜孟见琛想借着机会跟陈洛如说点儿话,立刻识相地收拾东西走人了。

孟见琛替陈洛如捡了几张文件,淡淡道:“还会告状了?”

陈洛如“哼”了一声,原形毕露,说道:“难道你忍心看我被人欺负吗?”

孟见琛将那些文件搁到桌上,搂上她的肩膀,说道:“你说你非要来上什么班?”

“人家想天天见到你嘛。”陈洛如卖起乖来也是一流的,想要收拾那个周秘书,肯定得孟见琛出马,她当然得甜言蜜语先哄他高兴高兴。

这话且先不论真假,孟见琛听着极为受用。

他捏住她的下巴,轻轻吻上她的唇。

唇舌相抵间,孟见琛哑着嗓子说道:“我考虑考虑,在我办公室给你加张桌子。”

“我去你办公室做什么?”陈洛如纤长的睫毛像精致的羽扇,两颗乌溜溜的眸子水波涟漪,惹人心悸。

“你猜?”他唇角含着一抹笑,目光似有若无地瞥过她的腿。

陈洛如平日里极少穿丝袜,光着腿比较舒服。

女性穿丝袜是职场着装的基本要求,所以她今天特地穿了丝袜来上班。

孟见琛把陈洛如从地上提起来,抱到桌上。

陈洛如害羞地打了下他的手背,嗔怪道:“我还要盖章呢,财务部着急要。”

她对工作还挺上心,看样子这个小秘书没有白领薪水。

“我刚从财务部过来,他们已经下班了,”孟见琛说道,“明天再弄。”

显然,周秘书对陈洛如说的话不是真的,她只是故意刁难陈洛如而已。

孟见琛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缓缓说道,“我先给你盖个章。”

京弘大厦位于cbd,整栋大厦高约两百米,共六十层。外层独特的扭曲玻璃幕墙使得京弘大厦成为cbd的地标建筑之一。

高端核心商务区周边商务写字楼和星级酒店林立,各行各业精英络绎不绝,是个寸土寸金的好地方。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附近大楼的窗户点亮了这座城市。

步履匆匆的行人和疲于加班的白领们根本不会注意到某个高层窗户内的旖旎景色。

陈洛如咬着下唇,眼底蓄了一汪晶亮的泪。

怎么也想不到,孟见琛前几天还信誓旦旦跟她说“公司是上班的地方”,今天却自己打自己的脸,“啪啪啪”直响。

办公室的门锁了,百叶窗是半阖的,陈洛如甚至能瞧见窗外的车水马龙。一辆辆车像会发光的火柴盒子,一个个行人像庸庸碌碌的蚂蚁。

而她,被一只大尾巴狼压制得动弹不得,承受着一场疾风暴雨。

陈洛如委屈极了,他怎么能这样?真把公司当自己家了?

可转念一想,整栋大楼都是京弘的,可不就是他家么。

骤雨初歇,陈洛如额头湿漉漉的,脸上潮红一片,衣服也被弄得皱巴巴。

陈洛如今日牺牲有点大,为了给某人吹枕边风,她居然依了他的胡作非为。

她羞赧万分,清理之后将丝袜脱下来,想丢进垃圾桶。

可转念一想,要是旁人看见这条破了个洞的丝袜,影响也太不好了。

于是她把丝袜揉成一团,塞进包里,并决定从明天开始带备用丝袜。

陈洛如平复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愤愤然瞪了一眼正在整理衣着的孟见琛。

他全程西装革履,连颗纽扣都没开。拉链一拉,又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相比之下,她狼狈极了。

孟见琛替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将纸巾投入垃圾桶,转身去开窗通风。

陈洛如心下难堪,分明刚刚还没那么羞,怎么现在她却恨不能从门缝里钻走呢?

于是她假意拿起桌上一份倒扣的文件,想看看一会儿在哪儿盖章,没想到——

陈洛如将这叠a4纸直接按到了孟见琛的胸口,恼羞成怒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孟见琛接过来一看,纸张上有一丝透明的湿痕。

这肯定不能要了。

孟见琛伸手从后面抱住她,低语道:“怎么是我干的好事?不是你干的么?”

言语里的调笑之意令陈洛如脸红似番茄,别看她平时专爱窝里横,遇点儿小事立马脸红,就是个娇俏少女。

“不是你非要那样,我能这样吗?”陈洛如瓮声瓮气道。

“我哪样了?”孟见琛脸皮厚得很。

“你——”陈洛如哪好意思讲,他对她又这样又那样,说出来变成字都得打上马赛克,不然没眼看。

“不跟你说了,我要盖章了。”陈洛如夺走那份文件,这才看到文件的正面——是一份京弘生物的临床试验申请书副本。

她之前听祝明峤提过,于是随便翻了翻,却发现她什么都看不懂。

“这是什么药啊?”陈洛如看得头都大了,一堆专业性名词看得她脑门上飞小鸟。

“自主研发的癌症疫苗。”孟见琛道。

陈洛如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忽然想到孟见琛的母亲是癌症去世,于是小声问道:“是因为……你母亲吗?”

孟见琛道:“……也不全是。”

他顺遂的人生没有过什么意外,每一步都按照既定的轨道在走。

要说有什么人能使他的人生产生偏差,统共也就两个。

一个是他母亲,一个是陈洛如。

孟见琛的母亲名叫庄瑗,是帝都名门庄家的大家闺秀。

孟见琛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他是孟家的长房长孙,从小到大就背负着家人的期望。

万事万物都有两面性,在这样的家庭成长,一方面钟鸣鼎食衣食无忧,另一方面则是要接受家庭的塑造,形成一种所谓的“继承人”人格。

野蛮生长是不可取的,孟见琛从小就有着最严苛的家教。

童年里唯一的温暖,大抵就是母亲对他展露的笑颜吧。

只可惜,这样的温暖在他十岁时被彻底剥夺了。

孟见琛八岁的时候,庄瑗查出乳腺癌。

试想她那样身份的人,此生一直顺风顺水,唯独老天要开玩笑。

温婉动人的母亲经历了两年的治疗,一头秀发脱落得一干二净,最终还是没能打败病魔,遗憾地与世长辞。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年仅十岁的孟见琛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总有无可奈何的事。

即使你再有钱有势,都要经历生老病死这一环。

功高盖世如秦始皇,也无法做到长生不老。

母亲的早逝成为孟见琛心头抹不去的伤痛,他申请大学的时候,执意要读生物医药专业。

癌症的治疗是全世界亟需攻克的难题,化学疗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给病人造成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

目前应对癌症最好的方法,依然是早发现早治疗——如果病灶已经转移,病情进入晚期,那真是回天乏术了。

孟见琛想要的,不是治愈癌症的药物,而是预防癌症的试剂。

放在二十年前,这几乎是天方夜谭,可随着医学和科技的发展,类似的事情已逐渐成为现实。

比如近几年来广受追捧的hpv疫苗,给全球女性带来了预防宫颈癌的福音。研究该疫苗的公司在造福人类的同时,创造了上百亿的利润。

再比如目前国内已经投入临床研究的hiv疫苗,更是迈出了战胜艾滋病的关键一步。

另一个意外毫无疑问就是陈洛如。

孟见琛曾经仔细思考过,为何陈洛如能吸引他。

大概是同样规规矩矩的人生,她过得与他不太一样吧。

陈洛如虽然从小接受名媛教育,可骨子里还是保留有一种纯真活泼的天性。

她总是极力在人前表现得很规矩,却在细节的地方透露出独属于她的天真。

这些她试图掩盖的东西,恰恰是她最动人的地方。

陈洛如跟他闹,他从来也不恼。

他在陈洛如身上寄托了一种补偿心理,因为他的童年不全是快乐的,所以他希望看到她无忧无虑。

她爱闹,正说明她不谙世事,不识人间疾苦即是最大的幸运。

她若懂事,他反而会生出一丝心疼来。一个人学会懂事,付出的代价太大,他不希望她经历那些。

陈洛如懂孟见琛这话的意思,原来他在做这么有意义的事。

所以陈洛如没说话,而是默默地拿了文件副本去复印机处重新复印了一份,并装订好。

她将原文件放进碎纸机里,毁尸灭迹。

孟见琛着手帮忙整理桌上的文件,他替陈洛如打开到印章处,她来盖章。

两个人合作,完成得很快,八点钟的时候这堆文件就被搞定了。

陈洛如将公章锁回柜子里,问道:“老板,有加班费吗?”

“没有,”孟见琛一只手插着口袋,另一只手则在手机上寻找附近的餐厅,“不过可以请你吃个晚饭,就当加班费了。”

孟见琛说到做到,他带她去了cbd附近一家高端日料店吃刺身。

陈洛如问:“老板,我一个月能拿多少工资啊?”

孟见琛道:“你还想要工资?”

陈洛如惊讶道:“我怎么不能要工资了?”

孟见琛笑道:“我年薪才一块钱,你想拿几毛?”

陈洛如:“……”

孟见琛没有骗她,他当总裁的年薪确实只有一块钱。

当初孟祥东退居二线,要将年纪轻轻的孟见琛升任为公司新一任执行总裁,董事会虽然明面上不说,心底却颇有点意见。

虽然孟家在京弘有控股权,但是他们觉得孟见琛还不够成熟稳重。

翻遍a股三千家上市公司,也找不出几个这么年轻的总裁。

京弘和其他小公司不同,它是一座巨轮,掌舵的人非常关键。

在孟见琛手底下,京弘会往什么方向发展,一切都是未知数。

在种种质疑声中,孟见琛在董事会做了报告,除了阐述一系列他的规划和战略外,还提出了“一元年薪”计划。

“一元年薪”是西方舶来品,在众多“一元年薪”的商界传奇中,苹果公司的乔布斯不可忽视。

京弘的高管年薪以百万起计,像执行总裁这么重要的职位,薪资更是飙升上五千万。

孟见琛不拿这份应有的年薪,为的是在公司内营造人人平等的氛围,对激励员工有积极的示范意义。

另一方面,孟见琛也不缺那点儿年薪。

陈洛如无语,老公年薪一块钱,说出去也太……

如果她早知道这件事,那当初给吐槽君投稿的时候她一定会写上这么一句——“我老公的年薪远远低于我国平均水平,连贫困山区的低保户都比不上”。

餐厅厨师用一块鲨鱼皮摩擦板将新鲜的山葵磨成泥,置于味碟中,放到两人面前。

“一分劳动一分收获,我要点薪水怎么了?”陈洛如说得理直气壮。

“那你想要多少?”孟见琛夹了一块鳕鱼刺身,蘸了些许山葵,放入酱油碟中。

陈洛如想到章以旋底薪一百二十万,每个月折合下来是十万。

于是她说:“一个月给我十万,不过分吧?”

孟见琛慢条斯理地嚼着那片鳕鱼,然后搁下筷子,说道:“大晚上的,不要白日做梦。”

陈洛如来了小脾气,她道:“一个月十万,还不够我买两个包。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吗?”

“每天盖章就能月入十万,放到招聘网站上,人家会怀疑我们公司在骗人搞传销。”孟见琛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那我到底能拿多少钱?”陈洛如不依不饶地问。

“一个月三万。”孟见琛道。

“我不干了!”陈洛如想到自己受苦受累一个月居然只赚三万块,真想骂孟见琛是周扒皮,剥削劳动者的血汗钱。

事实上,一个月给三万还得看在她是总裁办公室秘书兼老板娘的份上。

总裁秘书的工作内容不一定非常高大上,可门槛之高,远超一般人想象。

孟见琛的秘书个个学历斐然,一问起码都是国内top4院校本科学历再加上海外名校留学经历。

陈洛如盖盖章拿三万,不是因为她现在的工作内容值三万,而是她的学历和能力值这个价——职场小新人都是从打杂的活开始的,但有点追求的人都不会安于一辈子打杂。

“不干正好,”孟见琛道,“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

作为她的丈夫,孟见琛不希望陈洛如为工作琐事烦恼。

“我一个月三万,章以旋为什么一个月能拿十万?”陈洛如不服气,终于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她一个月才十万?”孟见琛显然不知道这件事,他说道,“之前人事部门反映,她在华尔街一年能拿五十万美金。”

言下之意,十万都是委屈人家了。

“孟见琛!”陈洛如一撂筷子,“你是不是想借着开工资的机会偷偷给她送钱?”

这狗男人对老情人还真体贴。

最新小说: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爆宠狂妻之神医五小姐司马幽月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女帝赐死,开局三千玄甲骑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