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4(1 / 1)

陈洛如每每提到章以旋,都处于半炸毛的状态。

虽说孟见琛不待见那个来路不明的小叔,但是对于这位未来的婶婶,他没有别的想法。

章以旋各项能力摆在这里,愿意拿十万的底薪在京弘干,是她的一份心意。

对于一个有轻微脸盲症的总裁来说,孟见琛想不通章以旋哪里惹到了陈洛如。

男人心,一根筋。

女人心,海底针。

陈洛如的心思他是猜都猜不出来。

罢了,管她呢,过两天憋不住自己就说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陈洛如照常去上班。

九点钟准时到办公室后,她愉快地打开电脑,打算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半小时后,陈洛如去了趟洗手间。

洗完手出来,她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走出电梯。

这不就是章以旋么?

章以旋来五十八层干嘛?这一层可全是孟见琛的地盘啊。

陈洛如猫着腰,小心翼翼地趴在洗手间的外墙内侧偷看。

章以旋步履婀娜地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门打开,她走进去,顺便将门“咔哒”一声关上。

陈洛如立刻警铃大作。

好你个孟见琛,居然敢在她眼皮子底下跟老情人会面,一点儿都不知道避嫌!

陈洛如的脑门嗡嗡作响,手掌开始冒虚汗。

想到孟见琛可能会背叛她,她的心脏就扑通扑通直跳。

陈洛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走廊边踌躇了几分钟。

她去茶水间接了一杯即磨咖啡,然后去敲孟见琛的门,想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陈洛如忐忑不安地敲了两下门,门锁被打开。

她深呼吸一口气,推开房门,探出一颗小脑袋往里面一看。

孟见琛端坐在办公桌后,衣衫齐整。

章以旋则坐于沙发处,仪态端庄,一点也不像来偷情的样子。

“什么事?”孟见琛双手交叠置于桌上,沉声问道。

陈洛如小心翼翼进了门,说道:“孟总,您的咖啡。”

孟见琛并没有叫咖啡,他不知陈洛如又要搞哪一出,可还是让她进了办公室。

章以旋并没有认出她来,陈洛如的伪装很成功。

陈洛如端着咖啡往里走,章以旋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你还是一如既然地忙啊。”

划重点,一如既往。说明他们之间有点儿过往。

陈洛如觉得章以旋话里有话,但只要她在这里,量孟见琛也不敢胡来。

孟见琛道:“日常工作而已。”

章以旋不得不把话说开:“以前在斯坦福读书的时候,你好像也特别忙。”

“学业紧张,大家都很忙。”孟见琛客套了两句,“章小姐想必也很忙。”

陈洛如就差要伸出脚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碾孟见琛的脚了,什么忙不忙的,怎么就没见他以前来关心过她学业忙不忙。

陈洛如忘了,以前孟见琛也是问过她的。

婚后第一年,她过年回国一趟,先去了北京——她爸妈说她必须要去婆家给长辈敬茶,然后才能带着老公回娘家。

果不其然,孟见琛也在。

陈洛如哪能给他什么好脸色,坐车的时候一言不发,气氛尴尬得很。

于是孟见琛跟她攀谈,开口第一句就是:“你平时学业忙不忙?”

陈洛如闻言立刻皱起眉头,以怪异的眼光看向他。

这人是不是有病?他是她老公,又不是她爸妈,竟然还想管她学习如何?

退一步讲,就连她爸妈对她的学习都没那么上心,他是想干嘛?

“你问这个做什么?”陈洛如没好气,她就算每科都考鸭蛋,也跟孟见琛无关。

“关心一下。”孟见琛道。

“不劳你费心,”陈洛如说道,“请不要探听我的个人**。”

啧啧,对她聊表关心居然变成了“探听个人**”。

后来,孟见琛也就没过问她这些事了。

难道陈洛如考了鸭蛋他就要跟她离婚吗?

怎么可能,别逗了。他要的是老婆,又不是学霸。

“我还好,”章以旋轻笑道,“不然也不会有时间帮人占早课的位置。”

孟见琛听到这话,接过咖啡杯的手一滞。

他这反应,在陈洛如看来,妥妥是记起了什么。

章以旋话中的弦外之意,莫不就是在暗指她曾经帮孟见琛占过早课的位置?

靠,这狗男人竟然还说两人没什么!没点儿奸丨情谁学雷锋做好事帮他占座啊!

孟见琛的确想起来了,难怪他总觉得章以旋眼熟,原来两人曾经上过同一门课。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在孟见琛眼里,是这样的。

他选修过一门法律基础课,开课的教授是法学领域的大牛,学生们上课的积极性很高。

但那门课上课的地点距离他住的地方比较远,他每次到教室的时候,一般也就后排才有零星的空位。

有一次,他瞧见有个女生放了一只包在前排的座位上,便问了句:“这里有人吗?”

女生答道:“没人。”

她还主动将包撤到一边,替他空出位置。

孟见琛说了句“谢谢”,便坐下来开始听课。

之后他再来上课的时候,前排一直都会有一个空座留给他。

一开始孟见琛以为只是恰巧,后来次数多了,他觉得这个女生人还不错。

课程结束的时候,他送了她两张音乐会的门票,以表感谢。

至于为什么送两张呢?

因为她可以和朋友或去听音乐会,一个人去显得有点儿寂寞。

孟见琛从来没有问过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她是什么院系的。

在他看来,她就是一个萍水相逢的校友,根本没有多想。

总裁办公室里的三个人此时此刻各怀鬼胎。

孟见琛是一脸懵逼,章以旋是心怀叵测,陈洛如是咬牙切齿。

这两人显然是有什么奸情,可是陈洛如又不能当面质问章以旋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跟孟见琛套近乎。

陈洛如愤愤地瞪孟见琛一眼,似乎在埋怨他。

孟见琛立刻会意,便对章以旋说道:“章小姐,我这里还有公事要处理。”

言下之意,他不能接待她了,要送客。

章以旋见孟见琛不便与她多说,没有多做停留——还是以后单独找机会跟他叙旧吧。

章以旋起身准备离开,孟见琛知这逐客令下得不太合适,便补了一句:“欢迎你加入京弘。”

章以旋回以一个笑容,道:“阿琛,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陈洛如:“……”

章以旋竟然还敢当面叫孟见琛“阿琛”?

这股子亲密劲儿让陈洛如不仅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还让她恨不能拿着刀逼问孟见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章小姐,”孟见琛的声音似乎透着些凉意,“在公司你该叫我孟总。”

章以旋:“……”

“还有,”孟见琛又提醒道,“这称呼是家中长辈的爱称,你尚未和我小叔成婚,这么叫恐怕不妥。”

章以旋显然没想到孟见琛会特意更正她对他的称呼,脸色顿时难堪极了。

她悄悄握了下拳,可回过头的时候依旧是满脸笑意,她说道:“知道了,孟总。”

章以旋离开总裁办公室后,陈洛如原形毕露,她做了她刚刚一直想做却没做的事——踩了孟见琛一小脚。

“怎么了?”孟见琛神色无恙,反而伸手将她抱了过来,“今天不太对劲。”

“你还好意思问我?”陈洛如用小拳头捶他,却被他一把握住了小手。

陈洛如:“你还敢说你不认识她?”

孟见琛:“我刚刚才想起来了。”

陈洛如冷笑:“看来你也得了选择性失忆症。”

孟见琛没有隐瞒,把他和章以旋的过往和盘托出。

在他看来,章以旋就是一个萍水相逢的校友,没必要遮遮掩掩。

他正大光明,问心无愧,直接告诉陈洛如,省得她整天胡思乱想。

孟见琛三两句话解释清楚,没想到陈洛如不光没消气,火气反而更大。

“你居然还给她送音乐会的门票?”陈洛如挣扎着从他腿上跳下来,双手叉腰,火冒三丈,“你从来都没送过我!”

孟见琛不知道陈洛如这是吃哪门子的醋,他虽没给陈洛如送过音乐会门票,但是他给她送过无数昂贵的礼物,随便一样拿出来,恐怕都能包场音乐会了。

女人啊,甭管你对她多好,但凡让她察觉到你对别人有一丝好意,她就能立马将你的所有的好忘得干干净净。

你给她金山银山,她却非要跟你计较你施舍给旁人的一毛钱,仿佛那一毛钱比金山银山都重要。

“你想要?”孟见琛道,“那我也送你。”

“孟见琛!”陈洛如很生气,“我要的是这个吗?”

“那你要什么?”

“你就非要每次都问我吗?你不能问问你自己吗?”

孟见琛:“……”

他要知道,她还会像这样暴跳如雷么?

见孟见琛沉默,陈洛如又委屈又愤懑,她道:“你就不该送她门票!”

“不,”陈洛如又改口,“你就不该坐在她旁边!站着上课能累死你么?”

她越说越来劲,又说道:“你就不该跟她选一门课!不该跟她上一个大学!不该——”

“不该跟她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孟见琛幽幽地补充道。

“哼!你知道就好!”陈洛如很认同这句话。

“事情已经发生了。”孟见琛委婉地道出事实。

“孟见琛,你不要装糊涂。”陈洛如来了脾气,“如果有个喜欢过我的人天天跟我在一起共事,你还能这样心平气和么?”

孟见琛:“……”

陈洛如说这话的意思,难道是……章以旋喜欢过他?

那他可太冤枉了,他都不记得她的相貌,可见他从来没把她放在心上过。

“她马上要和我小叔结婚了。”孟见琛提醒道。

“要结婚还不安分点,可见她不是好人。”陈洛如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女人对女人自然是了如指掌。

孟见琛这种大直男懂什么,看见绿茶可能都觉得清新自然不做作呢。

孟见琛跟陈洛如讲不通,他拂过她耳侧的短发,低声问道:“吃醋了?”

陈洛如偏过头去,这个态度就是默认。

孟见琛微微扬起唇,“这么在意我?”

这话像是点燃炮仗的火星一样,将陈洛如得罪了个干净。

“孟见琛,你不要自作多情。我只是在捍卫我在婚姻存续期内的各项基本权利!”陈洛如被戳中心事,立刻跳脚。

分明她前两天还在跟他闹离婚,这会儿就变成了婚姻小卫士。

“你要是跟她不清不楚,我就和你离婚!”陈洛如说得掷地有声。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