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5(1 / 1)

对孟见琛而言不值一提的往事,在章以旋眼中,完全是另外一个版本。

那只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清晨,阳光一如既往地炽烈,照耀着这片位于太平洋西海岸的金色土地。

平坦的草皮一路铺向远方,整齐的道路两旁栽种着特殊的热带植物,古朴的校内建筑带有上个世纪遗留的风味。

章以旋背着包抱着书走在校园里,去上一门法律通识课。

授课的教室是一个阶梯状的大讲堂,此时讲堂内稀稀拉拉坐了些学生,但章以旋知道,十分钟后,这里会人满为患。

她在第二排找了个空位坐下,顺手将包放到一旁去。然后打开手里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看知名经济学家如何为美联储近期几项恶名昭著的政策辩解。

等到一篇文章读完,教授已经来了。这位教授是法学家的大牛,所以校内各个专业的学生慕名前来一睹风采。

开课之后,她便将杂志收起来,专心听老师授课。

大概三分钟后,她的位置旁突然多了一抹纯白的衣角。

她听见有个男声用英文问道:“这里有人吗?”

是非常纯正的美式发音,章以旋下意识觉得是个美国本土的学生。

没想到一抬眼,竟是她熟悉的亚洲面容。

章以旋身高将近一米七零,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觉得这个男生的个子很高,粗粗一目测,怎么也得有一米八五左右。

这男生穿最简单的白色纯棉t恤,看不出牌子,却很合身,衬得他身段劲瘦有型。

“没人。”章以旋搁下手中的原子笔,将她的包挪到自己这边。

男生应声坐下,这才取下右边肩膀背着的一只黑色双肩包。

章以旋瞥过他的包,眼尖地发现包的搭扣上有一个极不起眼的“h”标志。

虽说在美国名校留学的中国家庭多多少少都挺富裕,但是随随便便背个数十万的包,还是极其奢侈的。

想必这男生家里不仅仅是富裕这么简单了。

留学圈子里,不乏富二代。

有人天天开着跑车招摇过市,有人夜夜在别墅开party狂欢。

章以旋挺爱social,她认识不少这样的人。见过世面,所以看人看得挺准。

可她在脑海中仔细搜寻一圈,并不记得她见过这位亚裔学生。

难道是美籍华人?或者是日韩港台的?章以旋猜测。

这男生长得简直无可挑剔,轮廓立体,眼神深邃,从鼻梁到嘴唇,是优雅而有力的曲线。

美国课堂教授爱和学生互动,他上课的时候听得很认真,但极少说话,全程只和教授用眼神交流。

章以旋侧过头悄悄看他,他也毫无察觉。

一节课上完,他便背了包要走,没有任何停留。

章以旋想跟他搭句话,都找不到机会。

可是这么个优质男生,她并不想轻易放弃。

于是她立刻收拾了东西跟了上去,来到室外,她发现那男生并未走远,而是用蓝牙耳机在跟人说着什么。

章以旋小跑着追过去,走近了,才听清他在讲什么。

是极其标准的普通话,言语间还带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京腔——别说是美籍华人,就连港澳台同胞也决计讲不出这么流利的普通话。

有时候你的口音会出卖你的很多信息,据说耳朵最毒的人,只要你一开口,便能知晓你人生大半的履历。在哪里出生,在哪里待过,能猜个**不离十。

所以说外国人想冒充间谍潜入外国,是特别困难的事。

只要敢开口说一个字,那就已经暴露了。

章以旋一直觉得自己的英语带着点儿奇怪的江浙沪口音,这听上去不够高级。

所以她到美国之后拼命练习口语,力图抹去不属于纯正美音的杂音。

可口音这东西一旦形成,想改比登天还难。

国内有一部分老一辈的老师,教了一辈子书,开口还是奇奇怪怪的普通话。

更别提英文老师了,这英语本就是舶来品,跟着中国老师学很难练出标准的美音或者英音。

在英语口音届,有着一条不成文的鄙视链。

高贵冷艳牛津腔居于鄙视链顶端,傲视群雄;接下来才是最炫北美卷舌音。

要说澳音土得掉渣,那印度的hinglish一定第一个不服。至于中国的chinglish和日本的japanish,那根本连号都排不上。

这男生似乎是在跟家中亲朋好友通话,章以旋跟他隔着一段距离,断断续续听不真切。

眼见着他往科研楼那边的方向走去,章以旋也不好再跟,她下节课跟他是反方向,再不去赶不及上课了。

他上法律通识课,那下次应当还有机会见面。

既然他是中国人,那么想在留学圈子里问出他的底细来应当不是难事。

章以旋这样想着,停住步伐,用手机偷偷拍了张他的背影照,去找朋友打听。

别说,还真给她打听找了。

还是从她同学一个巨富身家的二代朋友那里得知了他零星的消息。

其实只要一个title(头衔),就能解释清楚了。

京弘控股集团的太子爷。

他爸是现任董事长孟祥东,说句话国内商界都要抖三抖的商业巨佬。

这年头只要不是住在消息闭塞的穷乡僻壤,大概没人没听过他爸的名字。

据她同学的二代朋友说,孟见琛这样的人跟他们不是一个圈的,人家是自成一圈,跟他们这些人玩不到一块。

留学圈中土豪谁家没个金山也有个银山,但任谁也不敢叫嚣着跟这位比。

可偏偏人家在学校还很低调,极少抛头露面,也从不大肆炫耀。

俗话说满瓶不响,半瓶咣当。这话说得没错,孟见琛根本不屑于这么做,炫富对他来说就是自降身价——他是教养良好的贵公子,不是咋咋呼呼的富二代。

这位朋友还不忘提醒一句:“这种人就别想啦,跟咱们不是一个阶级的。”

看吧,富人圈里也是有三六九等的。孟见琛是一等一的出身,别说是章以旋,就连那位朋友都不敢高攀。

可有个词叫,鬼迷心窍。

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摆在面前,没有女人会不动心吧?

喜欢一个人是喜欢什么呢?容貌,家境,教养,学识?

人总是逐利的,所以对这样的男人春心萌动,是人之常情。

如果只是单单听说过这种传说里才会有的人物,那大家通常不会放在心上。

可偏偏你发现这个人走下神坛坐到了你身边,你就很难把持住自己。

试试呢?万一……

那决计不是少奋斗十年的事,那得是一辈子,甚至子子孙孙都受荫庇。

章以旋开始盼着下次的法律通识课。

盼星星盼月亮,新的一周终于来到。

她起了个大早,画了妆描了眉,换上新买的裙子,打扮一新后才出门去上课。

章以旋照例占了第二排的座位,心情忐忑地等孟见琛过来。

她有点儿担心,他会不会像上周那样过来问问她这里有没有人,要是他直接坐到后面去怎么办?

正想着,就有人来问:“这里有人吗?”

章以旋欣喜抬眼,却发现来人并不是他,而是一个高大的白人男生。

她道:“有人。”

那男生露出失望的神情,往后排走去。

开课之后,章以旋依旧七上八下,教授讲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听讲。

苍天不负有心人,开课五分钟后,孟见琛姗姗来迟,但好歹是来了。

他在教室门口以凌厉的目光梭巡一圈,果然发现前排有个空位。

于是他背着包大跨步走过来,还没开口问,章以旋就主动将自己的包包撤走。

孟见琛道了一句“谢谢”,便坐下了。

今日章以旋特地隆重打扮,期待他能多看她一眼。

可孟见琛并未在意她,眼神只是从她身上匆匆扫过,就聚精会神地听教授讲课。

章以旋试图让自己给他留下一个勤学认真的好印象——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是在他面前似乎有些失态。

她将目光重新投向教室正前方,教授正在讲解伊利诺伊州二十年前判的一起法案对现在有怎样深刻的影响。

案例很独特,讲解很风趣,学生们纷纷提问,可章以旋却提不起什么兴趣。

她按了按手中的原子笔,突然有了主意。

“啪”地一声,她的原子笔掉落在地,轱辘轱辘地恰好滚到了孟见琛脚下的地板上。

嘈杂的课堂上,没有人会注意这么轻微的动静,包括孟见琛。

章以旋鼓足勇气,用手指轻轻戳了下孟见琛的胳膊。

孟见琛回眸看她,眼睛里有一丝疑惑,似乎在询问她有什么事。

“我的笔掉了——”章以旋指了指孟见琛的脚,用中文说道,“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捡一下?”

在异国他乡见到讲中文的人,多多少少在情感上会有一丝亲近。

孟见琛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半秒,便弯腰去帮她捡笔。

章以旋伸手去接,孟见琛却直接将笔搁在了她的桌子上,全程与她没有任何言语和肢体交流。

那支原子笔孤零零地躺在桌子上,章以旋将它握在手心,感受到一丝残存的暖意。

她握着这支笔直到下课,至于老师讲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孟见琛下了课就走,显然不懂留学生的“社交礼仪”。

讲道理,发现章以旋也是中国留学生,或多或少也该说两句话问候一下。

亦或者是,他不做无用社交。像他所在的圈子是很封闭的,外人极难进入。

一个有着一面之缘的中国留学生,根本挑不起孟见琛的眼皮吧。

最新小说: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斗罗之长虹惊世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