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9(1 / 1)

孟见琛看到陈洛如发的这条微博后,会心一笑。

从天天扛着“离婚大旗”到今天她说一句“我跟老公感情很好”,鬼知道他中间都经历了些什么。

还好,陈洛如今日不再是小没良心的,她的良心在他的呼唤下正逐渐回归——这么说来,lucas功不可没。

自从陈洛如在公司掉马之后,就很少去京弘了。

玩角色扮演的乐趣被剥夺了,上班还有什么意思呢?

而且据她观察,她的老公在公司上下口碑极佳,堪称模范老公的典范。

都这样了还天天盯着,显得她很闲。

事实上,陈洛如最近确实有点儿忙。

因为自九月份开始,各大时尚周逐渐拉开序幕。

她收到了不少品牌商看秀的邀请函,是时候回归豪门小公主的生活了。

孟见琛最近工作频频出差,陈洛如便飞了巴黎一趟。

在欧洲度过了纸醉金迷的两周,她带着几大箱战利品凯旋。

这次陈洛如不光给自己买了东西,还给孟见琛买了一些——虽然是用他的钱,但这是她的一片心意。

回家之后,陈洛如想打个电话给孟见琛让他回来认领他的东西,没想到孟见琛的电话先到了。

“回来了吗?”孟见琛问。

“刚回来。”陈洛如清点自己的战利品。

“来公司一趟,有点事要问你。”他口气严肃,颇有些公事公办的意思。

陈洛如极少听孟见琛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她不禁问:“什么事还得专门去公司一趟?”

“公事。”孟见琛答。

这就奇了怪了。

陈洛如统共在京弘干了没多久,期间只做了点儿最微不足道的小事。

能有什么重要的公事找到她头上?

陈洛如心底打着小鼓,出发前往京弘大厦。

到了总裁办公室,陈洛如惊讶地发现,章以旋居然也在。

见到她,陈洛如不禁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

陈洛如挎着包像只小孔雀一样走过来。

孟见琛面前的办公桌上,摊开了不少材料。正中间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份来自法院的传票。

京弘……被告了吗?

陈洛如不禁犯嘀咕。

孟见琛拿过一份文件副本,问陈洛如:“你见过这个吗?”

陈洛如看向那份文件,只是一份最普通不过的工程合同罢了。

她拿来翻了几页,合同上说京弘委托某家照明公司在某条路上安装景观路灯,合同金额五千万元。

陈洛如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见过。”

章以旋将合同翻到最后一页,指着上面的公章问:“你在这上面敲过章,怎么会不记得?”

陈洛如:“……”

她一看日期,确实是她上班的时候。

难道她闯什么纰漏了吗?

孟见琛见陈洛如困惑,便道:“你仔细想想,有没有见过这份合同。”

陈洛如:“我真的不记得。”

章以旋冷笑一声,说道:“你平时上班是不是随随便便盖的章?混进来一份解释不清的文件也很正常。”

陈洛如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怎么她就成了小混子了?

孟见琛道:“是你盖的也无所谓,京弘不至于赔不起这点钱。”

章以旋咄咄逼人:“孟总,你不能徇私枉法,出了这种事,你怎么向股东大会交代?”

陈洛如将文件仔细看了两遍,心底的猜疑逐渐放大。

整件事的过程大概是这样。

这家告京弘的公司名叫辉源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今年七月辉源照明受京弘委托,在某市大流湾景区外的一条路上安装景观路灯。

这个景区跟京弘有合作关系,辉源照明签订合同之后,负责提供景观路灯及智慧控制系统变压器的供应与安装施工。

谁知在施工期间,当地的旅游管理部门以该项目没有环评手续为由,勒令辉源照明停工,并且强行将已经安装好的一千五百盏路灯拆除。

辉源照明蒙受近五千万的损失,一纸诉状将京弘告上了法院。

辉源照明认为,其与京弘签订的建设工程合同合法有效,应当予以保护,且京弘负有支付工程款和项目环评的义务。

现在该项目因客观原因无法履行,所以辉源照明要求解除与京弘之间的合同,并由京弘支付相应的价款。

“这不是我盖的章,我盖的每份文件都有印象,这个文件我确确实实没见过。”陈洛如说道,“要么,是有人偷了公章。要么,是有人伪造公章。”

陈洛如的回应印证了孟见琛的猜测,在把陈洛如叫来之前,孟见琛已经派人调查了相关情况。

京弘上上下下竟无人知晓此事——天上突然掉下一个无中生有的合同砸到了京弘。

这件事蹊跷得很,讲道理如果京弘真的要委托工程项目,首选考虑的必然是岭盛。

岭盛旗下有多家子公司,在照明这一块也开展了相关业务,京弘没必要去外面找个从来没有合作过的公司。

可那合同上的公章,的的确确是京弘的公章,这点毫无疑问。

所以排查到最后,只能找到陈洛如,问问她是不是给乱七八糟的文件盖了章。

如果真是这样,那京弘恐怕是要赔付五千万工程款了。

五千万对京弘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不足挂齿。

可这件事的性质却很严重,京弘好歹是a股赫赫有名的上市公司,员工竟然玩忽职守造成五千万的损失。

而且这个员工还是孟见琛的家眷,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京弘的员工素质以及总裁的任职能力——随随便便安插家属进公司,还在公章这么大的事上疏忽,实在说不过去。

陈洛如说道:“我没盖过这个章。”

孟见琛确认道:“你确定?”

陈洛如点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你每天盖那么多章,怎么可能都记得?”章以旋不信。

“你好像很希望这个章我盖上去的。”陈洛如撇嘴。

章以旋道:“我当然希望这不是因为你工作疏忽的问题造成的。”

“每份来盖章的文件都有审批手续,我是检查过以后才盖章的。”陈洛如道,“就算不是我本人盖的章,我也监督他们盖章了。”

“就算真出了什么岔子,也不能把所有的过错归到我头上吧?”陈洛如振振有词,“难道你们不该去找伪造合同的人吗?”

孟见琛的指尖敲了敲桌面,说道:“法务部该维护公司的利益,出了这种事情不该先从员工头上去找原因,而是要先找外因。”

“对方能伪造合同,那也很可能伪造公章。”孟见琛的话掷地有声。

章以旋看了看陈洛如,又瞧了瞧孟见琛。

不是传闻夫妻感情不和么,怎么还穿上一条裤子了?

按照章以旋惯常的行事风格,遇到这种事她一定会搜集证据将对方驳斥得体无完肤。

就算这章真是京弘盖的,那她也有本事将这件事扭转乾坤。法务部的雷霆手段,必然叫这些碰瓷的人铩羽而归。

可这次,这个案子却将陈洛如牵扯进来。

章以旋就是要找陈洛如的茬。没别的道理,就是看不惯陈洛如天天恃宠而骄的那股子劲儿。

再说,这件事陈洛如大概率难辞其咎,人做错事就得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所以今天章以旋来质询陈洛如,有理有据底气十足。

至于陈洛如的否认,在她看来就是推卸责任的表现。

章以旋说道:“可这件事必须要给股东一个交代,总得做出一些行动让股东看到公司治理卓有成效。比如说开除——”

“开除我吗?”陈洛如讲道,“我就是个临时工,编外人员。你让公司把我开除,然后给公众一个交代,你不觉得外界会认为京弘在找人背锅么?”

这话说得不假。

某些机构或者组织,如果出了什么没法交代的事,通常都会拉临时工出来背锅。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之后,大家根本不信这套了。

什么临时工,分明就是在糊弄大众,把大众的智商摁在地上狠狠摩擦。

孟见琛对章以旋说道:“你先回去吧,准备开庭。”

他不赞同章以旋提出的建议。人是他安插进来的,要背锅,那他也得一起背。

再说,这件事本就是无中生有,旁人的错怎能让陈洛如来背呢?

到底是亲老婆,他见不得她受冤枉。

章以旋将文件收走,趾高气昂地离开。

陈洛如望着她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

章以旋居然想把她推出去背锅,她没做过的事,还想摁着她的头让她道歉?

真当她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么?

当然不是!

孟见琛是她最大的后盾,就算没有孟见琛,也还有陈家为她撑腰。

说句难听的话,就算她出资把这五千万垫上,她也不可能出去道歉!

最新小说: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爽文女主拒绝美强惨剧本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女帝赐死,开局三千玄甲骑 爆宠狂妻之神医五小姐司马幽月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