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0(1 / 1)

陈洛如想到这件事就气得咕嘟嘟冒烟,什么人嘛这是!

到底是谁伪造了合同和公章,还企图陷害她?

这也就罢了,居然有人想让她出来背锅!

孟见琛回家之后,看到气成河豚的陈洛如正翘着一只腿坐在沙发上,手指噼里啪啦地在手机上打字,看样子是在和人聊天。

而她的脚底下散落了七八个超大尺寸的行李箱,里面都是她这趟从巴黎买回来的东西。

事实上陈洛如正在跟陈筱倒苦水,顺便咨询一下陈筱的建议。

她信不过那个章以旋,恰好陈筱也是学法律的,她得问问这事究竟怎么回事,到底会不会追责到她的头上。

虽然陈洛如不是一个贤惠的太太,但是她不想给孟见琛拖后腿。

陈筱的解释通俗易懂,这种事情的判定一般都遵从实质大于形式的原则。

如果确确实实查无此事,这个合同显然就不具有法律效力。

万一这是个“萝卜章”,那么伪造公章的人才要担责任。

“这趟都买了些什么?”孟见琛在陈洛如身旁坐了下来。

他并未跟她提今日之事,两人半个多月未见,在家还要谈公事那也太扫兴了。

陈洛如放下手机瞥他一眼,实在提不起精神气儿来炫耀她的战利品。

“马场的设施已经完善了,”孟见琛便主动跟她搭话,“加高了护栏,设置了电子栅栏,监控也安装好了。”

“你的马带了gps定位系统,越过电子栅栏的范围会自动向马场管理人员发出警报。”孟见琛伸手将陈洛如搂入怀中,耐心地跟她解释道。

“唔……”陈洛如依旧闷闷不乐。

“怎么?巴黎玩得不开心么?”孟见琛问。

“在巴黎开心,回家不开心。”陈洛如嘴撅得能挂油壶。

刚回家就碰上这种倒霉事,她的小心脏哪里受得了。

“你还想搬到巴黎去住?”孟见琛的手指捏着她圆润的下巴,将她的头转过来。

陈洛如是鹅蛋脸,下巴有一处尖儿,最底端却是平滑的圆弧形。

她的美貌是天生的,跟那些热衷整成锥子脸尖下巴的网红全然不同。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陈洛如瓮声瓮气道。

孟见琛嘴角扬起一抹淡笑,他俯身轻啄她的唇角,柔声道:“别想了,交给我就好。”

他将陈洛如打横抱起,她一头柔顺的秀发垂落。

她为了去时尚周看秀,特地将短发接成及腰长发,还染了漂亮的蜜茶色。

而孟见琛是直男审美,他更喜欢陈洛如长发的样子。

“干嘛啦?”陈洛如窝在他怀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中倒映着他的身影。

“你说呢?”孟见琛闲闲一挑眉,将她抱去床上。

陈洛如脸红,都说小别胜新婚,可他的热情她似乎有些招架不住。

一场过后,陈洛如确实没那个心情再去想别的事了。

孟见琛挑起她的一缕长发缠绕在指尖,见她少女般娇羞的模样,不禁问道:“有没有想家?”

其实他想问的是有没有想他,可这话太肉麻,他张不了口,只得来个迂回战术,换一个问法。

陈洛如点头,“我可想家了。”

孟见琛闻言摸摸她的头,刚想说他也想她了,谁知陈洛如自顾自道:“我好想爸爸妈妈和阿姐,我还想回家吃烤乳鸽和烧鹅。”

孟见琛:“……”

敢情在陈洛如的潜意识里,她的家是她的娘家,不是和他组成的这个新家。

“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呢?”陈洛如问他,语气里颇有些埋怨他的意思。

孟见琛收起方才的一丝温情,冷冷说道:“上次我要带你回广东你不回。”

陈洛如:“……”

上次事出有因,她不是忙着筹备离婚么。

为了给他戴一顶“绿帽”,她在家写了好久的剧本,谁知竟被他一眼看穿。

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婚没离成,家还没回去。

孟见琛不忍心说她,于是只能捏捏她的脸蛋,聊表他的愤慨。

陈洛如从他怀里坐起来,伸手捞过一件家居睡袍,穿好,下床。

没过多久她拿着一个亚克力礼盒走了过来,她将礼盒放在床上,示意孟见琛打开。

那礼盒被丝带包扎好,打了一个蝴蝶结。

孟见琛问:“这是给我的?”

陈洛如道:“你不要我就送别人了。”

孟见琛没想到有朝一日陈洛如会记着给他带一份礼物。

实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他打开盒子一瞧,是一条爱马仕的真丝编织领带。

这条领带的底色是藏蓝,饰有一个马头刺绣。

虽说孟见琛有无数条领带,但这是老婆送的领带,那必然得立刻升级为他最喜欢的领带。

孟见琛打算明天就戴着这条领带去上班,这时陈洛如又推着两个巨大的箱子走过来。

“呼——”陈洛如长舒一口气,说道,“这些我明天要带去马场。”

孟见琛问:“你带行李箱去马场干嘛?”

陈洛如道:“这些是给lucas的礼物啊。”

说着她便当着孟见琛的面打开了那两个箱子。

好家伙,她给lucas置办了一身爱马仕的行头。

马鞍、马披、马勒、马肚带、缰绳……

孟见琛看不下去了,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看到这些东西以前,他觉得陈洛如对他真好,还知道送他礼物。

现在一瞧,送他一条领带跟打发叫花子有什么区别?

还是用他自己的钱打发自己,世界上还能找到比他混得更惨的老公么?

那边是小山一样多的马具,这边是一条单薄的领带。

谁在她心底分量更重,一目了然。

见过跟其他男人争风吃醋的,也见过跟孩子争宠夺爱的,没见过要跟一匹马抢老婆的。

陈洛如一边盘点着给lucas的礼物,一边抱怨道:“哎,我忘记给它买毛毯了。秋冬季节,lucas肯定会冷的。”

她又说道:“看来只能过两天再去买了,不知道国内有什么花纹,好看不好看。”

孟见琛:“……”

陈洛如说得越多,孟见琛越觉得自己混得不如一匹马。

他真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接一匹马来北京?

陈洛如看到孟见琛拿着那条领带,便问道:“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她是多么地体贴她的丈夫。

而孟见琛能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

难道说他不喜欢?那下场肯定比现在还惨。

“喜欢。”孟见琛干巴巴的语气出卖了他的心思。

陈洛如闻言皱起眉头:“你听上去好像不太喜欢的样子。”

孟见琛竭尽所能地夸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领带,手感好,质量佳,颜色大气,图案新颖,必须当做传家宝,传给子孙后代。”

陈洛如刚刚问孟见琛是否喜欢,他分明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这会儿却一反常态写出彩虹屁小作文,还要把把领带当传家宝?谁会做出这种事?

孟见琛用力过猛的夸奖令陈洛如怀疑他的真实用心。

陈洛如双手叉腰,理直气壮道:“不喜欢就说不喜欢,干嘛还要反讽?孟见琛,你很过分你知道吗?”

孟见琛:“……”

“这领带很特别的。”陈洛如放下箱子,将这条领带翻过来,她指着领带上的刺绣马头说道,“你看这个花纹,是不是很独特?”

“嗯,”孟见琛表示赞同,“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

这么一想,陈洛如也是用心给他挑了领带的。

人一定要学会自我安慰,陈洛如都给他送礼物了,有总比没有好,他不该跟一匹马计较。

“那当然,”陈洛如洋洋得意道,“这可是爱马仕的非卖品!”

“什么非卖品?”孟见琛问。

“买马具满两万欧元才送一条这样的领带,”陈洛如又道,“这花纹外面是买不到的!”

孟见琛:“……”

什么非卖品,说得那么好听。这就是个赠品!

敢情她是给lucas买礼物的时候顺带着捎了个赠品给他,真是天大的诚意。

孟见琛原本以为他已经够惨了,没想到真相又给了他一击重捶。

总裁大人心里不光有点酸,还有点苦。

刚刚吃lucas的飞醋真的不应该,他应当对lucas感恩戴德,否则礼物都没有他的份。

“你费心了。”孟见琛道。

“没有啦,随手的事。”陈洛如一点不跟他客气,旁人说这话是谦虚客套,她说这话完完全全就是真情实感。

见她一副志得意满的小模样,孟见琛就算有怨气也得憋回去。

自己非要娶回来的小祖宗,也只能自己受着了。

最新小说: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