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1 / 1)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陈洛如冷哼道,“是他活该。”

“这件事跟京弘已经没关系了,是你堂哥和那个公司之间的事。”孟见琛环住她的腰,将她往上带了带,“我没必要跟他过不去。”

“可是他把京弘给坑了呀。”陈洛如不想帮陈泳说好话。

“你没坑过?”孟见琛挑眉,伸手捏了捏陈洛如的耳垂。

陈洛如想起前些日子她搞出的“乌龙指”事件,不禁羞愧。她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可他就是存心的。”

“嗯。”孟见琛点头,“该怎么处理看你家,你现在回去并不是个好时机。”

“为什么?”陈洛如问。

“你要是回家,他们肯定会让你来跟我说,但我并没有打算对他做什么。”孟见琛道,“你回去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会火上浇油。”

“可是我……”陈洛如低下头,敛下黑色羽睫,一双眼睛小鹿似的望着他,“我、我不好意思待在这。”

“嗯?”孟见琛不解。

“总觉得哪里对不起你。”陈洛如的手指抠着他衣襟上的透明纽扣,语气和姿态低到尘埃里。

都怪陈泳,害她在孟见琛面前抬不起头!

“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别在意。”孟见琛的手抚上她的脸,“你是我太太,又不是他妈,没责任管着他。”

说到底,陈家一大家子一百来号人,难免会出几个败类,这是陈洛如左右不了的事。

再说了,孟见琛娶的是陈洛如,又不是她家里那些人。

那些鸡飞狗跳的事情,陈洛如还是少插一脚为好。

孟见琛对这事比陈洛如看得通透,可陈洛如见他这不痛不痒的态度,不禁问出一个困惑她许久的问题:“你是不是不希望我跟家里有往来?”

这是委婉的问法,陈洛如总觉得孟见琛似乎不太瞧得上她娘家。

陈家是陈洛如这么多年来作天作地的底气,可现在她的娘家被蛀虫啃了洞,这让陈洛如颇为骄傲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打击。

今天能闹出陈泳的事,明天指不定会闹出别的什么事。

孟见琛一次两次可以不计较,可谁知道三次四次以后又会怎样?

如果陈家跟孟家的合作黄了,那她这个太太是不是也该下台了?她跟孟见琛本来就是商业联姻,为了两家共同的利益才结合到一起。

陈洛如深刻地认识到自己这段婚姻的本质,原本她以为这婚姻的地基异常牢固,可现在她想起一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万一两家在利益上产生分化,陈洛如该何去何从呢?

最幸运是她,最倒霉也是她。

孟见琛闻言皱眉,这叫什么话,怎么是他不希望陈洛如跟她家里有往来呢?

先前不让她回家,只是因为她在国外野了四年,死活不肯跟他回北京。这要是让陈洛如跑回娘家找个地方躲着他,他岂不是又要被判“无妻徒刑”了。

夫妻异国分居四年,他不能再让她任性了。

而现在陈洛如比起以前乖了不少,也不天天喊着要跟他离婚了。

她想去哪孟见琛也不会多加阻拦,前段时间她刚去巴黎待了半个月——大不了派几个保镖跟着就是了。

孟见琛道:“我没有。”

陈洛如却说:“你好像不喜欢我家那边的人。”

孟见琛沉默片刻,问道:“你希望我喜欢你家的谁?”

陈洛如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我爸妈,我阿姐,我——”

孟见琛赶忙握住她的手,生怕她将陈家一家老小都算进去。

他的爱没那么多,只给她一个就够了。

“我尊重你的父母,”孟见琛说道,“就像你对我父亲那样。”

虽说结了婚两人也都改了口,但还是很难把对方爸妈当成自己爸妈。

比如陈洛如会跟她爸妈撒娇,可对待孟见琛的父亲孟祥东,都是恭恭敬敬保持一定距离感的。

“至于你姐,”孟见琛的眼神和口气倏然冷了下来,“我喜欢她什么?”

陈洛如想了想,让孟见琛喜欢她姐似乎是天方夜谭。他能做到逢年过节偶然见陈漾一面还保持基本的教养,就已经很难得了。

而且,陈洛如也不能接受孟见琛喜欢她姐。

她没那么大度,不能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就算对方是她亲姐姐也不可以——虽然陈漾好像也不太喜欢孟见琛。

陈洛如还有个小外甥,动脚指头想想就知道孟见琛不可能喜欢礼礼。

那陈家别的人,她的七大姑八大姨,貌似也不值得孟见琛喜欢——因为陈洛如也说不上多喜欢他们。

陈洛如顿时又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哎,她家里人真不争气,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让孟见琛对陈家高看一眼。

这么一想,她简直就是全家唯一希望啊。

她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好失败。

就连她这唯一希望,也没能让孟见琛多喜欢。

可见这段没有感情基础的联姻,一旦遇到双方家族利益冲突,就会立刻分崩瓦解。

“不过你家有一个人,我很喜欢。”孟见琛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陈洛如抬起纤长的眼睫,一脸疑惑地看他,表情像懵懂的白兔,她问:“谁啊?”

孟见琛的眸光蓦然深邃,透出一丝讶异:“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陈洛如嘟哝道,“他谁啊?男的女的?”

“我是男人,你说我喜欢男的女的?”孟见琛觉得她这问题很可笑。

“现在喜欢男人的男人可多了去了,”陈洛如哼哼唧唧,“谁知道你呢?”

孟见琛只得说道:“……她是女的。”

他顺带着还补充一句:“我只喜欢女人。”

结婚那么久,万万没想到性向还有被老婆怀疑的那一天,孟见琛心里苦。

“那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喜欢,还是对小动物的那种喜欢?”陈洛如又问。

“对小动物的喜欢?什么意思?”孟见琛挑眉看她。

“就是喜欢小猫小狗的那种喜欢,就像我对lucas那样。”

孟见琛闻言浅浅一笑,说道:“不是,是第一种。”

陈洛如认真思索一番,迟疑着问道:“你该不会喜欢我姑姑家的二姐吧?”

孟见琛:“……”

陈洛如立刻用脚踢他的小腿,叫道:“孟见琛,你居然三心二意。”

孟见琛:“……你姑姑家的二姐,是谁?”

“就是长得挺漂亮那个,结婚时候你见过的。”陈洛如说道。

“完全没印象。”孟见琛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难道是我堂叔家的小妹?”陈洛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嫌弃地看向孟见琛,“你太恶心了吧,人家今年才十五岁。”

孟见琛:“……”

他真想晃晃陈洛如的脑袋,听听里面有没有水声。

“那是谁呢?”孟见琛愈来愈黑的脸色并没有制止陈洛如的胡思乱想,她继续排查可疑目标,甚至想掏出手机查查陈家家谱。

“行了,别猜了。”孟见琛坐不住了,陈洛如心里真是一点儿逼数都没有。

他对她那么好,她竟然毫无察觉。

本来只是想逗逗她,谁知道她能歪题歪到了沟里去。

“到底谁嘛!”陈洛如不依不饶地追问。

“我要是告诉你,你打算做什么?”孟见琛淡淡说道。

“我——”陈洛如心里没了底,要是孟见琛真看上她哪个姐姐妹妹,她该咋办呀?

可是她不能让孟见琛看出她的慌乱来,她假装镇定自若道:“当然是跟你离婚了!”

“那你还是别知道了。”孟见琛口气僵硬。

“不行,说话说一半,你让我今晚还睡不睡觉了?”陈洛如气愤道。

孟见琛抬起陈洛如的脸,她未施粉黛,整张脸白里透红,嘴唇似花瓣般娇嫩。

他轻启薄唇,说道:“我不喜欢我老婆,还能喜欢谁?”

陈洛如:“……”

她红润的嘴唇微张,睁着琉璃似的眼睛,眼睫轻颤。

孟见琛看她这副呆模样,又气又笑。

他道:“你不会不知道我老婆是谁吧?”

陈洛如眨眨眼睛,愣愣说道:“我知道。”

是她!

是她!

就是她呀!

陈洛如的唇角情不自禁地扬起一个得意的角度。

她看见孟见琛眼中温柔的神色,一颗心顿时像被泡在蜂蜜水里一样甜。

“你喜欢你老婆什么呀?”陈洛如脸上尽是傲娇的小表情,腰杆都挺直不少。

“喜欢她漂亮可爱。”孟见琛说道。

“她除了漂亮可爱,就没有别的优点吗?”陈洛如不满地说道,“她难道不温柔贤淑、兰心蕙质吗?”

孟见琛思忖片刻,郑重说道:“这个真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婠婠:本宝宝难道真的没有别的优点了吗?

最新小说: 斗罗之长虹惊世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